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雄雉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铺矣正人,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道之云遥,曷云能来?

  百尔正人,不知德行。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注释

  1、雉:野鸡。
  2、泄泄:慢慢飞的样子。
  3、诒:同“贻’, 遗留、伊:语气助同,没有实义。阻:隔离。
  4、铺:老实。
  5、云:语 气助词,没有实义。
  6、百:全部,所有。
  7、忮:嫉妒。求:贪心。
  8、臧:善,好。

  译文

  雄野鸡飞向遥方,缓缓扇动花翅膀。
  我心怀念遥行人,阻隔独自守空房。

  雄野鸡飞向遥方,四处响起鸣欢唱。
  老实可爱的亲人,思念悲苦我的心。

  远看大阳和月亮,思念悠悠天地长。
  路途漫漫多远遥,何时才能返故乡。

  正人老爷多又多,不知什么是德行。
  不往害人不贪婪,为何没有好结果。

  赏析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生是夫君人,死是夫君鬼。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一代又一代循着这条既定的轨迹去前走,走得惯了,成了传统,成了心理习惯,就不会再往想东想西,而是安于现状,习惯成天然。

  我们现在常说,爱情是婚姻的基础,没有爱情的婚姻,正如没有灵魂的肉体,注定要死亡。或名存实亡。这不外是今天的观念。我们很难设想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年代,人们是怎么维系婚姻家庭关系的。

  实在,事情完全可以倒置过来:没有爱情也可以结婚成家,也就是先结婚后恋爱,这样的关系或许更加不乱。结婚按照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入行,新郎新娘未曾谋面就入了洞房,没有任何挑选和商讨的余地。两人朝夕相处,耳鬓厮摩,不中断磨合,渐进佳境,产生出浓得化也化不开的恋情来。

  考虑到这样的实际生存状态,完全可以说,前代流传下来的征夫怨妇表达思念的歌,便是一类特殊的情诗。先人们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特殊的依恋之情。

  特殊就特殊在它不似纯情的少男奼女的恋情。少年不识愁知味,无邪烂漫确乎可贵可爱,但却少了几分厚度和深度,难以经得起糊口中的崎岖、甚至油盐柴米的琐碎的考验。浪漫无邪的激情消退之后,便是赤裸直露的糊口现实,反差强烈得让人难以接受。征夫怨妇的恋情,刚好把这个过程倒置了过来。经历过崎岖波折、琐屑烦闷、清淡无奇之后,才发现由此产生的依恋竟会强烈地爆发出来。朝夕相处的体验,为思念中的想象提供了无数的触媒和内涵,因此坚实而厚重。分别越久,思念和想象就越强烈, 也越加确信情感和心灵的回依。

  这样来读征夫怨妇的诗,可能就入进了其境界。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雄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