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重读徐皐的《风萧萧》

  王蒙:重读徐皐的《风萧萧》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曾经受到徐皐的小说的诱惑。我读起《鬼恋》《吉卜赛的诱惑》等就放不下。我所以说是诱惑,是由于当时我从政治上意识形态上与文学观念上否定徐的作品。我当时同心专心革命,同心专心批判现实主义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后来在拙作《青春万岁》里,“资产阶级”出身的苏宁由于读徐皐的作品还受到杨蔷云的批评。

  但同时我又放不下徐的小说,哪怕是读完了心里不满意,咕咕哝哝地将他在心里“批判”一归。

  然而徐皐长短常会写小说的人,小说喜欢的东西,也就是人们小说中读到的东西,他用得得心应手。

  小说喜欢什么呢?小说喜欢悬念,小说喜欢情节里套着情节,故事后面还有故事。小说喜欢爱情,特别是三角、四角、多角的爱情,假如不是爱情便是准爱情反爱情(好比宋太祖当年“千里送京娘”的故事,便是利用人们的喜欢爱情的心理构筑的反爱情故事)。小说喜欢真真假假,真假莫辨,读者急于找出谜底,作者就是不痛愉快快地给你谜底。小说喜欢人的凸起的有时候是变态的性格,如侠义、勇敢、忠诚、多情、慈善、决中断或者恰恰相反的自私、懦弱、狡诈、寒酷、狠毒……小说喜欢功败垂成或者九九八十一难后方才成功。小说又喜欢人们认识的糊口经验的铺示或者一般人们不可能有的糊口经验的卖弄。

  《风萧萧》这本书符合一切小说的要求,小说的喜爱。舞厅、赌场、舞女、外国军官、外科医生、间谍、爱国者、美女(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又一个的美女)、侵略者、假面舞会、宴会、爱情与准爱情、枪击、冒险、牺牲、忽然改变……这些都有了。一上来你也许认为它是一本写十里洋场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享乐糊口的作品。这时,另一根强盛的弦拨响了:太平洋战役,抗日战役,中国之抗战,盟国之抵挡,日本侵华军人与川岛芳子……然后高雅的爱情与准爱情里泛起了敌敌友友,真真假假,生(m.lz13.cn)死考验,争功与人道其他弱点,侠义风尘女,贞洁天使女郎,心如铁石的铁丽人……前者像是抒怀的小提琴旋律,后者像是铙钹齐叫的打击乐器合奏,二者的交替泛起与互相环绕纠缠互相冲击构成了天造地就的小说。而不管写什么,都有一种实在是幻想的,徐皐式确当时应该鸣做小资产阶级,现在应该鸣做中产阶级的梦游情调。他写得又俗又雅:俗的是这种情调颇具诱惑力,雅的是都是那么高等的华人。这当然是真正的小说,与现实拉开了间隔的小说,又是从现实中找到了小说的无穷契机的小说。

  现在读起来,仍旧令你爱不释手。徐皐的小说功力,值得鉴戒,当然,他的此书,也有叙述拖沓、人物靠色等缺点。

  无论如何,在好久不大讲小说技巧以后,在给小说套上了过重的负荷之后,读读好读的徐皐的小说,也许是一件很有爱好的事。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王蒙:重读徐皐的《风萧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