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正人,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瑟兮僴兮,
  赫兮咺兮。有匪正人,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正人,充耳秀莹,
  会弁如星。瑟兮僴兮。
  赫兮咺兮,有匪正人,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正人,如金如锡,
  如圭如璧。宽兮绰兮,
  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注释

  1、瞻:眺望。
  2、淇:淇水。
  3、奥:水边弯曲的地方。
  4、猗猗:美而蕃庑的样子。
  5、匪:通作“斐”,有文采。
  6、切:切制。磋:锉平。琢:雕刻。磨:磨光。都是制造玉器、骨器的工艺,常用以比喻人的涵养、学问精深。
  7、瑟:仪收留庄严,有才华。
  8、谖:健忘。
  9、青青:通作“菁菁”,蕃庑的样子。
  10、充耳:贵族冠的左右两旁以丝吊挂至耳的玉石。
  11、琇:宝石。
  12、会弁:帽子缝合处。缝合之处用玉装饰。
  13、箦:聚积,形收留众多。
  14、圭:玉器,长方形,上端尖。
  15、璧:圆形玉器,正中有小圆孔。
  16、猗:通作“倚”,依赖。
  17、重较:车是装饰有曲钩供人挂、靠的横木。
  18、戏谑:开玩笑。
  19、虐:刻薄伤人。

  译文

  望那淇水弯弯岸,碧绿竹林片片连。
  高雅先生是正人,学问切磋更精湛,
  品德琢磨更良善。神态庄严襟怀胸襟广,
  地位显赫很威严。高雅先生真正人,一见难健忘心田。

  望那淇水弯弯岸,绿竹袅娜连一片。
  高雅先生真正人,锦绣良玉垂耳边,
  宝石镶帽如星闪。神态庄严襟怀胸襟广,
  地位显赫更威严。高雅先生真正人,一见难健忘心田。

  望那淇水弯弯岸,绿竹葱茏连一片。
  高雅先生真正人,青铜器般见精坚,
  玉礼器般见庄重。宽宏大量真旷达,
  倚靠车耳驰向前,谈吐幽默真风趣,开个玩笑人不怨。

  赏析

  经淇水弯曲幽深之处的绿竹起兴,让人好像望到的是“正人”挺拔清朗的风姿,而联想到“正人”内在的“虚心有节”,铺示“正人”的品格,才化。主要运用大量的比喻,首章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到第三章“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又表现了一种变化,一种过程,寓示正人之美在于后天的积学涵养,磨砺道德。选择作比的事物,无论是“竹”、“玉”、“金”。都紧扣“有匪正人”的内秀之美,才华横溢,色泽耀人,这在简笔描写的选择上仍如斯:“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诗经》中有许多人物的赞歌,称赞的对象也很广泛。其中重要一类被称颂的对象,是各地的良臣名将。先秦时代,恰是中华民族不中断凝结走向同一的时代,人们但愿和平、富裕的糊口。在那样一个时代,人们天然把但愿寄托在圣君贤相、能臣良将身上。赞美他们,实际上是表达一种糊口的向去。《淇奥》便是这样一首诗。据《毛诗序》说:“《淇奥》,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听其规谏,以礼自防,故能进相于周,美而作是诗也。”这个武公,是卫国的武和,生于西周末年,曾经担任过周平王(前770—前720年)的卿士。史传记载,武和晚年九十多岁了,仍是谨严廉洁从政,宽收留别人的批评,接受别人的劝谏,因此很受人们的尊敬,人们作了这首《淇奥)来赞美他。

  从诗本身而言,只是一曲形象的赞歌,时间、地点、人物的指涉性不强,因此可以说,诗中形象并非实指,而是周王朝时代一个品德高尚的士大夫,具有泛指意蕴。全诗分三章,反覆吟咏。但在内收留上,并不按诗章分派,而是融汇赞美内收留于三章之中。这是由于诗歌本身比较短小,不能长篇展叙,无法按称颂对象的各个方面逐一分述,只能混涵概括,点到为止。同时,三章内收留基本一致,就起了反覆歌颂的作用,使听者印象更加深刻。

  那么,《淇奥》反覆吟颂的是士大夫的哪些方面的优秀之处呢?首先是外貌。这位官员相貌堂堂,仪表庄严,身材高大,衣服也整洁华美。“会弁如星”、“充耳琇莹”,连冠服上的装饰品也是精美的。外貌的描写,对于塑造一个高雅正人形象,是很重要的。这是给读者的第一印象。其次是才能。“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文章学问很好。实际上,这是赞美这位正人的行政处事的能力。由于卿大夫从政,公文的起草制定,是主要工作内收留。至于“猗重较兮”、“善戏谑兮”,凸起正人的外事交际能力。年龄时诸侯国良多,能对应诸侯,不失国体,对每个士大夫都是个考验。望来,诗歌从撰写文章与交际谈吐两方面,表达了这正人处理内政和处理外事的杰出能力,凸起了良臣的形象。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方面,是歌颂了这位正人的品德高尚。“如圭如璧,宽兮绰兮”,意志坚定,忠贞纯厚,气量气度宽阔,平易近人,的确是一位贤人。正由于他是个贤人,从政就是个良臣,再加上外貌装饰的庄严华贵,更加使人尊敬了。所以,第一、第二两章结束两句,都是直接的歌颂:“有匪正人,终不可谖兮!”从内心世界到外貌装饰,从内政公文到外事交涉,这位士大夫都是当时典型的贤人良臣,获得人们的称颂,是必然的了。此诗就是这样从三个方面,从外到内,凸起了正人的形象。诗中一些句子,如“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善戏谑兮,不为虐兮”成为日后人们称许某种品德或性格的文言汉语,可见《淇奥》一诗影响之深遥了。

  这是卫风的一首歌儿鸣做《淇奥》,在淇水汤汤,曲岸归环的岸边沙洲,有一片竹林绿得青青翠翠。想必那是一个阳光碎金,轻风明丽的傍晚,这淙淙流水边的竹林啊,修长清幽,映水和叫,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心旷高遥的心思。而这样悠长的心思啊,又让人情不自禁的联想起了一个尽世优秀的男子。人的思维感觉真是希奇,完全不相干的人和风景,竟然会在打动的灵犀间由此及彼,奇妙的联系起来。就如望这个竹林的猗猗青青,就联想到了那个男子的优秀其华。这个不相干的联想啊,是思维里最微妙最幽深的感觉,在诗歌里,这个感觉就鸣做“兴”。

  诗歌的美,在于感觉上的美。卫风里的《淇奥》,就是在描述一个优秀的男子给人的夸姣感觉。这个男子,收留光尽世,优雅从收留,气度沉稳,深躲如水。每每读之,心里老是忍不住的赞叹,心里不绝的想象那高华的风貌如玉如枳。男儿若有相貌堂堂,却并不就此算得好男儿。男儿的好,在于气度,在于性情,在于其人格的魅力。若是徒只相貌好,那便是流于男色,成了T台上的走秀。美则美矣,但并不触动内心,就如那个唐僧,其表雅尔,然说话念经却真是让人味同嚼蜡,毫无半点生趣,喜欢他的女妖精,多半都是惦念他的永生不老肉,没有多少倾慕的成份在里头。可真真的空有一身好皮相了。

  而《淇奥》里的卫武公,却是一个丰华尽代的好男儿。“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指其性情稳重尔雅,而“如金如锡,如圭如壁”则是指举止庸收留高华。古人治骨曰“切”,治象牙曰“磋”,治玉曰“琢”,治石曰“磨”,一个男人的性情竟然如骨般硬朗,如象牙般高贵,如玉般光洁,如石般坚定不移。举手投足之间,丰神俊朗,如金锡圭玉白璧般流光溢彩,那该是如何的灼灼其华,照人眼目?这样的男儿,既便是遥遥的望见,不曾交得一语半句,也会是晖映得女心女意都亮敞起来了。更何况这个男子气度竟然如琴瑟的声音那样悠遥非凡:“瑟兮僩兮”。威仪棣棣,惊叹不已:“吓兮”和“晅兮”。

  古人炼句,直如妙手偶得的天籁,今人无论如何的遏绝文采的翻译,都是难以企及原句的柔美。“如切如磋,如啄如磨”“如金如锡,如圭如壁”这样的句子,朗郎读之,只如吞珠嚼玉般,整理觉齿颊生香,美不可言。而诗中对这个尽世男子华贵服饰的描写“充耳琇莹,会弁如星”,更是让人艳羡那恰到好处的精炼夸姣,只觉是无可替换的好字。实在,男儿注重服饰,并非是坏事。男子的衣装,也需与个性搭配讲究。衣冠不整,穿衣望不出风格者,在性情举止上一定拖泥带水,甚而邋塌。而华美的服饰,于优秀的男子,去去是恰到好处的锦上添花。而内涵浮泛无物的男子,无论穿得再是如何的个性轩昂,总透着一股子掩不住的脂粉浓墨走秀的嫌疑,要令人忍不住的觉得其言语无味,避而遥之了。可见得男儿服饰华美的程度,还要与性情品质相得益彰才是好。犹如名剑佩雅士,红粉只合赠佳人般,衣与人,彼此都要相谐才是美。而这个歌儿里其质如圭如壁的男子啊,耳垂宝玉,帽饰璀灿,“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真是衣与人相互映衬,晖映彼此的收留光,犹如好水泡好茶,其味更是绵长醇厚,令人归味不已。“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风华尽代的收留光是内敛深沉的,如夜色无边暗暗,而星星月儿都亮了起来,映照在深潭里。这个尽世的男儿,幽默而风趣,如天上的星星一般,一闪一闪的淘气,好玩而喜欢捉弄人。希奇的是,被捉弄的人却也心甘情愿,同喜同乐,“不为虐兮”。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人格的魅力。

  性格上的幽默是花枝上的晨露,使得花儿更真更艳,也更和人亲近。直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性情渲染得生姿摇曳,有万千道也道不绝风貌在里头。一个好性情好气度的男子,假如不善“戏谑”,不免难免呆板无味,与人不亲,便不会让人心生喜悦。甚而有点象大堂之上的华贵摆设,好则好矣,但是冰凉寒的透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如斯男儿,安意如说是“竹叶坏水色,郎亦坏人心”,要使人恋爱得乌烟瘴气。好男儿世本有之,然只有卫风描述得如斯直接斗胆勇敢。年龄时期的卫国之地,是原来商纣的朝歌所在。那卫国虽是地处于一个好地方,但历代君主却是大都荒庸腐化,只《淇奥》里的卫武公是那少有的例外,所以就如黑私下北极星般的闪亮耀眼,要歌以咏之。试想若是代代君主俱是贤明,那满天的星辰都闪亮起来,反倒显不出这颗北极星耀眼的华彩了。由此,武公遂成了中国诗歌文化里的第一位奇男子也。而那歌顶用于起“兴”的青青翠竹,也从此成了中国几千年文明里正人的象征。

  《诗经》中有许多人物的赞歌,称赞的对象也很广泛。其中重要一类被称颂的对象,是各地的良臣名将。先秦时代,恰是中华民族不中断凝结走向同一的时代,人们但愿和平、富裕的糊口。在那样一个时代,人们天然把但愿寄托在圣君贤相、能臣良将身上。赞美他们,实际上是表达一种糊口的向去。《淇奥》便是这样一首诗。据《毛诗序》说:“《淇奥》,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听其规谏,以礼自防,故能进相于周,美而作是诗也。”这个武公,是卫国的武和,生于西周末年,曾经担任过周平王(前770—前720年)的卿士。史传记载,武和晚年九十多岁了,仍是谨严廉洁从政,宽收留别人的批评,接受别人的劝谏,因此很受人们的尊敬,人们作了这首《淇奥)来赞美他。

  从诗本身而言,只是一曲形象的赞歌,时间、地点、人物的指涉性不强,因此可以说,诗中形象并非实指,而是周王朝时代一个品德高尚的士大夫,具有泛指意蕴。全诗分三章,反覆吟咏。但在内收留上,并不按诗章分派,而是融汇赞美内收留于三章之中。这是由于诗歌本身比较短小,不能长篇展叙,无法按称颂对象的各个方面逐一分述,只能混涵概括,点到为止。同时,三章内收留基本一致,就起了反覆歌颂的作用,使听者印象更加深刻。

  那么,《淇奥》反覆吟颂的是士大夫的哪些方面的优秀之处呢?首先是外貌。这位官员相貌堂堂,仪表庄严,身材高大,衣服也整洁华美。“会弁如星”、“充耳琇莹”,连冠服上的装饰品也是精美的。外貌的描写,对于塑造一个高雅正人形象,是很重要的。这是给读者的第一印象。其次是才能。“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文章学问很好。实际上,这是赞美这位正人的行政处事的能力。由于卿大夫从政,公文的起草制定,是主要工作内收留。至于“猗重较兮”、“善戏谑兮”,凸起正人的外事交际能力。年龄时诸侯国良多,能对应诸侯,不失国体,对每个士大夫都是个考验。望来,诗歌从撰写文章与交际谈吐两方面,表达了这正人处理内政和处理外事的杰出能力,凸起了良臣的形象。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方面,是歌颂了这位正人的品德高尚。“如圭如璧,宽兮绰兮”,意志坚定,忠贞纯厚,气量气度宽阔,平易近人,的确是一位贤人。正由于他是个贤人,从政就是个良臣,再加上外貌装饰的庄严华贵,更加使人尊敬了。所以,第一、第二两章结束两句,都是直接的歌颂:“有匪正人,终不可谖兮!”从内心世界到外貌装饰,从内政公文到外事交涉,这位士大夫都是当时典型的贤人良臣,获得人们的称颂,是必然的了。此诗就是这样从三个方面,从外到内,凸起了正人的形象。诗中一些句子,如“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善戏谑兮,不为虐兮”成为日后人们称许某种品德或性格的文言汉语,可见《淇奥》一诗影响之深遥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淇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