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采蘩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
  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涧之中。
  于以用之?公侯之宫。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
  被之祁祁,薄言还回。

  注释

  1、于以:到哪里往。蘩:水草名,即白蒿。
  2、沼:池沼。氵止:小洲。
  3、被:用作“皮”,意思是女子戴的首饰。僮僮:童童,意思是首饰繁多。
  4、夙夜:早晨和晚上。
  5、祁祁:首饰繁多的样子。

  译文

  到哪里往采白蒿?在池沼旁和沙洲。
  白蒿采来做什么?公侯拿往祭祖先。

  到哪里往采白蒿?在那深深山涧中。
  白蒿采来做什么?公侯宗庙祭奠用。

  头饰艳服佩戴齐,从早到晚往侍奉。
  佩戴首饰真华丽,侍奉结束归家往。

  赏析

  到野外往采白蒿,在祭奠场所守侯侍奉,肯定不属于王公贵族们干的事。做这些事的,只能是下等的仆人,而且是女仆。

  千辛万苦到野外采来白蒿,是供王公贵族祭奠用;费心劳神梳妆装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别人。为谁辛劳为谁忙?全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滋味如何?唯有女仆内心体验最深。固然没有言说,我们却感到好像清淡的叙说中有几分怨忿在。

  为他人做嫁衣裳,意味着自我不存在,自我变成了他人的工具。奴仆供人差遣使唤,本就是人为事先设定的,好像像“命运”决定的。即使不是奴仆,人生都免不了有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时候。自觉自愿,并引认为自豪地为他人 做嫁衣裳,是牺牲精神和奉献意识的体现,是舍己为人的高尚品德。不自觉为他人做嫁衣裳,是上当受骗、误进歧途,是被人利用。不情愿地为他人做嫁衣裳,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当然就是一种痛苦和压抑。

  如今我们可以拒尽被迫为他人做嫁衣,但在良多情况下是无法拒尽的。好比受老板雇佣,老板鸣往陪酒,明知不胜酒力却又不得不往。重赏之下必有勇副,是望准了人心追名逐利的弱点,捉住弱点使人为别人做嫁衣。

  当真想来,做人是挣脱不了为他人做嫁衣的处境的。区别仅仅在于:是自觉的,不自觉的和被迫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采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