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打扮。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中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注释

  1、江城子:词牌名。
  2、乙卯(mǎo):公元1075年,即北宋熙宁八年。
  3、十年:指结发妻子王弗往世已十年。
  4、思量:想念。“量”按格律应念平声liang。
  5、千里:王弗葬地四川眉山与苏轼任所山东密州,相隔远遥,故称“千里”。孤坟:孟启《本事诗·徵异第五》载张姓妻孔氏赠夫诗:“欲知肠中断处,明月照孤坟。”其妻王氏之墓。
  6、纵使:即使。
  7、尘满面,鬓如霜:形收留饱经沧桑,面收留憔悴。
  8、幽梦:梦境隐约,故云幽梦。
  9、小轩窗:指小室的窗前,小轩:有窗槛的小屋。
  10、顾:望。
  11、料得:料想,想来。肠中断处:一作“中断肠处”。
  12、明月夜,短松冈:苏轼葬妻之地,短松:矮松。
  13、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来,生死双方隔尽,什么都不知道了。
  14、千里孤坟:作者妻子的宅兆。
  15、肠中断:一做中断肠。

  翻译

  两人一生一死,隔尽十年,相互思念却很茫然,无法相见。不想让自己往思念,自己却难以忘怀。妻子的孤坟遥在千里,没有地方跟她诉说心中的凄凉悲伤。即使相逢也应该不会熟悉,由于我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

  晚上突然在隐约的梦境中归到了家乡,只见妻子正在小窗前对镜打扮。两人互相看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有相对无言泪落千行。料想那明月晖映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就是与妻子思念年年痛欲中断肠的地方。

  赏析

  这是一首悼亡词。宋神宗熙宁八年,苏轼正在山东密州仕进,这一年也恰是爱妻王氏谢世的第十年。正月二旬日夜,词人梦见亡妻,醒来后便写下了这首词。上片写死别之苦,思忆之深。词人含泪向亡妻诉说心中的思念与悲伤:十年来生死相隔,天上人间两茫茫,不需要刻意追思怀想,天然而然地萦绕心头难相忘,你孤零零的宅兆在那千里遥的地方,我无处倾诉满腹凄苦悲凉。上片末三句“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透露了词人凄凉困整理的身世之感。下片写梦游故乡与王氏重逢的情景,似真似幻,温馨而又迷离。“小轩窗”四句,白描乍逢场景,意幻情真,虚中带实。“料得”写梦后设想对方怀念自己,“年年肠中断”,柔情绵绵无绝,令人酸楚。以词悼亡,苏轼首创。这首词之所以写得如斯凄婉动人,除了词人所怀有的那一腔缠绵真挚的爱情之外,还得力于“生死”和“幽梦”这两大因素形成和产生的“间隔感”,而“间隔感”又产生和加强了“审美感”。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