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玉屑集》–诗中茶味

  赵丽宏:《玉屑集》–诗中茶味

  在淮海路上的一家茶叶店门口,曾望到有人用大字抄写卢仝的《七碗茶歌》:“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章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绝向毛孔披发。五碗肌骨轻。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千余年前的古诗,泛起在现代闹市,和时尚广告比肩,很有趣,也令人欣喜。

  唐代诗人卢仝的这些诗句,实在是他《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的一段,被后人抽出,成为流传最广的咏茶诗。卢仝的诗写得通俗,把饮茶的妙处写到了极至,这是艺术的夸张。固然是他个人的感触感染和遐想,却让良多爱茶者心生共识。后来有不少人在诗中呼应他,如苏东坡:“何须魏帝一丸药,且绝卢仝七碗茶”;杨万里:“不待清风生两腋,清风先向舌端生”。绝管两位诗人名声比卢仝大得多,然而论咏茶,仍是卢仝的“七碗茶”家喻户晓。

  中国古诗中,写酒的篇章良多,诗和酒,好像密不可分,文人无酒不成诗。写茶的诗,实在也不少,但流传广泛的名篇不多。不外如仔细读唐宋诗词,和茶有关的佳作俯手等于,诗人们把茶的种、采、焙,到种种喝茶的方式和境界,都写到了诗中。杜甫:“落日平台上,东风啜茗时”;白居易:“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碗茶”。韦应物有《喜园中茶生》:“洁性不可污,为饮涤尘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聊因理郡余,率尔植荒园;喜随众草长,得与幽人言。”面对自家庭院里的茶树,一面品茗,一面想象(m.lz13.cn)山野景象,如与性情高洁的佳人促膝谈心,那是何等诗意。宋代文人咏茶的诗词特别多,苏东坡有《西江月》:“尤焙今年尽品,谷帘自古珍泉,雪芽双井披发仙人,苗裔来从北苑。汤发云腴酽白,连浮花乳轻圆,人间谁敢更争妍,斗取红窗粉面。”那种雅致,令人神去。他还有一首《汲江煎茶》,很细致地描绘如何煎茶:“活水还须活水烹,自临钓石汲深清;大瓢贮月回春瓮,小杓分江天黑瓶。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枯肠未易禁三椀,卧听山城是非更。”范仲淹的长诗《斗茶歌》,也是流传很广的咏茶诗,把武夷山区的斗茶习俗写得活灵活现,我尤其喜欢诗中最后几句:“不如仙山一啜好,泠然便欲乘风飞”。

  说到茶诗,有一首诗必需提一下,那是唐诗人元稹的《茶》,在唐诗中,它的形态很独特:“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绝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假如分行排列,每行从一字到七字,状如宝塔。千年之后,追求形式感的现代派诗人也写过类似的文字,自认为独创,实在老祖宗早已做过尝试。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赵丽宏:《玉屑集》–诗中茶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