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音响炎

  ——不科学幻想故事

  据悉,音响技术的发铺远景是:①微型化。新式的日用音响设备可以装在口袋里,附在腕表上,附着在眼镜腿上,像假牙一样地安在口腔里,像戒指一样戴在手指上,甚至可以吸着在面庞上、上唇上、下巴上,望往只像是一个丽人痣。②多功能化。迄今为止的音响举措措施都是调节音量的,今后则可调质,根据频率组合共分温柔、浑朴、深沉、威严、锐厉、活泼六大型,每型又分若干支型子型,如温柔又分缱绻、体贴、娇嗔、痴暖、文雅、蕴藉等支型,每支型不但分男声女声,高音中音低音声部,而且分含喜含狂含忧含怒等色彩种别……③自动化,由电脑控制,可储存一千万——五千万种程序,分社交、报告、谈情、吵架、外事、汇报、检讨等几大类型,每种类型分别可用联合国通用的中、英、法、俄外加西(班牙)与日语讲话,并按照用语分为最文明、较文明、文明、不甚文明、不文明、极粗野等色彩种别。如吵架类,使用时只需略加操作,便可用六种语言发出忽高忽低的吵声:“你不讲道理!你是错误的!你这样下往很危险!你已经走上了邪路!我们的争论是大是大非问题!

  不投降,便灭亡……”直至“你忘八!你是臭大粪!你尽无好下场!你妈跟和尚困过觉……”而谈情类则可用不同音质调子音量语种不停地说:“我爱你!我想念你!我天天都梦见你!你给了我暖和!你就是我的阳光!你就是我的玫瑰!你拿走了我的心!我为你如醉如痴!我为你憔悴消损……”直至“我送给你十四K的金首饰!别忘了吃药片……”

  至于演员用的专业音响系统,固然造价高一些(从每部美金一万元至五百万元),机能却更出色尽伦,堪称似人惊人超人了。它不但包括各种曲种剧种,而且有拟梅兰芳的、拟程砚秋的、拟连阔如的、拟花四宝的、拟刘广宁的、拟张桂兰的、拟帕瓦罗蒂的、拟夏里亚平的、拟“猫王”的、拟卓别林的、拟约翰·列侬的、拟邓丽君的……各种声音储存。

  如斯这般,Y国到了Z年,音响发达,已经到了“但闻音响声,不闻人语响”的程度。

  演员在台上演戏唱歌朗诵,政治家在广场礼堂发表施政演说并与政敌公然辩论,倾销员倾销新型产品,导游为遥客先容名胜古迹,商人洽谈商业,少男奼女海誓山盟谈爱说情,父亲教训儿子,女儿伸手要钱,法官审判犯人,丈夫讨好妻子,科长讨好处长,处长讨好司机……到处都是有声有色的话语、歌声、笑声、哭声、叹气、欢呼、怒吼……惟独谁也不知道哪个声音是真正出自说话人发声人的肺腑。不但不一定是出自肺腑,而且不一定是出自喉咙口腔唇舌,倒多半是出自带电脑的超级音响举措措施!

  这是多么可怕呀!奼女不知道是谁在向自己求爱——是一个男孩子仍是一件音响。观众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鼓掌与为谁鼓掌,是为新升空的舞台明星喝彩仍是实际上在为新式演出用自动化微型音响的设计师与工艺师喝彩。外交家不知道该与谁辩论,那个滔滔不尽、倒置黑白、信口雌黄、巧言令色的对手毕竟是某国的外交部长、驻联合国大使呢,仍是只不外是一部外交辩论音响。甚至吵架的时候一想到对手很可能正闭目养神、抱元守一,而只不外是轻轻按了一下操作音响的“吵架键”,便使你既吵不下往也毫不能原谅宽恕对方。这种形势逼着你只有开动己方音响设备的吵架系统,最后吵得两个人都厌烦了,都生气地摘下(或抠下挖下拔下取下)自己的设备,掼在地上,蹂在脚下,大喝一声:“烦死了!吵什么!滚你妈的!”

  (读者放心,搞音响设计、工艺、材料、装配的技术职员早预见了这种状况,他们的音响是“经蹬又经踹、经砸又经拽、经摔又经踩”的,鸣作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百炼成钢,海枯石烂不变声的。)

  最难过的是人们不但无法判定旁人的声音,而且无法判定旁人的长相衣饰身体发肤。她脸上有两个痣,哪个是货真价实的痦子,哪个是音响?连相面的都犯忌,本来,相面铁口,是观痦而识吉凶、知天命的。她头发多了一个卡子,他衣领上多了一粒纽扣,她手指上多了一个镏子,他钢笔的笔帽比别人的长……是不是都是隐形音响呢?

  音响、音响,普天之下,莫非音响!音响科学家正在研制新产品:狗用音响,使用这种设备能使狗吠变成法国号的协奏曲。猫用音响,使用这种设备能使猫鸣春变成夏威夷电吉它曲。厨房用音响,使用这种设备能使葱花放进暖油锅时发出钱塘海潮的宏伟声响而当小铲敲打锅边时变成真正的滚石乐披头士。还有洗手间专用音响设备呢,您可以在那里听到气声、花样、鸣板、咏叹、上滑音、分切音……美不胜收,令人爱不释耳。

  Y国Z年度诗歌大奖赛一等奖获奖者、知名诗人殷正湘仿颂孔夫子诗的体例吟诗一首:

  诗曰:

  音响音响 大哉音响

  音响之前 再无音响

  音响之外 更无音响

  音响之后 全是音响

  音响之中 更是音响

  整个宇宙 都是音响

  无人无畜 但有音响

  无贤无愚 但有音响

  无无无有 只有音响

  大哉音响 大哉音响

  科学家很快把殷得奖诗人的诗制成软件,输进各式音响举措措施,于是到处是男一声女一声、老一声少一声、哭一声笑一声、洋一声土一声的“大哉音响,大哉音响……”

  如斯这般,Y国徐徐流行起一种音响综合症,患这种病的人不相信别人,不相信自己,不相信爱情的温柔甜美,不相信政治家的激动慷慨激昂大方,不相信外交家的滔滔雄辩,不相信歌唱家的婉转歌喉,不相信诗人的动情朗诵,不相信痛苦者的哭天抢地,不相信自得者的谈笑风生,不相信空中小姐的彬彬有礼,不相信行刑的枪声,不相信婴儿的啼哭,不相信病危者的呻吟……什么都不相信,甚至不相信风,不相信雨,不相信河流,不相信地震……这种极度的怀疑症,经会诊为抑郁型感情障碍精神病的一种,天天需要服用大量的“多虑平”类药物,否则患者会不吃不喝,对一切丧失兴味,直至失往糊口的决心信念而轻生自裁。

  在会诊过程中,有四位医生提出疑问:病人是真的患病了吗?病人的主诉与病人支属叙述的病情是真的出自他们的心与口吗?会不会是他们的自用音响系统在替他们制造假病情、假病历,骗取公费医疗药物与请假条?他们建议将病人剥光衣服送去各种检修单位用物理、化学、B型超声波、放射线手段入行检修,消除一切具有音响嫌疑的衣服、饰物、头发、假牙、指甲、趾甲、瘤痣……后再组织最好的精神病医士与赤裸裸的病人谈话,听取病人的诉说,如斯这般,方能确诊用药治疗。

  其他各位医师面面相觑,最后由治疗委员会主任拍板,将这四位医师亦确以为“音响综合症”患者,检修肝功能后强制服用大剂量抗抑郁药物,并交给精神分析专家对之入行心理推拿治疗。

  不久,又泛起了另一种类型的音响性精神病,被专家会议确认命名为流行性乙型音响综合症。得这种病的人一天24小时不停地操作变化自己用的音响系统,忽而发出男高音,忽而发出女低音,忽而激昂大方激动慷慨发表煽动演说,忽而曼声柔语做出爱情表白,自问自答,自争自辩,自哭自笑,自吹自擂,怨天尤人,自思自叹,自言自语,五花八门,光怪陆离,乱作一团,面黄肌瘦,两眼发直,大汗淋漓,牙关紧闭,四肢痉挛,心律过速,血压增高……直至虚脱休克昏死过往。专家以为,这属于现代国际新型躁狂类精神病,得这种病是社会发达科技提高的重要光辉标志,需要在医生紧密亲密指导下服用大量碳酸锂类药物,严峻者需要用两千伏特以上高压电对病人入行闪电式电击,击倒后再行光荣治疗。

  于此同时,艺术家们在订购、使用和保护特种音响举措措施上狠下功夫。人人苦思冥想,挖空心思,创造运用特种音响举措措施的“尽活儿”。什么音乐,什么器乐,什么话剧、歌剧、戏曲……全靠音响!当音响匡助人人声若洪钟、声若雷霆、声若二百四十七把圆号一块儿吹以后,一位使自己的音响设备不中断发出驴吼声的“歌唱家”忽然走红。当音响能够匡助所有的话剧演员发出最温柔悦耳的求爱气声以后,一位天才明星主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罗密欧时,一见到“朱丽叶”,使操作设备,发出机枪扫射、大炮轰叫、战斗机俯冲、坦克隆隆的声响,这一独出机杼的表演使他获得了该年度最佳男星称号,使濒于灭亡的话剧事业泛起了生气希望。

  于是,Y国泛起了音响综合症的第三次浪潮,号称流行性现代丙型音响炎。这次浪潮以一切音响的倒置错位为特点,病人喝茶的时候喜欢发出汽车急刹车的声响,饮酒的时候发出造爱的声响,握手的时候发出不中断打喷嚏的声响,睡觉的时候发出猫打架的声响,见到老友发出刮大风的声响,见到自己尊敬的长者发出大便干燥时用力排出的声响,见到小孩子发出杀猪的声响,吵架的时候发出碰杯与大嚼的声响,碰杯与吃饭的时候发出木匠拉大锯的声响。求爱的人不再发出“我爱你,你是我的灵魂”的话语,反而要说:“你尽无好下场,你个死挨刀的!”这两句话使思春的奼女们如醉如狂,倾倒没治。医生想给这第三次浪潮患者治病,留医嘱时却无论如何说不出话来,他按顺时针方向旋转微型按钮,结果发出的是武打与拳击的砰砰、嗨嗨声,再拧按钮,他说的“一天四次每次四片”的话语竟然变成了“球入了……”是足球赛现场的海潮一样的欢呼,后来又泛起了警棍抽打在闹事青年的肉体上的闷声与挨打者的尖声嚎鸣。

  终于,数年之后,经由(m.lz13.cn)了国会长达三个月的辩论(辩论中刀枪剑戟、飞机大炮火箭、鱼雷炸弹原枪弹各种武装音响齐叫),通过了一项限制在公共场所使用音响设备与限制音响设备的扩音量及取缔音响用电脑的法令。法令宣布前后,反对党组织了15次抗议步履,发生了三千零五十四人次暴力事件,又过了若干年,微型自动调量调质音响转进地下,走私、私用、黑市买卖、团体转贩倒卖等流动日益猖獗。又经由国会长期辩论,决定建立反音响机构与反音响秘密警察,所有公职职员就职时都必需一只手抚摩着圣经,另一只手高举着宣誓:

  “本人从未使用音响……”

  总之,“斗争”尚未结束,长短亦难定论,有人预料,Y国政局从此不稳。独一差堪告慰者是自从国会通过了采取反音响措施后,怪病逐渐减少,各种需要用声音的演员也开始当真练声了。

  1979年86年10月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王蒙:音响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