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考槃

  考盘在涧,硕人之宽。
  独寐寤言,永矢弗谖。

  考盘在阿,硕人之薖。
  独寐寤歌,永矢弗过。

   考盘在陆,硕人之轴。
  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注释

  1、考磐:盘桓之意,指避世隐居。一说磐为木盘。
  2、硕人:形象高大饱满的人,不仅指形体而言,更主要指人性德高尚。宽:心宽。一说貌美。
  3、寤:睡醒;寐:睡着。寤寐连用,即过日子。
  4、矢:同“誓”。谖:忘却。
  5、阿:山阿,山的曲隅。一说山坡。
  6、薖:貌美,引为气量气度宽大。
  7、过:失也,失亦忘也。
  8、陆:高平曰陆。一说土丘。
  9、轴:徘徊去复,自由安闲。一说美貌。
  10、告:哀告,抱怨。

  译文

  阔别尘嚣隐居到山涧之畔,
  伟岸的形象啊心怀宽阔。
  即使独身孤零零地度日,
  誓不违反隐居的高洁理想。

  阔别世俗隐居到山岗之上,
  伟岸的形象啊心神疏朗。
  即使独身寒清清地度日,
  誓不健忘隐居的欢乐舒畅。

  阔别喧闹隐居到黄土高丘,
  伟岸的形象啊心志豪放。
  即使独身静静静地度日,
  誓不到处哀告不改变衷肠。

  赏析

  这是一首山人的赞歌。标题问题的解释,自来都包涵赞美的意思。毛传说:“考,成;磐,乐。”朱熹《集传》引陈傅良的说明:“考,扣也;磐,器名。盖扣之以节歌,如鼓盆拊缶之为乐也。”黄熏《诗解》说:“考磐者,犹考击其乐以自乐也。”总之,标题问题定下一个愉悦赞美的感情音调,使读者在接受上有了感触感染的提示和理解的引导。

  全诗分三章,变化不大,意思连贯。无论这位山人糊口在水湄山间,无论他的言辞步履,都显示酣畅自由的样子。诗反覆吟咏这些言行形象,用复沓的方式,加深读者的感触感染。

  诗集中描写两个内收留。一是山人形象。“硕人”一词,本身就带有身体高大与思惟高尚双重含义。全诗反覆夸大“硕人之宽”、“硕人之薖”、“硕人之轴”,凸起“宽”、“薖”、“轴”,实际上表示山人的糊口是自由舒畅的,气量气度是宽阔高尚的。他阔别乱世,又使乱世景仰。因此,这个山人固然隐居山间水际,但仍旧是受人们敬重仰羡的社会人。《诗序》说,这首诗是讽刺卫庄公的,由于卫庄公“不能继先王之业,使贤者退而穷处”。望来,山人是贤者,处身于穷乡僻壤,倒是对的。至于是否直接讽刺卫庄公不用贤人,就诗本身来说,并没有显著的明示。所以,硕人是山人,是贤者,是有高尚思惟宽阔胸襟的伟人,诗内诗外,都得到表现。诗歌反覆吟咏,给人印象就深刻了。诗中描写的另一个内收留,是隐居的环境。“考磐在涧”、“考磐在阿”、“考磐在陆”,无论在水涧、山丘、高原,都是人群糊口较少的地方。山人之所以鸣做隐,当然并不仅仅在于阔别社会糊口。虽说前人有“大隐于朝,中隐于市,小隐于山”的说法,在朝廷、街市商人之中做山人不是不可以;不外,一般说来,山人大多数指阔别人群集中流动的范围,到山林、水际、海岛等较荒僻地方往糊口的一批人。也可以说是自愿从社会中自我流放者。诗歌采用了正面烘托的手法,把隐居的环境写得清幽雅致。山涧、山丘、黄土高坡,都不涉一笔荒凉、凄凉、寒落,反而成为一个符合山人所居的幽雅环境。那么,贤良的山人在幽雅的环境中,就如鱼得水,披发步、歌唱、游赏,得意其乐,舒畅自由。于是,隐居之乐也永遥不能忘却,更不想离往了。贤人、幽境、愉悦三者相结合,强烈地表达出硕人的隐居,是一种高尚而快乐的行为,是应该受到社会尊重赞美的。

  诗歌每章一韵,使四言一句,四句一章的格局,在整洁中见出变化。特别是可歌的《诗经》,在吟唱中音韵的变化,就使歌声顿挫有序,载着作者的赞美之情,充盈空间,不尽于耳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考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