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读后感

  《黄金时代》读后感(一)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不同于其他的描写知青的书,它没有什么怨,没有什么恨,也没有什么悔,比较超然、潇洒。当然,也比较深奥。感觉全书的思惟有种不同凡响的气韵。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气和韵,但那气好像是昂扬的,是不屈的,是坦然的,好像是有一种超于天然的但又不是颓废的,是追求的是向去的。

  这本书在当代作家中,风格是唯一无二的。非常好。

《黄金时代》读后感(二)

  读王小波的书,真的像评价的那样,读过之后给人以强烈的快感。

  这本书里包含了《黄金时代》《三十而立》《流年似水》《革命时期的爱情》《我的阴阳两面》,主人翁的名字都鸣王二,大多是文革后期为背景的事。

  《黄金时代》里王二是个一米九几的大高个,面目不说是狰狞但也不怎么好望。好像王小波笔下的王二大多也是面目凶恶,阴 茎如驴的。我不知道这是否与他本人有关,亦或是其他的一些事物的投影。书中屡次提到弗洛伊德,良多影响也与这位心理医生有关性的心理学说有联系关系。人的一切冲动都来源于原始的性压抑。这是我在读弗洛伊德心理学里读到的,而王小波的作品里,隐隐约约带有着这些意味。

  王二与陈清扬在云南插队,在那里相爱,然后时间在而今与过往之间穿插,一会归到云南的草屋或者大队,一会归到现在与二妞的矛盾与小转铃的纠结,然后又归到线条。时光在六几年与七几年之间来回变换,贺先生跳楼,刘先生死往,李先生的龟头血肿后来同线条结婚。后来王二当上了一名大学讲师,这与他之前的种种行径极为不符,但是糊口确实是这样,它不会按照既定的路线一尘不变。

  这本书从来不按时间顺序来规行矩步的描述事物的发铺,而是逻辑,从一样事物的逻辑牵扯上另一样事物的逻辑。就似乎革命时期的爱情里的王二,一直试图往翻越那个炉筒,他相信里面一定有着异样的景观。而这种逻辑被他用在今后的良多思惟中。

  颜姓大学生,×海鹰,总问“吃糖不吃”学PE的老婆,投石机,“拿起笔做刀枪”的红卫兵,还有会飞的鸡,臃肿的老鲁,良多人物的描写,都会时不时用重复印证的手法来突显他们的特质。

  其中×海鹰对他的影响尤为重要,这从王二内心的排序就可以望出来,一个是帮教对象,一个是被帮教对象,却在帮教的过程中躺上了统一张床,帮教的起因毡巴,最后却成为了×海鹰的丈夫。革命时期的爱情这几个字,不知道是带有讽刺意味多,仍是浪漫主义多。

  我最钟爱的,是我的阴阳两界,喜欢这样带有笑剧特色的结局。固然从一开始我就猜想到这样的结尾,但我还是期盼,盼着小孙将王二从软的世界带入硬的世界,从阴的世界带到阳的世界。这两种世界良多人都有,只是有心理和生理的区别。就比如李先生和他的西夏文,一个是自己钟爱的翻译但是无人问津,曲高和寡,阳春白雪,另一个是截然相反的糊口,终极他走了入往,烧掉了所有的翻译,转而成为一个普通的老师。

  王二说孤傲有孤傲的好处,走入了寂寞,你就变成了黑夜里的巨灵神。所有他可以用心地翻译他的Story of O,不为稿费,不为发表,心无旁骛。

  我想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读懂这本书,但是我又不愿意再翻望第二遍,我喜欢归味那种一遍过后给人强烈快感的文字带来的冲击。

  有时候,糊口就是零乱而复杂的,没有既定的规则,假如说一定要往思索一条总规则的话,这种相关的设法主意就鸣哲学。

《黄金时代》读后感(三)

  这几年我形成一个习惯,每晚必望经典,夜不上网。每天望,读一本买一本。东阿的大喜润超市有专营图书的专区,买书可打八折,感觉很便宜。一次就望到了王小波的一套专集,有四本书组成:《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

  我过往没望过王小波的作品,但听说过他的大名,尤其前些年在报上望到他死在电脑前的报道,又知道他原是一位大学教师,后辞往教职专事写作,就对他布满了尊敬之情。我还在一篇小小说《离婚》里提到他的死因。望到他的书,不买是分歧我的行事风格的。但不知内收留如何,就先买下《黄金时代》来望望,好就再买另外几本。

  现在把书读完了,有所感,记之。

  总的感觉王小波算不上经典作家,实在当代的中国还找不出几上称得上经典的作家,我们也不该对他刻求。原认为这是部长篇,买归来才知道是五部中篇的合订。但每部中篇的核心人物都起名“王二”,而且每篇里的事件也多有相联系关系的地方。这就给人一种似是长篇的错觉。

  假如从肯定的角度出发,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正如王小波在书的“记后”中所说,他是写出那个时代的糊口。不外在他的笔下,那个所谓的时代糊口,已是变了味的糊口,凸起了作家的感觉和印象,是漫画化了的糊口。书中的人物,在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贫困中,穷到了只剩下“性”这个东西,而且也算不上可供赏识的“性”。另外一点就是他在叙事中,是以最粗俗、最赤裸、最不雅观的语词来讲述。以上两点,在他执笔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文坛上,确属标新创新、特立独行的一位作家。我想这是受到一些文学评论者首肯的吧?由此也可望出为什么在他生前他的作品大多不能在中国出版,而只等到他于一九九七年死后才得以陆续面世。

  中国写性糊口的较多的《金瓶梅》和后来的《废都》,读后还多少给读者留下点性“趣”,而王小波写出的“性”,无趣可言,只鸣人感到“厌”。也读过不少外国的经典,写性爱最多的劳伦斯,也从不直写两个男女的性交,而只把关注点放在两情相悦上,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性爱之美,从而得到了审美的快感。《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我觉得堪称写男女性爱的经典。“审丑”的过程也是阅读的享受,可是王小波的笔下的性描写,也不能给人以这种感触感染。他大概是把这种叙事当成人道的主题来施展吧?

  从王小波的性叙事,这让我联想到他夫人李银河女士。李银河是中国社会学家,关于男女的性问题,常见她的高论。我想这两位夫妻,真是有共同的语言哩!她在给王小波的专集所写的《写在前面》中说,“从内心深处,我稳秘地但愿王小波是不朽的。”望来这怕是一(m.lz13.cn)厢情愿的事吧?

  假如要再买来他的别部书望,我想可以入一步了解这个作家,而且望的过程鸣人生厌,收留易产生疲惫感,正好在十一点进睡,成安眠之剂。买不买,再定。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黄金时代》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