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欲读斋志异

  王蒙:欲读斋志异

  报告术

  有一个崇尚报告的国度。每年国王亲身主持报告比赛,获胜的立刻封为知府道台官员发给住房13间和金发美女一个,做妻做妾,转租转卖,一应不问。

  这样,这个国家的报告就特别发达。一个个声若洪钟,舌如巧簧,论则高屋建瓴,辩则刺刀见红,颂则日月齐辉,斥则风云变色,哀则惨云愁雾,喜则牛欢蛇舞,景象形象万千,无所不至其极。二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氏曾亲率铁十字军伐进此国,见此国无衣无食,无船无车,无枪无炮,但有滔滔报告之声不尽于耳,希魔大惊,下令三军后撤四百公里。

  经由二次世界大战的考验,此国形象更加别致辉煌,唯国王渐老,体力日衰。一日午饭后,陛下坐在躺椅上读译成该国语言的《文学自由谈》,心旷神怡,不知不觉睡往。醒来后得了中风之症,半身偏瘫,十指麻痹。王后正宫便从历届报告获胜的学子中选出五名最优者,请他们向国王单独发表医疗演说——这个国家的惯例是遇到困难(包括水旱多难、交通事故、传染疾病等)便请人发表演说,对症下语,常奏奇效。

  第一号演讲者说国王之功德超天盖地,国王之辛苦胜母似父,国王之病实非病,而系上帝恩宠,是上帝请国王小有调息。不久将生龙活虎,二次青春,驰骋沙场,制天下于股掌之上。国王听后甚悦,示意他退到一旁,等待领赏。

  二号前来,痛斥一号佞说,指出孤媚误国,不仅内宫。病为细菌之作用,邪祟之侵袭,陛下元气受损,不可大意,应请柏林外科大夫与峨嵋羽士会诊,东西文化抵触触犯互补,开刀手术捉妖画符,盘尼西林,银针难听逆耳,志在有为,沉疴方能化险,人神自可共庆。国王听得恳切,前额微汗,不免首肯,挥手令其退下,等待领赏。

  三号系一大头小儿,头戴博士帽,身穿元帅服,背着手走到国王眼前,用食指指着国王的鼻子,不屑地说道:“报告就是放屁!听报告就是听屁!奖赏报告者就是奖赏屁篓!依愚卓识,干脆把一号二号以及我本人全枪毙!”

  国王听着别致,颇有刺激,小腹咕咕,果然放出一记恶毒瓦斯,便觉清爽了不少。龙心大悦,令此聪慧小儿退下,等待奖赏。

  四号出场,满口鸟语龙吟,犬吠马嘶,虫叫蛙鸣,没有一个字能被国王听懂,国王由迷惑而崇敬,由崇敬而畏惧,由畏惧而五体投地。心想吾国有此神仙怪杰外向型教授,朕愿足矣,何愁鸟兽不治?令其退下等赏。

  五号出场,头戴钢盔,脸披橡皮,身穿坦克服,出场后一声不吭,一个手势动作没有,俨如死木桩然。国王初则暴躁,继而愤怒,欲治其欺君之罪。终而领悟,天何言哉,天何言哉,不言者,至言也,不言而大,无为而治,匪医而愈,吉兆也乎?令其退下待奖。

  五名报告家退下,国王犯了犹豫,一号忠于正统,二号直面人生,三号现代意识,四号勇敢开拓,五号深刻玄秘。该奖哪个呢,难分轩轾。奖金为黄金百两,每人发百分之二十即20两可也。住房13间,每人两间剩下三间作练嘴功房亦可说得过往。唯金发美女仅一名,分给谁也摆不平,留下不安定因素。且此国礼义传统,最重居室做爱之伦,给谁好呢?

  急出一身大汗。果然,国王从此病好了,于是朝野同庆,放假三天。到了第四天,陛下举行御前会议,讨论美女回属。众良臣七嘴八舌,莫衷一是。或谓令美女自择。或谓否,败坏风俗之多米诺骨牌反应固不可不察也。或谓此女该杀。或谓否,何可出此下策?或谓占阄,从天意。或谓否,“天”早已下放权力给人间了啊!

  争执不下,请教神州作家河北王氏。王氏笑曰:何不将此疑难移交《口袋小说》杂志读者公决?

  陛下称善。《口袋小说》创办人天津卫冯君曰:“这不有哏儿了嘛,您老!”

  灵  气

  话说早唐年间,常熟城里住着一个书生,赵姓,单名灵,自幼聪慧异常,能音韵,喜读诗。凡春往冬来,夏暑秋凉,人间聚披发,花木荣枯,蝶鸟虫鱼,风霜雨露,皆观之于目而感之于心,咏之于口而书之于诗。早吟诗,晚吟诗,午吟诗,夜半失眠醒来,还是吟诗。所吟诗又多扑朔迷离,诘屈聱牙,无人能解,更无人能喜。为吟诗荒了学业,废了功名,误了婚配,恼了父母高堂与亲朋师友。父母为之延请阜内外名医。或诊之为诗痨,虚暖阳亢阴衰之症。或诊之为诗癫,阴盛阳衰实冷之属。或诊之为诗痞,心水滥而肝火失。或诊之为诗痔,邪祟侵腹之疑难杂症耳。所服汤药丸药,所用膏药洗药,车载斗量,耗绝家私,父母二老气恼而亡。

  灵侍候父母殡葬完毕后,将仅余房产绝数变卖,迁进一农家草舍,逐日啜粥度日。苦在诗中,乐在诗中,与世事两相遗忘。或谓人不堪其忧,灵也不改其乐。赵灵也益发现出一派特立孤行,宁穷杀毫不媚俗的清高劲儿。唯内心深处也常有失踪感、荒谬感、孤傲感。眼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身外空无一物,但有食之不能果腹,衣之不能蔽体的诗稿,不免也叹息一番:

  “呜呼,合理安在,安在合理,

  赵家才子,才子即赵,

  有道无道,无道有道,

  萧萧西风,西风萧萧!”

  他问自己:莫非我犯了选择上的错误,未能实现自我之价值乎?何不办公司,腰缠绝外汇?何不走西洋,闹他博士后?何不求高官,炙手应可暖?何不混文坛,捞个理事做?何不寻花柳,新潮亦可贺?独写狗屁诗,斯人徒寂寞!

  愈是惴惴耿耿戚戚,愈是铁下一条心来,不知有他,但知有诗。高倡诗人应是空谷兰,不应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重,不应是霍乱中的爱情,搞得诗人一写诗,上帝就笑个气促。

  这日写诗至深夜四时,写来写往,都写乱了。把旧作写一遍认为是新作,把新作再写一遍,认为又是一篇新作。又把普希金、拜伦、惠特曼诸作签上“天下独一诗人赵灵”的名字。疲劳间,迷离模糊之中,一阵清风过后,见一女子穿法国巴黎皮尔丹时装款款袅袅扭腰摆股而来。

  “你好,诗人……”

  “你……好……”赵灵噤住了。对方艳若天神,声如柔脂。

  “我喜欢你的诗……”

  “真的……”

  “为什么不呢?”

  “您从哪里来?”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您是橄榄树!”

  “我只是崇拜您的一朵解忧花!”

  “真的?”

  “为什么不呢?”

  “为什么?”

  “您是真正的诗人,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只有您是诗人。没有你就没有诗,没有你就没有诗心、诗趣……”

  “啊,我的知音!”

  “啊,我的诗人!”

  赵灵为美女吟诗一夜,泪流满面。天气微明时,女子不见,仍有异香满室,更闻诗声绕梁,数日不尽。

  赵灵趁着一夜的激情,挥毫写来,成数韵,拿到坊间,世人赞不尽口,堪称雅俗共赏,老幼皆宜,传统与前卫兼备,温情与理性并举。卖了好价钱,打酒买肉,美美地啃了一整理。

  不久,被聘为某诗报主编。

  从此天天想念美女知音,将想念写成诗。天天幻梦知音美女,将幻梦写成诗。天天祝福知音美女,将祝福写成诗。一年出版《想念集》、《归忆集》、《幻梦集》、《祝福集》凡四册。声誉兴旺,生意渥隆,与国内外书商订立出版合同四十余份。不久,就任诗人商人联谊会第八主席。一年后赵灵感觉灵感徐徐枯萎,而且思念成疾,茶不思饭不想,消瘦如凋零的落叶,最后,有出气无进气,只剩了一句话:“你什么时候来呀,我的好人!”一夜,清风过后,美女又来,赵灵一跃而起,虎虎有气愤,与女谈诗论文,吟之咏之而又歌之舞之,舞到兴奋处,美女一挥手来了电子乐队。女将赵诗改成摇滚乐歌词,高唱一夜,二人相应相和,相亲相爱,无所不至,不及于乱,女子黎明即往。

  随之,赵灵诗兴如山崩,文思如泉爆,信手拈来,皆成妙句。到处朗诵、讲学、受奖、授奖,其姓名亦列进羊津刀桥哈释与弟伦比亚大学所编《世界名人录》,为此,他自己写了个动静,由古华社发了通稿,还真登了一报。或问世人,何昔寒落赵某如此而今趋之若蝇乎?答曰:一年多来,您老的诗大有灵气,赵灵心知其由,秘而不宣。呜乎,诗而无灵气毋宁无诗!

  赵灵思女若渴。终于得到机会第三次见到此知音:

  “告诉我,下次什么时候来?”

  “不,我不知道。”

  “骗人,假如你想来,你会来的……”

  “谁说的……”

  “我说的……”

  “好吧好吧。下次我早一点来。”

  “明天……”

  “明天不可能。世界上需要照顾的诗人太多。”

  “下礼拜。”

  “也不行……”

  “下个月,最晚下个月……”

  女子笑而不答,随一阵清风化往。

  赵灵坚信她会为他所求打动,一个月后会来的。便天天掐掐算算,等待一个月时间的过往,为迎接她的到来而精心写作,并且雇了一千人为他搞房室的内装修,安装了天板地板,塑料壁纸,地毯窗帘,沙发茶几,购买了香草话梅,干果朱古力,油浸橄榄,傻子瓜子儿。

  一个月过往了,女不来。赵灵凄凉。

  二个月过往了,女不来。赵灵痛苦。

  三个月过往了,女不来。赵灵疯狂。

  四个月过往了,女不来。赵灵愤慨。

  八个月赵灵暴怒。十个月赵灵恶毒如蛇蝎。十二个月赵灵凶狠如虎狼。

  是夜,美女来了。赵灵一见面就捅往一刃。美女倒地,流出血如净水。

  第二天,美女尸体不见了。

  赵灵不再写诗,并把过往积压的诗稿全部付之一炬。

  又两年,赵灵更名为赵令。赵令因昔日文采风骚而赏于上。又因本日创作正襟危坐搁笔不写而尤受赞赏。他被召见封官,官至文部尚书。至今常熟市有赵文部祠堂,初学写诗或久写不红者常趋而拜之,或曰颇有灵验云。

  摩光尼国轶事

  话说汉唐之间,西天有摩尼十六佛国,曰摩德尼、摩刹尼、摩净尼、摩希尼、摩归尼、摩心尼、摩罗尼、摩提尼、摩娑尼、摩光尼、摩海尼、摩众尼、摩法尼、摩风尼、摩天尼,名扬四海。

  如今单说那摩光尼国,有一长老,又尊称为佛祖,遐龄121岁,鹤发童颜,心如明镜,精研典籍,灵通人生,诸凡天文地舆之属,兴衰存亡之辨,摄生治国,交友择臣,吞吐导引,吟诵祷告,此岸彼岸之学问、见识、经验、涵养,均达到了至高无上、莫可企及的程度。此国僧民老幼男女君臣,凡事问长老,诸事得解决,万事亨通,国运昌隆,那十五国无不敬佩羡慕。此长老法名智海是也。

  智海授业解惑,弟子七千,内中81贤人,18圣人,俱是真传,各有千秋。一日智海忽感天启,知道自己已不久人世,便择日沐浴焚香,请了81贤人及国君大臣。料理后事。

  先问18圣人,哪个可继己业。皆做屁滚尿流之状,曰无人可继。再问老大如何,老二至老十八俱曰不可,老大出缺点。便问老二如何呢?老大及老三至老十八俱曰不可,老二有毛病。老三乎?老大老二及老四至老十八曰否,老三有失误。老四老五直至老十八,皆被否定。一面否定一面又说,师傅说了算,师傅说了算。便问国君大臣,国君大臣亦不敢置喙。

  智海一阵痉挛,知大限已到,便指一指庭中老榆树曰:“我圆寂后你们听他的便是了!”说罢无疾而终。做道场一百零八日。

  第一百零九日,老榆树升任佛祖,铙钹齐叫,金光显耀,僧俗同诵,江山共庆。摩尼诸国与中国使节前来参加庆典,见新长总是一榆树,高深莫测,惶恐觳觫,五体投地,惊羡而退。老榆树任佛祖后,虽不言而大道行焉,四时做焉,八纲存焉。世人凡有疑难,皆沐浴焚香,跪于榆树南面,口述所疑之事,述毕,风起,树梢动。若是树梢呈南北方向摇动,是点头首肯也。则可之行之。若是树梢呈东西方向摇动,是摇头不准也。则弃之非之。诸事这样往做,无一不验,神灵无爽,天下升平,人民辑穆,国泰民安,君臣称善,四方敬重,环宇清宁。

  如斯凡二百五十年,摩光尼国大治,充摩尼共同体首级,领导新潮流。

  又二百五十年,海运畅通,智海弟子第十八圣人之第十八代徒弟崇阳赴海外求学。五年后归国,疾呼榆树非佛,吾国之事实属荒诞乖张。世人怒,欲诛崇阳,系之大狱。三次临刑前跪拜请示佛祖,榆佛俱摇头不准。国君闻而恐,密遣杀手杀崇阳于狱中。国君违反了佛祖旨意!佛祖是树不是佛!国君对不合错误?榆树佛不佛?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于是派别林立,旗帜蜂起。各种小痞子,大流氓,野心家,赌徒,骗子,掮客,白痴,偏执狂都跳了出来,就榆树的德、法、权与国君的举措以及崇阳的功过发表宣言,出版了四十万种小册子,成立了八百多个研究会。终于文斗变成武斗,酿成内战惨剧,尸横遍野,血流漂杵。

  其后一千年,摩尼国十六国不知所终。

  孝  子

  孝国本名严正,以孝立国得名。孝国孝廉名申极孝。有五子,曰大孝、曰至孝、曰忠孝、曰哀孝、曰苦孝。五孝子一个比一个孝,至高无上,无以复加。

  申极孝四十岁时,大孝买来人参蜂王精,至孝送来针药胎盘素,忠孝则力陈此两样用多了易上火,配齐了西洋参加麝香、天麻、地黄,谓唯这样用药才能补而不燥,预防癌变。哀孝更在黑市上换了外汇,购来东洋造推拿椅,一通电,各关节俱能揉来推往,遍体酥麻,血脉畅通流畅,延年益寿。苦孝见状不敢怠慢,献血凡六次,晕倒八次,用所获银两为乃父购得了各种健身器械,哑铃、健身球、拉力器。大孝见状道声惭愧,送来汉医研究院制订的营养食谱,并按谱供餐。至孝起性,包了海滨疗养院一个床位和甲级西餐伙食,恭请老父受用。忠孝则请来法国推拿师,并谓电推拿椅伤中气,只有美女推拿才能阴阳协调,五行康适。忠孝此举引起了四孝兄弟的强烈抨击,谓引美女来推拿父体,无异毒害老父,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斯这般,五孝齐努力,直把一个老父孝得不知如何是好。申极孝天天又吃人参又吃西洋参,又推拿又玩健身球,又吃营养餐又练哑铃,又住疗养院又打针胎盘素,这般如斯,只觉得头晕脑胀,腹满脾虚,上滞下泻,内火外冷,病不打一处来。终于,在四十七岁上卧床不起了。

  大孝大惊,请来中国名医,扎针拔罐,气功按摩,汤药草药,狗皮膏药,丸披发膏丹,药枕药帽,一月过往,略有见效,未能根本好转。

  至孝至怒,谓中国事第三世界,能有什么现代医学?有也是伪医学。他不惜重金从美利坚合众国请来多克特儿,光检查身体就用了三个月时间,CT、B超,钡餐切片,针刺脊髓,脑电心电,脑流血流,大小二便,取痰取发,听肺听心,摄影透视,电脑验光,黑尾黑箱,三个月后申极孝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美国多克特儿诊中断说此公患的是爱皮西爱克思外贼综合并发症。无殊效药,可服用阿斯匹林与卧床休息。

  忠孝甚忠,顾不得与中国大夫美国多克特儿周旋,见父亲一天瘦似一天,肉痛难熬,逐日子午时间向上苍祈祷,只求借阳寿于老爹。一日,在最为激动之时用利刃割下自己屁股上一块肥肉,熬了汤一跛一拐地给父亲送往,两眼泣血,献股汤于老父,申极孝饮了一口,哇地呕吐出来。

  哀孝哀哭,哭声震天,哭声惊动了满朝文武,奏明圣君。圣君指示:第一要采取一切措施给申极孝治病,不许治坏,只许治好。第二要授予申极孝桃李奖及育英堂主称号。第三要将哀孝选进翰林院,并为之铸铜像半身。三项指示传到,太医太傅百余人为申极孝会诊,闹腾得申极孝口吐白沫,眼翻白珠。苦孝鸣苦连天,将父亲的病,大哥的迷信中医,二哥的崇美拜洋,三哥的愚昧迷信,四哥的沽名钓誉,全部写成了纪实文学。纪实文学发表后,共得到来信一千二百封,各种处方九百另四十四个,他将这些编纂成册,献给父亲,然后到国外领取文学奖金往了。

  终于,五孝俱绝,老父一命呜呼,死后哀荣,难以绝述。五孝事迹,难以绝叙,最后最后,将老父埋在了中国广东的一块风水宝地之上。

  不久前,笔者在我国深圳特区遇到了申极孝君。笔者大惊,问道:“先生仙逝多年,奈何来此地淘金?”申君摆手示意我莫要高声,道:“孝子离开我后我即大好,逃出棺木坟冢,落荒此处,先生中原文士,定当发扬人性之主义,莫鸣我老儿再落进孝子之手也。

  奇 才 谱

  话说猴年马月,葛地国君诣奇即位,号令天下,招募人才。或曰何谓人才?人人皆说自己是人才,谁又长短人才呢?葛君曰:“能行凡人不能行事者,是为人才。人才者,奇才是也。”便派人走遍海角天涯,寻觅人才。

  钦差大臣行至甲城,听说该城有一位甲异先生,奇人也。先生每夜子时可行走于水面之上,身如浮萍,是轻功也。唯不喜围观,如有人围观,则秘而不行。甲城有一幼童,一夜起身解溲,睹其异,传了出来,一而十而百而千,大众传播,方知其神异之处。问之,甲异先生笑而不答。钦差大臣大喜,去访,见甲异羽扇纶巾,道风仙骨,仪表颇是不俗,予千金,聘请之。

  钦差大臣行至乙城,听说该城有一位乙异先生,亦奇人也。先生每于酒后执一长钉从头顶钉进己脑,从脚掌掏出,而先生面不改色心不跳,是软功也。唯不喜围观,如有人围观,则秘而不钉。乙城有一幼童,一日误进其室,亲睹其状,大骇,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或问之,乙异先生笑而不答。钦差大臣大喜,赴其家而访之,见乙异面貌奇异,鼻翻唇裂,声如霹雳,令人胆冷。钦差大臣赠乙异先生千金,聘之。

  钦差大臣行至丙城,有丙城县令来接,谓丙城确有奇才,丙异先生也。先生每于梦中释其魂出泥丸宫,登月摘星,与嫦娥交欢,回说月中诸事,闻者无不佩服。钦差大臣喜,去访之,方知丙异先生侏儒其形,头顶似有深洞,真个形态异于凡人。大臣聘请千金,丙异先生痛快地接受了邀请。

  又有丁异先生能生吞牛羊。戊异先生能口鼻喷火。己异先生能掐诀陷身。庚异先生能不食不饮,自泄自啖自足。辛异先生能召鬼魂。钦差大臣俱聘之。

  十大奇才聘到葛地,诣奇君见此十人高的高矮的矮,美的妍媸的丑,胖的胖瘦的瘦,黑的黑白的白,不免暗暗称奇,心想吾国有此等异人,何患不繁荣富强走向世界!遂令外务大臣在新闻记者吹风会上将这些动静适当透露,若隐若现,半推半就,似伪似真,吊杀记者胃口。各报都发动静,动静益发扑朔迷离,邻国异之,对葛国倍加敬重。

  自诣奇君募集十大奇才动静传出后,葛地盛产奇才,奇才愈来愈多,天天都有自荐之人才赴王宫,自陈并表演其异。有自抉其目抛进井中又复得者。有用手指在钢板上钻洞者。有尿一泡尿而变成人头马白兰地者。有吃掉一张桌子而吐出一柄手榴弹者。有身体能伸能缩,伸则丈二有余,缩者三寸不足者……异彩纷呈,百花齐放,百家争叫,令人炫目。

  诣奇君初则喜,继则疑,终而怒。责令酷吏审核,有言不符实或言过实在者腰斩之,车裂之,凌迟之以治欺君罔上之罪。共查出吹牛皮放大炮虚报成绩者三百人,杀无赦。另有三千人查不出马脚,确有异才,讲演诣奇君请赏。

  其后真正奇才达三万,达三十万,达三百万……其后,除了被查出作伪而被正法者外,全是奇才。奖金发了又发,奖金额降了又降,乃使国库空虚,通货膨胀。且葛地无复有人耕织,无复有人冶炼,无复有人市易,无复有人征战,无复有人贩夫走卒……其后若干年,葛地国君无疾而亡。

  马 小 六

  有马小六者,志在青云,钻营揄扬,串门送礼,表忠心,报动态,以至吮痈舐痔,伸手要官,讹诈欺骗,无所不用其极。年逾不惑,未得半点功名,情结进癌,一病不起。

  马小六授室邹氏,有贤名,见夫君沉疴,药石无功,心知究里,秘召其子、女、亲朋世人,告曰:“吾夫可怜杀!一生志在官职,未有所获,一病至此!可怜小妇人将雏携驹,生计无着,欲随夫而往,又虑尽其血脉,是不忠不义不传统之事也。乃求各位,即日起以主任或首长称之,以慰其志。吾固知吾国上邦,严禁谎语。主任者,吾家之主任焉。首长者,吾户之首长也。皇天后土,吾人固未尝妄言也。如何?”说毕,扑咚跪倒,行大礼。众从曰:

  “善。”

  言毕邹氏归小六室,端起一碗冰糖水,呼道:“郎君,官人,您老委任成主任了!马主任,马主任,请用冰糖水!”

  马小六病重,但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邹氏连呼“马主任”60次,马小六一缕芳魂,渐从那黑暗缥缈之中归到旧日呆惯了的皮囊,闻有“马主任”亲切声音,便觉一丝热流从足三里处贯进脐旁二寸天枢穴,一点生气希望进腑,几丝活力传身,冰冷之手足亦徐徐有了热意。

  眼皮欲睁未睁,邹氏狂呼“首长”,马小六动了动眼皮,突然想到,自己辛劳20年,今生与“首长”“主任”无缘矣,想到这里,一阵憋闷,口吐鲜血,昏死过往。邹氏不惊不惧不懈,又喊“马主任”“首长”三百次,终于将马小六唤醒,邹氏做惊喜状说道:“郎君,昨天来了电报,你已被上级任命成正主任了!这碗冰糖水,就是专给正主任的照顾!”马小六称善,立即脸上泛起了血色。

  自喝了主任级冰糖水后,马小六又连续服用首长专用的酵母片、往痛片、肠衣、狗皮膏药,身体一天好似一天。子女前来,不喊爸爸爹爹大大父亲,只喊主任、首长。邻居前来,不喊老马小马伙计哥们儿,也只称主任、首长。马小六闻之肝肠俱暖,竟在重病40天后又下了地。邹氏有个统计,盖每喊马小六主任一百次或首长50次,马小六可增加体重一百克,效验如神。

  一个月后,马小六恢复健康,当晚对邹氏入行了病后第一次恩爱云雨,爱到狂处,马小六问道:“达玲,请问我这主任是什么委员会什么工作室的主任呢?”急切间邹氏未能归答,支支吾吾,马小六便生疑心,阳不能举,不欢而披发。

  其日,马小六急问其爱子马小小六:“孩子,告诉我,我毕竟是哪的主任?”马小小六答曰:“还能是哪儿的?咱们家的主任呗!”马小六狼眼圆睁,鼠眉倒竖,喝问:“我毕竟是哪的首长?”马小小六答曰:“咱……们……家……的……首首首……长!”言毕,颤动不已。“啊……我之上帝!”马小六大鸣一声,昏死过往。

  经急救,马小六奄奄一息,入进弥留状态,但有垂泪之份儿,说不出话来。

  邹氏跪于马小六病床前,渐渐陈道:“夫君听了,您老乃是无限大宇宙帝国天子陛下直属地球联邦北半球共同体英雄共和国大总统麾下首都上井市永入区幸福路四十五号大白楼四单元六层甲九号模范家庭之终身首长主任是也!”

  马小六听了此话,是死是活,是还阳是回阴,是有所安慰知足仍是终于失看尽看,是鼓气仍是泄气……此处甚是关节,甚是要紧,而按最新小说做法,小说做到这里,也就该收了,鸣作:“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归分解!”

  良  缘

  在大洋渺渺、高山巍巍之邦,有邦名“关心”位于拉拉峰之北,扯扯谷之南,吵吵河之东,嘻嘻湖之西,此郡抱朴守真,不受产业文明之污染,专尚人初性善之爱情。

  话说斯年斯时,斯郡有美少年名大卫第二,又有美女名纳维斯,沉鲸落隼,闭日羞星,成为全国喜爱趋奉的名星。谚云:“大卫第二胜大卫,纳维斯是维纳斯。”于是他郡有142位学者绅士爵士、46家报刊、23所科研机构上书郡主,并将副本送到本人手中,建议——不,干脆是要求大卫第二与纳维斯永结百年之好,以树立全郡全地球全银河系的爱情典范、婚姻典范、家庭伦理典范、美学典范与人种优生典范。功在世界,乐在自己,何苦而不为也。

  按,大卫第二与纳维斯早已互相爱慕互相吸引互相碰撞互相放电,迸发出人的光辉情的火焰爱的岩浆生命的霹雳,又有舆论公意的推动,顺风顺水,合情合心,便择吉日良辰在郡主钦定的教士主持下举行了婚礼,凤凰于飞,鸳鸯盘颈,结成佳偶。众文人学士在鼻烟壶学会主持下撰文,以此“良缘”为题材铺开了征文比赛。之后,又由花露水纸巾公司主持举行了发奖典礼。获奖篇目如下:

  一等奖二名:《爱的脉冲率》、《幸福,幸福,你的熵效应在哪个移民局?》

  二等奖四名:《乾坤大放电》、《谁说我们不洒脱》、《论纳维斯与大卫第二的婚姻关系的稳固性必然性与非随机性》、《笛戈拉巴落灵牛勒姆》(这最后一个题的含义不详)。

  三等奖一百名,鼓励奖五百名,题略。所有获奖文章搜集成书,由冰激凌托拉斯资助在郡内外出版,并且组织翻译倾销。出版商估计,此书有可能在五十年后走红。

  不幸,评奖后三周,大卫第二与纳维斯因吃暖狗时要不要加洋葱而发生争执。大卫第二喜吃洋葱,雄辩地提出:“假如你真爱我你就应该也吃洋葱”。纳维斯大恸,说:“人家为爱人可以牺牲生命,你却连几片洋葱也不肯牺牲,可见你爱我是假的,那些吹捧与科研文章也是假的……。”于是二人横目而视,皱鼻而吠并发出呼啸之声。第二步彼此声明:“你使我不能忍受!”“我们的相互选择是一个悲剧……”第三步干脆动手厮打起来。大卫第二额头凸出了青包。纳维斯的一只眼睛红肿出血。

  坏动静传出,举郡震动。三周前征文评奖典礼上未能得中的文人学士闻讯极为关注激动。于是改由啤酒厂主持,以“谬缘”为题铺开了征文评选流动。最后由绿计司(即长了绿霉的干酪)学会主持了发奖典礼,获奖篇目如下:

  一等奖:《后弗洛伊德主义与大卫第二纳维斯龃龉的黑箱背景》、《我的名字鸣孤傲》。

  二等奖:《论所谓良缘的无意偶尔感随机感不不乱感与破裂的必然感》、《爱呀爱呀早把我们爱累了》、《鳄鱼星座与暖狗洋葱的神秘契合》、《哈莫斯帕欧几番切哩》(最后一题含义不详,故评为二等奖)。

  三等奖、鼓励奖不计其数,一位科学分析家分析,这些作品固然都否定那个“良缘”,但理论参照系不同,计有星相学、心理学、社会学、病理学、符号学、感觉学……诸派,于是各派又撰文论辩起来。

  这边各派论辩时,原来赞扬“良缘”的学者文士或没精打采,怨气冲天,哀叹怀才不遇;或不甘寂寞,披挂上阵,坚持原观点并援引最新动静,证实一对小男女正在和解,“良缘”还是良缘而不是“谬缘”,或转而否定良缘,并发表谈话,讲述新的道理。

  大卫第二与纳维斯的情感关系成了全郡学术界文艺圈的热门,人们清晨见面或通电话时已不再鸣“哈罗”,而是先问:

  “和好了吗?”或者“离婚了吗?”

  终于,大卫第二与纳维斯和好如初,而且更加有情有致。二位苦于成为新闻追逐与科研兼文学描写的对象,特别是不愿成为征文比赛与企业赞助的标题问题,便做了整收留变形手术,隐姓埋名,迁居凉凉岭寒寒洼小小村微微室。

  大卫第二与纳维斯失落的动静传出,引起了征文的第三次浪潮。第三次征文由哪里赞助?不是尼龙袜厂就是水产学会。第三次征文的命题呢?凭着感觉找吧。

  无底先生

  古有无底先生,豪富也,喜珍藏,凡是美女好马良物,俱思购之回己。遇有不肯出售者,他打通各界人等,或软攻其心,或强攻其身,为达目的,百战不殆。有赵员外蓄小妾,能喷火做掌上舞。无底先生出千金欲购,赵员外不肯,无底先生拟出万金,赵员外仍不首肯。无底先生通过公共关系手段,日夜二十四小时不停向赵员外游说,使赵员外发疯,往病院接受心理治疗。又有各色人等日夜二十四小时侦探赵的行踪。终于发现赵家有一瓶人头马白兰地,乃有走私伪货,饮此,实触犯刑律之勾当也。举官。捕赵,刑之,赵大骇,一切供认不讳,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小妾充公,拍卖,无底先生以三十两银子购纳之。

  既购,躲之金屋,乃觉嫌腻,实无趣也。又求良骏,得良骏,未骑竟日,弃之。转求房屋庭园三套马车摩托赛艇,俱得,得而厌之,不予理睬。转求家用电器,俱七星产品,购之不用,任其自生自灭。

  如是凡30年,举国人力物力自然力资源,俱姓无底氏。国君惧之,神庙求签,谓举国应属无底。国君不敢不从,举行庄重隆重之禅让典礼,典礼上由国君与各界代表联署公布,从此该国之一切江山沟壑、男女老幼、马牛鸡犬、城镇乡村、金银铜铁、刀枪剑戟、旅馆厕所、宫室庙堂、文章典籍……直至从一等一品至二十三等三品乌纱帽,从助理研究员至特级教授之职称,悉数回无底先生所有,悉数听无底先生生杀予夺。原国君甘愿成为无底先生第一百另八位家奴。原王后王妃,悉数回无底先生受用。

  无底先生大喜,赞曰:千古一人C一人万物C皆备于吾C舍吾其无!

  既回而厌,患性寒淡(m.lz13.cn)饮食寒淡医疗保健寒淡功名事业心寒淡症,不饮不食,不思不虑,不做爱亦不入洗手间。又过五十六小时,一命呜呼。或谓自杀,或谓他杀,或谓坐化,或谓飞升,留下疑团供一批所谓纪实的不实文学刊物报道。写此题材作家,俱获企业家奖。

  举国哀悼,极绝哀荣,遗体离别典礼上朗诵了无底先生的诗作:世界回吾C吾无世界C世界非吾C吾是何物C失之不得C得之即失C生命如尘C生命如电C生命非吾C生命何属C呜呼哀哉C哀哉呜呼!

  于是众文学评论家以为此诗达到古典现代的最高顶峰,补选无底先生为该国作家协会名誉大总统,并提名无底先生为国际诺尔贝切利核能大奖候选人。未获中,乃由该国作家协会提出严正抗议,并撰文谓国际诺尔贝切利核能评奖委员俱是扒灰之驴子云。

  1979年89年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王蒙:欲读斋志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