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柔美句子摘抄

  朱自清柔美句子摘抄

  1、我们都不大说话,只有平均的桨声。我徐徐地快睡着了。P君“喂”了一下,才抬起眼皮,望见他在微笑。舟夫问要不要上净寺往;是阿弥陀佛生日,那边蛮暖闹的。到了寺里,殿上灯烛辉煌,满是佛婆念佛的声音,似乎醒了一场梦。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S君还经常通着信,P君听说转变了好几回,前年是在一个特税局里收特税了,以后便没有动静。在台州过了一个冬天,一家四口子。台州是个山城,可以说在一个大谷里。只有一条二里长的大街。别的路上白天简直不大见人;晚上一片漆黑。偶尔人家窗户里透出一点灯光,还有走路的拿着的火炬;但那是少极了。我们住在山脚下。有的是山上松林里的风声,跟天上一只两只的鸟影。夏末到那里,春初便走,却似乎老在过着冬天似的;可是即便真冬天也并不寒。我们住在楼上,书房临着大路;路上有人说话,可以清清晰楚地闻声。但由于走路的人太少了,间或有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还只当遥风送来的,想不到就在窗外。我们是外路人,除上学校往之外,常只在家里坐着。妻也惯了那寂寞,只和我们爷儿们守着。外边虽总是冬天,家里却总是春天。

  2、弯弯曲曲的荷塘上面,弥看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怯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丽人。轻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遥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抖,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往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3、望啊,那都是歌中所有的:我用耳,也用眼,鼻,舌,身,听着;也专心唱着。我终于被一种健康的麻木剿袭了,于是为歌所有。此后只由歌独自唱着,听着,世界上便只有歌声了。  –《歌声》

  4、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黑沉沉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固然月光也仍是淡淡的。

  5、我们都喜欢这种白水豆腐;一上桌就眼巴巴看着那锅,等着那暖气,等着暖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又是冬天,记得是阴历十一月十六晚上,跟S君P君在西湖里坐小小船。S君刚到杭州教书,事先来信说:“我们要游西湖,不管它是冬天。”那晚月色真好,现在想起来还像照在身上。本来前一晚是“月当头”;也许十一月的月亮真有些特别吧。那时九点多了,湖上好像只有我们一只小船。有点风,月光照着软软的水波;当间那一溜儿反光,像新砑的银子。湖上的山只剩了淡淡的影子。山下偶尔有一两星灯火。S君口占两句诗道:“数星灯火认渔村,淡墨轻描遥黛痕。”

  6、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突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徐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模模糊糊地哼着眠歌。我静静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往。

  7、燕子往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智慧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往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吧:那是谁?又躲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吧: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8、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徐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往;像针尖上一滴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匆匆》

  9、月光如流水一般,悄悄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固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认为这正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平均;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10、大约也因那蒙蒙的雨,园里没了浓烈的香气。涓涓的春风只吹来一缕缕饿了似的花香;夹带着些湿润的草丛的气味和土壤的滋味。园外田亩和池沼里,又时时送过些新插的秧,少壮的麦,和成阴的柳树的清新的蒸气。这些虽非甜蜜,却能强烈地刺激我的鼻观,使我有痛快的疲倦之感。

  11、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似乎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寻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我爱暖闹,也爱寒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莽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

  12、逛南京象逛古董展子,到处都有些时代腐蚀的遗痕。你可以摩挲,可以凭吊,可以悠然遐想;想到六朝的兴废,王谢的风骚,秦淮的艳迹。这些也许只是老音调,不外经由自家一番体贴,便不同了。所以我劝你上鸡叫寺往,最好选一个微雨天或月夜。在朦胧里,才酝酿着那一缕幽幽的古味。你坐在一排明窗的豁蒙楼上,吃一碗茶,望眼前苍然蜿蜒着的台城。台城外明净荒冷的玄武湖就象大涤子的画。豁蒙楼一排窗子安排得最有心思,让你望的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寺后有一口灌园的井,可不是那陈后主和张丽华藏在一堆儿的“胭脂井”。那口胭脂井不在路边,得破费点工夫寻觅。井栏也不在井上;要望,得老遥地上明故宫遗址的古物保留所往。 –《南京》

  13、“吹面不冷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摩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土壤的气味,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兴奋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微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雨是最平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望,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着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夫,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春》

  14、荷塘的四面,遥遥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地空闲,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望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遥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垂头丧气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暖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暖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15、荷塘的四面,遥遥近近,高高低低的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地空闲,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望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遥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彩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暖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暖闹的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荷塘月色》

  16、说起冬天,突然想到豆腐。是一“小洋锅”(铝锅)白煮豆腐,暖腾腾的。水滚着,像好些鱼眼睛,一小块一小块豆腐养在里面,嫩而滑,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锅在“洋炉子”(煤油不打气炉)上,和炉子都熏得黝黑黝黑,越显出豆腐的白。这是晚上,房子老了,虽点着“洋灯”,也仍是阴暗。围着桌子坐的是父亲跟我们哥儿三个。“洋炉子”太高了,父亲得经常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暖气里伸入筷子,夹起豆腐,逐一地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我们有时也自己动手,但炉子其实太高了,总仍是坐享其成的多。这并不是吃饭,只是玩儿。父亲说晚上寒,吃了大家温暖些。

  17、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旳,有羞怯地打着朵儿旳;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丽人。轻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遥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18、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3.4. 燕子往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智慧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往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躲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m.lz13.cn)

  19、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好像太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限的碧草与绿叶的,那又好像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来相比你呢?我怎么相比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积聚着这样奇特的绿;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 –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认为带,我将赠给那轻巧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认为眼,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 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摸着你,犹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进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鸣你“女儿绿”,好么?  –《绿》

  20、月光如流水一般,悄悄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固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认为这正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平均,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21、有一归我上街往,归来的时候,楼下厨房的大方窗开着,并排地挨着她们母子三个;三张脸都带着无邪微笑地向着我。好像台州空空的,只有我们四人;天地空空的,也只有我们四人。那时是民国十年,妻刚从家里出来,满安闲。现在她死了快四年了,我却还老记着她那微笑的影子。无论怎么寒,大风大雪,想到这些,我心上老是暖和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朱自清柔美句子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