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玉屑集》独钓冷江雪

  赵丽宏:《玉屑集》独钓冷江雪

  多年前,在柳州拜谒柳宗元的墓。站在这位颇有传奇色彩的大诗人墓前,我脑子里涌现的是他的《江雪》:

  千山鸟飞尽,

  万径人踪灭。

  孤船蓑笠翁,

  独钓冷江雪。

  在中国的古诗中,我认为这首诗属于精髓中的精髓。寥寥二十个字,却勾画出阔大苍凉的画面:飞鸟尽迹的群山,渺无人迹的旧道,一切都已被皑皑白雪笼盖。那是空旷寂寥的世界,荒芜得让人心里发怵。然而这只是画面中的前景。还有近景:冰雪封闭的江中,一叶扁船凝固,船子上,一渔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持钓竿,澹然若定,凝浓如雕塑。寂静中,这弥漫天地的冰雪世界,竟被小小一枝渔竿悄然钓定……这是怎样的境界?寂静,辽遥,神奇,天地交融,天人合一,却又是无法复述的孤傲怅(m.lz13.cn)然。失意忧愤的诗人,面对清冷世界,以最简洁的语言,表达出孤独和怆然。空灵孤寂之中,蕴涵多少忧思和蜜意,任你遐想,一百个人,也许会有一百种不同联想。

  柳宗元写《江雪》,是在被贬永州之时,心情苦闷压抑。一个永不愿人云亦云的诗人,就用这样的洁净的文字宣泄自己的感情,望似纯然写景不动声色,实则意蕴万千,冰雪底下涌动着激情的血液。不少后人曾模仿柳宗元,试图用不同的文字和句式再现《江雪》的画面和境界,但和柳宗元的那二十个字比较,便显得轻浮无力。譬如有这样的长对:“一蓑一笠一髯翁一丈长竿一寸钩,一山一水一明月一人独钓一海秋”,文字很巧妙,对仗工整,也很有趣,然而《江雪》的阔大苍凉,还有那种惊心动魄的悲壮,在这些精巧的文字中是一点也找不到了。

  一个诗人,能有这样一首奇妙的诗传世,就是了不起的诗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赵丽宏:《玉屑集》独钓冷江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