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泥人张

  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而且,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

  泥人张大名鸣张明山。咸熟年间常往的地方有两处。一是东北城角的剧场大观楼,一是北关口的饭馆天庆馆。坐在那儿,为了瞧各样的人,也为捏各样的人。往大观楼要望戏台上的各种角色,往天庆馆要望人世间的各种角色。这后一种的样儿更多。

  那天下雨,他一个人坐在天庆馆里喝酒,一边留神四下里吃客们的样子容貌。这当儿,打外边入来三个人。中间一位穿得阔绰,大脑袋,中溜个子,挺着肚子,架式挺牛,横冲直撞去里走。站在迎门桌子上的“撂高的”一看 ,赶快吆喝着:“益照临的张五爷可是稀客,贵客,张五爷这儿总共三位——里边请!”

  一听这喊话,吃饭的人都愣住嘴巴,甚至放下筷子瞧瞧这位大名鼎鼎的张五爷。当下,城里城外气最冲的要算这位靠着贩盐赚下金山的张锦文。他当年因为为盛京将军海仁卖过命,被海大人收为义子,排行老五。所以又有“海张五”一称。但人家当面鸣他张五爷,背后鸣他海张五。天津卫是做买卖的地界儿,谁有钱谁横,官儿也怵三分。

  可是手艺人除外,手艺人靠手吃饭,求谁?怵谁?故此,泥人张只管喝酒,吃菜,西瞧东望,全然没有把海张五当个人物。

  但是不会儿,就听海张五那边议论起他来。有个细嗓门的说:“人家台下一边望戏一边手在袖子里捏泥人。捏完拿出来一瞧,台上的嘛样,他捏的嘛样。”随着就是海张五的大粗嗓门说:“在哪儿捏?在袖子里捏?在裤裆里捏吧!”随后一阵笑,拿泥人张找乐子。

  这些话天庆馆里的人全都闻声了。人们等着瞧艺高胆大的泥人张怎么“归报”海张五。一个泥团儿砍过往?

  只见人家泥人张听赛没听,左手伸到桌子下边,打鞋底抠下一块泥巴。右手依然端杯喝酒,眼睛也只看 着桌上的酒菜,这左手便摆弄起这团泥巴来,几个手指飞快捏弄,比变戏法的刘秃子还灵巧。海张五那边还在不停地找乐子,泥人张这边肯定把那些话在他手里这团泥上全找归来了。随后手一停,他把这泥团去桌上“叭”地一截,起身往柜台结账。

  吃饭的人伸脖一瞧,这泥人张真捏尽了!就赛把海张五的脑袋割下来放在桌上一般。瓢似的脑袋,小鼓眼,一脸狂气,比海张五还像海张五。只是只有核桃大小。

  海张五在那边,隔着两丈遥就望出捏的是他。他朝着正走出门的泥人张的背影鸣道:“这破手艺也想赚钱,贱卖都没人要。”

  泥人张头都没归,(m.lz13.cn)撑开伞走了。但天津卫的事没有这样完的——第二天,北门外估衣街的几个小杂货摊上,摆出来一排排海张五这个塑像,还加了个身子,大模大样坐在那里。而且是翻模子扣的,成批出产,足有一二百个。摊上还都贴着个白纸条,上边使墨笔写着:

  贱卖海张五

  估衣街上来来去去的人,谁望谁乐。乐完找熟人来望,再一块乐。

  三天后,海张五派人花了大价钱,才把这些泥人全买走,据说连泥模子也买走了。泥人是没了,可“贱卖海张五”这事却传了一百多年,直到今儿个。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冯骥才:泥人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