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载驰

  载驰载驱,回唁卫侯。
  驱马悠悠,言至于漕。
  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
  视尔不臧,我思不遥。

  既不我嘉,不能旋济?
  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
  女子善怀,亦各有行。
  许人尤之,众稚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
  控于大邦,谁因谁极?
  大夫正人,无我有尤。
  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注释

  1、载:语气词,没有实义。驰、驱:车马奔跑。
  2、唁:哀吊失国。
  3、漕:卫国的邑名。
  4、嘉:嘉许,赞成。
  5、旋反:返归。
  6、臧:善。
  7、济:止,休止,阻止。
  8、闷:同“毖”,意思是谨严。
  9、阿丘:一边倾斜的山丘。
  10、蝱:药名,贝母。
  11、善怀:多愁善感。
  12、行:道路。
  13、许人:许国的人。尤:怨恨,求全。
  14、蝱:同“稚”,幼稚。狂:愚妄。
  15、芃芃:草木蕃庑的样子。
  16、控:告诉。
  17、因:亲近,依赖。极:至,到。

  译文

  车马奔驰快奔走,归国慰问我卫侯。
  马行回途路悠悠,行旅匆匆到漕邑。
  大夫跋涉来追赶,我心哀伤又忧愁。

  没人赞成我赴卫,要我返归万不能。
  你们设法主意都不好,不是我思不深遥。

  没人赞成我归卫,想要阻止也不能。
  你们设法主意都不好,不是我思不谨严。

  登上高高的山冈,采集贝母解愁肠。
  女子多愁又善感,各人心里有主张。
  许国大夫责怪我,其实幼稚且张狂。

  我在郊野忙行驶,麦子繁盛又茂密。
  前去大国往求援,依赖谁来帮我忙。
  许国大夫正人们,不要再把我求全。
  你们纵有百般计,也不如我亲身往。

  赏析

  许穆夫人是卫宣公之女,出嫁许穆公。眼见卫国覆亡,痛心疾首,前往吊唁,并力图用步履来挽救卫国。此举遭到许国君臣的阻挠,许穆夫人在忧愤之际写下了这首。

  诗中道出一个问题:在国难当头之际,是坐以论道,前怕狼后怕虎,仍是义无反顾,起来用步履来挽救。一介荏弱女子和一群五尺男子的言行心态,已在诗中作了表露。

  危难之际总得有人挺胸而出,左思右想,瞻前顾后,总不如步履有力、有效。步履本身就是一种姿态,一篇宣言。荆柯刺秦,抵得上千千万万在背后挖苦咒骂暴君秦始皇的人。刺秦固然未遂,但步履本身就为荆柯留下了一座纪念碑。

  不敢步履的人可以找出一千条理由来为自己辩护,而所有理由大概出不了“我”的圈子,不过乎怕自己的坛坛罐罐被打烂了,怕自己的锅碗瓢盆功名利禄受到损害。敢于步履的一个条件就是要跳出“我”的圈子,要“忘我”、“无我”,然后才能无畏地步履。步履的代价不外就是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以至于身家性命而已。脑袋掉了不外碗大个疤,二十年后便又是一条好汉。

  人说,自私是人的本性。人不为己,不得善终。而人自己又是什么? 我们来到世上、离开世上,不都是赤条条的么?身外之物有什么不可舍往的呢?人虽然要为自己,为自己吃饱穿热居安,也为自己维护脸面和尊严。假如让锅碗瓢盆功名利禄这些身外之物束缚住了四肢举动,变成了它们的奴隶,自我实际上就已经丧失了。

  敢于步履,既可以用来证实自我存在的价值,也可以用来维护某种道义;在维护道义的同时,也就证实了自我存在的价值。在人同外部世界的关系之中,步履是最高的命令。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诗经:载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