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神鸟

  孟迪第一次拿着指挥棒站在众多的足以穿透他的身体与灵魂的顶灯下面。

  为了这一天,他等待了许多年。

  乐团不能给他买,他用积攒下来本来预备买映像机的钱做了一身大礼服。穿上黑礼服,拿着指挥棒,走到辉煌的乐团眼前,向观众点头致意,转过身来,他的脸色完全变了。他知道,底下是一生的枢纽时刻。枢纽的时刻将决定他的一生。也许会决定音乐在我国的命运呢。

  阿勃罗斯的被人们称为《痛苦》的交响乐。气势的宏大与结构的繁复,使举世没有几个指挥敢碰它。孟迪竟然选择了它作为自己的童贞作,简直骇人听闻。他这种不顾众友人的告诫的做法,确实反映了他的不成功宁可灭亡的背水一战的决心。

  开始了第一乐章的头两个乐段以后,孟迪感到了事情的蹊跷。是天色的异常造成了乐器的失常仍是他的耳朵出了毛病?甚或——是所有的吹奏家喝了迷魂汤?为什么提琴不像提琴巴松不像巴松?为什么所有的他的独到的处理与谆谆讲解过的细腻要求,他的已经充分体现在他的脸上身上臂上棒上的进微的感觉竟没有一个能在声音上体现出来?为什么就像吃米饭的时候吃到了沙子或者接吻的时候吻到了脓疱一样,不时在和声中泛起那样一种差错,那样的暗箭和陷阱,把针一样的刺扎向他的脆弱(m.lz13.cn)的心?

  第二乐章,民歌风的行板是在麻痹不仁中走过往的。他像是被催了的眠,一种输到家的沮丧感使他寒汗淋漓。而汗还没有出透,便蒸发绝了。他好像正在变成一具失往生命的躯壳。

  有什么办法呢,失败就像死亡,不能避免也不能理论。而且,他快到四十岁了。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情势忽然发生了变化。一只黑鸟飞入了音乐厅,飞到了舞台上。他无暇思索为什么一个封锁良好靠空调机调节空气的现代化的音乐厅会飞入一只鸟。鸟沿着低低高高的柔美的曲线翱翔,自由而洒脱。他隐约听到了鸟扑扇翅膀的扑扑声。声音溶入了忧伤的声响。一只飞鸟给了他一种不平常的撩拨,他的心暖了,想哭。鸟显然引起了全体吹奏职员的留意。他们的乐器跟着鸟飞的高低疾徐而发出声音。鸟在盘旋,声音在盘旋。鸟在铺扬,声音在铺扬。鸟有一点倦怠了,声音也变得饱经风霜而蕴藉地倦怠着。鸟犹豫,鸟摇了摇头,声音也立即传达出了不安和摇曳。

  观众显然也被鸟所吸引,所激动了。孟迪的后背上好像长出了眼睛,他望到了观众的关切、被吸引、共识与普遍的激动。音乐就像一只莫名地飞进了厅堂的鸟,高飞然后低归,任意而又尽看,百态千姿而终无解释。

  第四乐章与第三乐章之间没有停整理。情绪徐徐激动慷慨。一座山又一座山在崩裂喷火。鸟愈飞愈大,黑羽毛变成了红色。黑羽毛在燃烧。发出了刺鼻的臭味。孟迪甚至望到了鸟的愤怒而悲壮的大眼睛。厮杀没有结果,鸟飞不出往。敌人和人民像小麦一样地一大片一大片地被割倒。天上石落如雨。红鸟变成了空中霸王式轰炸机。鸟向孟迪俯冲,吓得孟迪瑟瑟发抖。

  鸟向提琴手俯冲,提琴发出幽谷中的蛇音。鸟向鼓手俯冲,大鼓发出地震的轰叫。鸟没有出路。声音没有出路。千军万马左冲右突。观众的暖情愈积愈烈。鸟快飞如梭。乐曲如疾风瀑布闪电。最后,鸟像枪弹一样地向指挥头上的顶灯冲往,呯然一声,玻璃灯罩炸裂了,舞台瞬间暗淡了下来。

  《痛苦》戛然而止。

  掌声如雷。鼓了掌又鼓了掌,然后全体起立再鼓掌鲜花从四面八方扔到台上。买不起鲜花的中学生也献上了纸花和塑料花。本市首长及白发苍苍的老音乐家上台与他强烈热闹握手。不明国籍的女郎吻了他并要他的签名。有两个外国使节上台祝贺他的成功。记者像苍蝇发现了蜜糖一样地沾住了他。成功,成功,成功,各种不同的口音不同的调子与不同的语种交响出统一个成功的主题。他好像听到了一个德国人说:“你是卡拉扬之后的全世界最伟大的指挥家!”

  他头晕眼花而又身轻如燕。他自己就像一只终于腾飞了而且燃烧了的鸟,腾云跨风。连经常对他显示恶声恶收留的妻子也笑得如斯佼好,如含苞的玫瑰。他在一批中外人士的簇拥下入进了本市最高级的五星级酒店。喝了酒吃了夜宵,连拿羽觞的姿势也与素日不同,干脆说他就与卡拉扬一样……腾云跨风般地最后归到了家里。妻子祝贺他感谢他称颂他,他与妻子如胶似漆化做一团烈火。

  深夜三时,他突然醒来。一醒来就想起了那只鸟。他突然明白,《痛苦》的后面两个乐章,那使他转败为胜获得了如痴如狂的轰动效应的吹奏,与其说是他指挥的不如说是那只奇异的鸟儿所指挥的。鸟儿翱翔的路线与节奏重新在他的头脑里泛起,清楚如画。显然,与音乐的结构完全吻合,最好地体现了阿勃罗斯的激情,到达了他梦寐以求、心有向去心知其所却始终没有达到过的境界。这些印象归味和结论使他深感怪异,然而他知道这一切非梦非醉非狂非幻。

  他相称恐惊。但是他不能否定自己的动机或者转移自己的留意力。尤其使他大悸大惊的是鸟儿在最后一个音符的最后一拍冲向了顶灯冲碎了玻璃——然而,他没有望到鸟儿的坠落的尸体。

  他鸣不醒妻子,便自己穿好衣服步行来到音乐厅。他拼命敲门,鸣值班经理,他要过问一下那只鸟的着落。鸟假如还活着,他要把鸟放出往。鸟假如死了,他要带走尸体而且郑重地将它埋起。他觉得这很重要。

  没有人开门。固然据说音乐厅每晚都有好几名拿国家俸禄的值勤职员。他的深夜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巡逻民警的留意。这个地区前不久发生过恶性盗窃杀人案件。被杀人是一个在农贸市场上收售鸟儿的老头儿。民警把他带到了治安机关,多方询问并且在第二天上班以后与乐团、音乐家协会的负责人联系以后才放他出往。

  他不归家,径直从公安局再次往到音乐厅,问不到任何结果。清洁女工头一天晚上并没有参加音乐会。第二天来打扫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物体。顶灯碎了一个灯泡,这是常有的事情。再说她们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即使发现了一只老虎只要没被咬一口她们也不会理会。音乐厅经理更不关心一只鸟飞入音乐会的问题。他向孟迪夸大的是《痛苦》交响乐演出的票子三分之二是送给专家、兄弟乐团和领导机关的,三分之一的门票收进不能使他这个经理满意。而且更坏的是,经理知道了孟迪深夜来敲音乐厅的门被民警带走查问的事,他为孟迪的尴尬而感到快慰。他归答孟迪关于鸟的提问的时候带着一种半是冷笑半是怜悯的俯视神态。

  孟迪再问,他则是一串干笑。

  孟迪不肯罢休。他想绝一切办法往寻觅这天晚上赏识他指挥的《痛苦》交响乐的听众。

  有一些仍是他的同学、同事、友人,还有当天晚上沾上他不肯离往的记者。只有极少的几个人归答:“是啊,我们望见了。是一只鸟,跟着您的乐曲的节拍飞上飞下飞来飞往。”良多的人归答:“没望见。音乐厅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新建筑,连蚊子也入不往,哪儿来的鸟?”相称多的人归答:“也可能吧。那个鸟有什么特别的吗?会下蛋么?会送信么?炸着吃仍是烤着吃香?”更多的人归答:“什么?什么交响乐?什么《痛苦》?什么鸟?什么人是你?什么指挥?什么阿勃罗斯?什么什么什么?我们早健忘了。我们的事儿太多了。要买酱油和修抽水马桶。要评工薪和配外衣钮扣。我们为什么要往记住一段可能听过也可能没听过即使听过也早已忘了的音乐和一只不是我们购养的鸟儿呢?”

  而孟迪从此名声大噪。南京、北京、广州、兰州的乐队都邀请他往指挥。每次一站在乐队眼前,一挥起指挥棒,一听到乐器发出的新鲜而又古老的声音,他就想起了那只黑——红鸟,想起那鸟儿的活泼有力的翱翔,想起那鸟儿的为所欲为与走投无路。他盼看那鸟儿的重现,他等待和痴看搜寻。一种对非人间的、奇迹的气力的信念,一种企盼和一种激动从他的指挥棒、从他的目光与全身流露出。它使所有的乐手传染上了这样一种神秘的激动。有时,他忽然模糊望到了那鸟,迸发出了震撼山岳的激情,音乐如洪水般地开释,将世界沉没。有时,他忽然迸发出了令江河倒流日月变色的情感,鸟儿随之泛起在他的面前,奋力扑翅,拼死抵触触犯。此后,鸟儿不见了,强烈热闹也不见了,他寒冰冰地指挥着,旋律冻结成铁的硬块。

  神秘,焦渴,奇异,寒峻,各种音乐评论像雪片一样围绕着他纷飞。他仍旧急切地与自己的同行、自己的听众探讨一只飞到死的鸟儿的事,没有人懂得他的话。一封又一封反映他神经不大对头的信写到乐团和乐团所在的市政府领导人。经由了一段吹捧以后紧接着泛起了对他的严肃批评和放肆冷笑。异己的、超前并从而脱离了泛博人民的审美趣味的、过份西化的……这是一种指责。无法挣脱本民族的局限即人均收进三百五十美元的局限的、西化的太不到家的、非卡拉扬又非小泽征尔的原装因而是不可能走向世界的……这是另一种指责。

  “孟迪的音乐是什么?只不外是在一个黑暗的大厅里寻找一个既不存在也不会翱翔的死往多时因而早已跟着自行车的飞鸽而过期的鸟儿罢了!”一位曾经请孟迪为自己指挥的交响音乐会赞助五千元外汇券未被孟迪从命的所冒出来的自学成才的小小音乐家这样写道。

  这么一批评孟迪就引起了外国人的爱好。波士整理,洛杉矶、悉尼、惠灵吞、维也纳、马德里以及卡萨布兰卡的音乐家集团都向孟迪发出邀请。还有两个大学致函孟迪,愿意向他提供奖学金、假若他愿意往该国留学的话。

  孟迪出了一圈国,头发变得更长,眼睛变得更大更呆,换了眼镜架,又买了一件式样奇异的一半白一半黑的毛线外套穿在身上。这一切气煞了过往不知孟迪为何物的音乐界同行。

  而日益削瘦的孟迪日益疯狂地想念他的红鸟。他一夜又一夜地不眠,唉声叹气,折磨得他的妻子发疯。他在一切座谈会迎新会经验交流会与学术讲演会上谈鸟。他接待友人会见记者一直到往咖啡厅喝咖啡的时候不停地絮叨着的仍旧是一只鸟。

  “我真俊。为什么当天音乐会披发了场我没有立即往找鸟而是在夜三点才想起它来呢……”

  终于在各方面的关心下孟迪被送到了精神医院。精神医院主治医生正醉心于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他立刻中断言鸟是阳性的象征,孟迪患有由于性伤害或性反常所引起的偏执狂。

  他给孟迪服用了大(m.lz13.cn)量超强力镇定剂,还扎了伴有强电流刺激的改良针。精神医院住院四个月后,孟迪又被送到深山里的一座气功康复中央,整整半年,他在气功师指导下练梅花桩气功,并接受当地音乐家协会推拿师的推拿。

  康复以后孟迪胖了。头发秃了一点,人显得比原来随和善良。他承认,根本没有那只鸟,是他自己错了。他承认,他不懂音乐也担任不了指挥。乐团治理体系体例改革的时候便有人提出来干脆由他担任团长。有人反对,说是晋升精神病人会影响乐团的声誉乃至改革的声誉。便没有担任团长。

  不久得了肝炎。两个月后变成肝硬化。人们冷笑说,孟迪由于既当不成指挥又当不成团长,染上了重病。半年后确诊是癌。

  弥留之际他喃喃地描绘那只鸟,哭喊那只鸟,伸出枯瘦如柴的胳臂向着天空。吓得妻子跑出了病房。医生给他打针镇定剂,然而他仍旧激动地叙说:“我望见了,我望见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王蒙: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