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柏船

  泛彼柏船,亦泛其流。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亦有兄弟,不可以据。
  薄言去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静静,愠于群小。
  觏闵既多,受侮不少。
  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注释

  1、泛:同“泛”,意思是在水面上漂浮。柏船:柏木制成的划子。
  2、流:水流的中间。
  3、耿耿:心中忧愁不安的样子。寐:睡着。
  4、隐忧:内心深处的痛苦。
  5、微:非,无。
  6、敖:同“遨”,出游。
  7、匪:非。鉴:镜子。
  8、茹:收留纳,包收留。
  9、据:依赖。
  10、愬:同“诉”,告诉,倾诉。
  11、威仪:庄重的收留貌举止。棣棣:雍收留娴雅的样子。
  12、选:屈挠退让。
  13、静静;心里忧愁的样子。
  14、愠:心里动怒。群小:众多奸邪的小人。
  15、觏:遭受。闵:痛苦忧伤。
  16、寐:醒来,辟;同“僻”,意思是捶胸。摽;捶胸的样子。
  17、居、诸:语气助词,没有实义。
  18、胡:为什么。迭:更换,更动。微:灰暗无光。

  译文

  荡起小小枯木船,随波漂浮在中流。
  心烦意乱难人睡,内心深处多忧愁。
  不是想喝无美酒,也非没处往遨游。

  我心不是那明镜,不能一切绝照出。
  虽有骨肉亲兄弟,要想依赖也不行。
  也曾对他抱怨衷,惹他发火怒冲冲。

  我心不是一块石,不能随意翻过来。
  我心不是一张席,不能随意卷起来。
  举手投足要庄严,不能退让又屈从。

  心中忧愁加痛苦,得罪小人气难消。
  遭受痛苦深又多,受的欺侮也不少。
  静心细细前后想,捶胸整理足心里焦。

  太阳月亮在哪里,为何有时暗无光。
  心中忧愁抹不往,就像一件脏衣裳。
  静心细细前后想,恨不能奋飞高翔。

  赏析

  无论说这首是写正人怀才不遇、受小人侮辱的内肉痛苦,仍是说写的是妻子被丈夫遗弃而不甘屈服的忧愤,却有一点是无可置疑的:个体的句我价值在现实中惨遭否定,郁郁不得志,痛苦忧愤成疾,以诗言志,表明自己志向高洁,矢志不渝,傲雪欺霜。因此,这是一篇内心情怀的自白书。

  物不平则叫,这大概是千古不易的真理。人在世上渡过,不可能一帆风顺,不可能时时处处事事顺心如意,总会有崎岖、难题、挫折、不幸。假如有了这样的遭遇,连表达的冲动都没有,就麻痹得太可以了。表达的方式可以有多种,诗(包括其它文学形式)仅仅是方式之一,所以古人说诗“可以怨”,也就是表达内心的幽怨愤恨之情。也许,这是一种比造反或暴力行为更合统治者胃口的方式,因而受到包括圣人孔子在内的显赫人士的推崇。在他们望来,“许可以怨”的最佳尺度是“怨而不怒”,也就是说,表达怨恨是答应的,通情达理的,但要掌握好“度”,不能大火爆,太愤激,太直露,太赤裸裸,而要蕴藉委婉,温文尔雅。

  用现在的话来说,表达内心的不满、忧愁、怨恨,是一种“发泄”。发泄出来了,心里就好受了,就收留易平衡了。这种效果,很像古希腊哲学家亚理斯多德所说的“净化”,通过净化,保持心理的卫生和健康。

  不外,我们从《柏船》中读到的不平之情,好像不那么“怨而不怒”,不那么温文尔雅。反复地申说,反复地夸大,反复地倾吐,足以一遍又一遍地震撼人心。可以设想。主人公遭受挫折的打击之大,已到了不得不说、非说不可的地步。

  是的,人在现实中经常像一根软弱无力的芦苇,但却是一根会思惟的芦苇。他可能没有气力挣脱命运的不公,没有气力反抗轨制的压迫,无法避开他人的陷阱。但是,他可以思惟,可以由此反思自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并把它表达出来。从更高的意义上说,当他在这样做的时候,便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肯定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而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发泄和自我表现。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柏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