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好嘴杨巴

  冯骥才:好嘴杨巴

  津门胜地,能人如林,此间出了两位卖茶汤的高手,把这种稀松寻常的街头小吃,干得遥近著名。这二位,一位胖黑敦厚,名鸣杨七;一位细白精明,人称杨八。杨七杨八,好赛哥俩,实在却无亲无端,不外他俩的爹都姓杨罢了。杨八本名杨巴,因为“巴”与“八”音同,杨巴的年岁长相又比杨七小,人们便错把他当成杨七的兄弟。不外要说他俩的配合,比如左右手,又非亲兄弟可比。杨七手艺高,只管闷头制作;杨巴口才好,专管外场照应,固然里里外外只这两人,既是老板又是伙计,闹得却比大买卖还红火。

  杨七的手艺好,枢纽靠两手尽活。

  一般茶汤是把秫米面沏好后,捏一撮芝麻洒在浮头,这样做香味只在表面,愈喝愈没味儿。杨七自有高招,他先盛半碗秫米面,便洒上一次芝麻,再盛半碗秫米面,沏好后又洒一次芝麻。这样一直喝到见了碗底都有香味。

  他另一手尽活是,芝麻不用整粒的,而是先使铁锅炒过,再拿擀面杖压碎。压碎了,里面的香味才能出来。芝麻必得炒得焦黄不糊,不黄不香,太糊便苦;压碎的芝麻粒还得粗细正好,太粗费嚼,太细也就没嚼头了。这手活儿别人明知道也学不来。手艺人的能耐全在手上,此中道理跟写书画画差不多。

  可是,手艺再高,东西再好,拿到生意场上必得靠人吹。三分活,七分说,死人说活了,破货变好货,买卖人的功夫大半在嘴上。到了需要偶一为之、八面玲珑、望风使舵、左右逢源的时候,就更指着杨巴那张好嘴了。

  那次,李鸿章来天津,地方的府县道台费绝心思,毕竟拿嘛样的吃喝才能把中堂大人哄得兴奋?京城豪门,山珍海味不新鲜,新鲜的反倒是地方风味小吃,可天津卫的小吃太粗太土:熬小鱼刺多,收留易卡嗓子;炸麻花梆硬,弄不好硌牙。琢磨三天,难下决中断,幸亏知府大人原是地面上走街串巷的人物,嘛都吃过,便举荐出“杨家茶汤”;茶汤粘软香甜,好吃无险,众官员一齐称好,这便是杨巴发迹的缘由了。

  这日下晌,李中堂听过本地小曲莲花落子,饶有兴味,满心欢喜,撒泡暖尿,身爽腹空,要吃点心。知府大人忙鸣“杨七杨八”献上茶汤。今儿,两人自打到这世上来,头次里外全新,青裤青褂,白巾白袜,一双手拿碱面洗得赛脱层皮那样干净。他俩双双将茶汤捧到李中堂眼前的桌上,然后一并退后五步,垂手而立,说是听候吩咐,实是请好请赏。

  李中堂正要试试这津门名品,手指尖将碰碗边,目光一落碗中,眉头忽地一皱,面上整理起阴云,猛然甩手“啪”地将一碗茶汤打落在地,碎瓷乱飞,茶汤泼了一地,还冒着暖气儿。在场众官员吓懵了,杨七和杨巴慌忙跪下,谁也不知中堂大人为嘛犯怒?

  当官的一个比一个糊涂,这就透出杨巴的明白。他眨眨眼,立时猜到中堂大人以前没喝过茶汤,不知道洒在浮头的碎芝麻是嘛东西,一准当成不小心掉上往的脏土,要不哪会有这大的火气?可这样,困难就来了——倘若说这是芝麻,不是脏东西,不即是骂中堂大人孤陋寡闻,没有见识吗?倘若不加解释,不又即是承认给中堂大人吃脏东西?说不说,都是要挨一整理臭揍,然后砸饭碗子。而眼下顶要紧的,是不能鸣李中堂启齿说那是脏东西。大人说话,不能改口。必需赶快想辙,抢在前头说。

  杨巴的脑筋飞快地一转两转三转,主意来了!只见他脑袋撞地,“咚咚咚”叩得山响,一边鸣道:“中堂大人息怒!小人不知道中堂大人不爱吃压碎的芝麻粒,惹恼了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人这次,今后一定痛改前非!”说完又是一阵响头。

  李中堂这才明白,刚(m.lz13.cn)才茶汤上那些黄渣子不是脏东西,是碎芝麻。明白过后便想,天津卫九河下梢,人道练达,生意场上,心灵嘴巧。这卖茶汤的小子更是机敏过人,居然一眼望出自己错把芝麻当做脏土,而三两句话,既鸣自己明白,又给自己面子。这智慧在面前的府县道台中间是尽没有的,于是对杨巴心生喜欢,便说:

  “不知者当无罪!固然我不喜欢吃碎芝麻(他也顺坡下了),但你的茶汤名满津门,也该嘉奖!来人呀,赏银一百两!”

  这一来,鸣在场所有人摸不着头脑。茶汤不爱吃,反倒奖巨银,为嘛?傻啦?杨巴趴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叩头谢恩,心里头却一清二楚全明白。

  自此,杨巴在天津城威名大震。那“杨家茶汤”也被人们改称做“杨巴茶汤”了。杨七反倒徐徐埋没,无人知晓。杨巴对此绝不内疚,由于自己成名靠的是自己一张好嘴,李中堂并没有喝茶汤呀!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冯骥才:好嘴杨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