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匏有苦叶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
  深则厉,浅则揭。

  有弥济盈,有鷕雉叫。
  济盈不濡轨,雉叫求其牡。

  雍雍叫雁,旭日始旦。
  士如回妻,迨冰未泮。

  招招船子,人涉卬否。
  不涉卬否,卬须我友。

  注释

  1、匏:葫芦瓜,挖空后可以绑在人身上漂浮渡河。
  2、济:河的名称。涉:可以踏着水度过的地方。
  3、厉:穿戴衣服渡河。
  4、揭:牵着衣服渡河。
  5、弥:水满的样子。盈:满。
  6、鷕雌野鸡的啼声。
  7、不;语气助词,没有实义。濡:被水浸湿。轨:大车的轴头。
  8、雝雝:鸟的啼声和谐。
  9、迨:及时。泮;冰已融化。
  10、招招:舟摇动的样子。船子:摇舟的人。
  11、卬:我。卬否:我不愿走。
  12、友:指爱侣。

  译文

  葫芦有叶叶味苦,济水深深也能渡。
  水深连衣度过往,水浅提衣淌着过。

  济河水满白茫茫,雌野鸡啼声咯咯。
  济河虽深不湿轴,野鸡叫鸣为求偶。

  大雁叫啼声谐和,东方天明日初升。
  你若真心来娶我,趁冰未化先过河。

  舟夫摇舟摆度过,别人过河我不外。
  别人过河我不外,要等挚友来找我。

  赏析

  妙龄女郎到了出嫁春秋,满心盼看如意郎君前来求婚,全部的期看和幸福的想象伴跟着她的等待。

  如今的我们或许会不解地问,她为什么要等待,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为什么不主动出击斗胆勇敢过河往追求自己的心上人?

  其中的原因,恐怕是人类心理中最微妙,又最富有意的。

  谁曾见过动物之中有雌性追逐雄性的?雄野鸡的锦绣羽毛是向雌野鸡铺示的;雌野鸡的婉转叫鸣是告诉雄野鸡前来求偶的。这是天性。人的异性间的求偶,也得遵循这种天地之道:女子等持,男子主动出击。即使是在今天,这种合乎天性的特点,依然表现出来。

  然而,人类的心理遥比动物复杂得多。女子的被动等待,除了是天性的表现之外,可能还有更多别的考虑;对方是否洒脱英俊,是否有真才实学,是否老实专一,是否有地位名气,是否有财富金钱,双方性格脾气是否相投等等,等等。

  不带任何功利目的的纯情企盼,肯定是让人打动和沉浸的;但是,任何纯情表现的背后都会潜在着或多或少的功利要求,否则,纯情是难以持久的。纯情初露,至诚可爱;而它的深化,则要靠功利考虑中诸多因素的契合。

  因此,等待是一个巨大的悬念,包含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结果即将泛起,却不可预知。时间马上就要到来,而眼下的分分秒秒都无比漫长难熬。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布满激情和气力,但并没有可以赋予的对象。这情景,像即将跃出地平线的初日,像含苞欲放的鲜花,像晶莹欲滴的露珠,像守在洞口预备扑向老鼠的猫,像即将泛起的奇迹……

  一旦结果泛起,一切都肯定明确,可能性消失了,诗意和想象也就消失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匏有苦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