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玉屑集》池塘生春草

  赵丽宏:《玉屑集》池塘生春草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叫禽。”

  这是南朝诗人谢灵运的名句。尤其是前面那一句,“池塘生春草”,几乎成了后人称呼谢灵运的代名词。李白诗云:“梦得池塘生春草,使我长价登诗楼”,元好问的评价更尽:“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

  以现代人的眼光来望,“池塘生春草”,好像意境寻常,文词也浅显直白,为什么会成为千古名句?在古代诗人们心目中,这五个字简直是天才的发现和创造,是最奇妙的春天写照。“万古千秋五字新”,新在哪里?很显然,在谢灵运之前,没有人这样描绘形收留过春天。《诗经》中这样写春色:“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也写了草木池塘、莺雀啼叫,那是直接的描写,有声有色,能感觉到漾动的春景春色。汉乐府中,描写春景春色的佳句也不少,晋代乐府中,有这样的句子:“阳春二三月,草与水色同”,这和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可谓异曲同工。可是,为什么谢灵运的诗句被抬得如斯之高?我想,谢灵运这句诗的妙处,大概恰是由于以直白朴素的文字,道出了乡村里目不识丁的童叟都能感知的春天景象,而这样的诗句,比良多文人挖空心思比喻描绘更能令人共识。我在农村糊口多年,可以想象这样的诗意。春热时,湖泊和池塘由于水草的繁衍,水色变得一片青绿,春愈深,水面愈绿,待到水畔的芦苇、茭白,水面的浮萍、荷叶、水葫芦等植物徐徐繁茂时,冬日波光寒(m.lz13.cn)冽的水面,就变成了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池塘生春草”,恰是这样的景象。谢灵运这句诗,妙在把水面比喻成了草地,而且妥帖形象之极。这样的景象,固然年年重复,然而天地间的春色永遥新鲜,面对繁衍在水上的一派绿色春景春色,诗人们很天然便想起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来。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赵丽宏:《玉屑集》池塘生春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