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玉屑集》–竹风拂心

  赵丽宏:《玉屑集》–竹风拂心

  我喜欢竹,年青时在崇明岛“插队落户”,曾经迷恋村前宅后的竹园。干活劳累时,躺在竹阴中小憩,听风吹竹叶幽响不尽,望面前天光绿影斑驳,记忆中和竹子有关的古诗纷纷涌上心头。最认识的是王维的《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此诗从小会背诵,在乡村竹园里独自吟哦时,却难以体会它的妙处。那时,衣衫破烂,面有菜色,饥饿,疲劳,没有明月相照,更没有古琴可弹,哪里来那一份闲适和风雅。倒是想起李商隐的《湘竹词》,有些共识:“万古湘江竹,无限奈怨何?年年长春笋,只是泪痕多”。写诗需要灵感和情绪,读诗实在也一样,不同的心情和处境,读相同的诗,也许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触感染。

  在城市里糊口,和竹子相处的机会不多,读古人的咏竹诗篇,似有清风扑面。南朝刘孝先的《咏竹》,是最早以竹为题的诗:“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耻染湘妃泪,羞进上宫琴。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那也许是诗人以竹自比,感叹怀才不遇,最后那两句,很有想象力。唐诗宋词中,写到竹子的诗不计其数。李贺写过一组咏竹诗,流传虽不广,其中有佳句:“风吹千亩迎风啸,乌重一枝进酒樽”。刘禹锡写《庭竹》,也很生动:“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正人,无地不适宜”。李商隐咏竹笋,思绪极奇妙:“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苏东坡的爱竹,也许是前无古人,竹子和他终身相伴,不管到哪里,他的眼帘里不能没有竹荫,“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他的名言。年青时,东坡(m.lz13.cn)咏竹有豪迈之风:“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中年望竹,心情趋清淡:“疏疏帘外竹,浏浏竹间雨。窗扉净无尘,几砚冷生雾”;到老年:“累绝无可言,风来竹自啸”,“披衣坐小阁,披发发临修竹”,由豪迈到平静恬淡。这是他人生的轨迹,而诗中之竹,恰是他不同时期的心态写照。

  唐诗咏竹诗句中,读来最亲切者,莫如刘长卿《晚春回山居题窗前竹》中两句:“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荫待我回”。这诗句中,竹子是忠诚亲切的朋友,永遥默默站立在那里,以清凉的绿阴迎候诗人回来。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赵丽宏:《玉屑集》–竹风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