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谈作弊

  有太多人,原来不作弊,只是望到别人不劳而获,心里不平,由心痒改手痒,最后也“上了舟”。

  孩子,我知道你不齿作弊,但不能不说,由于它可能让你受用一生。

  ◎心里有鬼的时候

  “不公平!不公平!”

  你今天一入门就喊,原来是体育课考“仰卧起坐”,由学生自己做、自己数,再报给老师登记。

  “好多同学根本做得不尺度,还没坐起来,已经躺下往;还没躺平,又坐起来,也算。”你嘟着嘴说:“报的时候还偷偷加几个。害我跟他们比起来,似乎特别差的样子。”

  接着你说了一堆同学作弊的例子,并且愈说愈气。

  孩子!你有什么好气呢?跟着春秋增长,你可能见到的作弊会更多。由于小时候,学的就那么一点点,大家很收留易应付;上了高中,要学的东西愈来愈多,那些应付不了,又但愿拿好成绩的人就可能作弊。

  我学生时代,也见过不少作弊高手,说几个给你听吧!

  我高中班上有个同学,每次国文科考默写,他都早早到校,先用钢笔在桌子上抄一遍。

  他不止写哟,写完之后还站在桌子上踩,课桌上蒙了一层灰,免得老师望见下面的字。等到考试的时候,考哪一段,他就对着那段哈气;已经干了的钢笔笔迹,一哈气,就显现出来。有一归他哈得太凶了,监考老师还跑过往问他是不是犯了气喘病,要送他上病院。

  提到监考老师,让我想起大学联考,有一题———“中国最早的羊毫泛起在什么时候?”

  我有个朋友,不会,就用手捅前座的人,一边捅一边小声问:“笔,什么时候?”

  那被捅的,先不作声,接着把一支钢笔隔肩递了过来,结果被监考老师望到,我这朋友只好装样子,打开递来的钢笔,硬挤几滴墨水在自己的笔里。

  偏偏他的笔已经满了,几滴墨水全滴在了考卷上。

  再说个更有趣的事给你听———

  联考前,我有个同学作了个十分精致,不到四厘米宽,“旋风装”的小抄,上面用工笔小字,写得密密麻麻。

  我当时叹为观止,请他考完之后送给我珍藏。

  只是,联考完了,他却迟迟没给我。有一天,我问他要。

  “扔了!”他一摊手。

  原来,当他走出考场的时候,望见地上有个小纸片,拾起来,吓一跳,是个小抄本子,居然比他的那个还精美得多。

  他一气,就把要给我的小抄扔了。

  好!爸爸的笑话说完了。

  表面望起来,那些同学都很会作弊,但是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结果是:

  占小便宜,吃大亏。得不偿失。

  大学联考作小抄的同学,考了3次,好不收留易入了一所学校,却在毕业前两个月,由于作弊,被勒令退学。

  爸爸的这些同学,我至今都有联系,甚至在写这篇文章之前,还打电话给其中一位,问我能不能写。

  他说可以。还半开玩笑地说了一段感性的话———“实在何必作弊呢?作弊只是拿一时的分数,却没得到真正的学问。我后来想想,假如用作小抄的时间,好好念书,恐怕分数还会高些,由于作弊紧张,望小抄都望不清;又同心专心想着作弊,原来会的也不会了。”叹口吻:“作弊真是害人不利己的事,假如我作弊得高分,让别人落榜,我是害了人;假如我作弊,不脚踏实地用功,后来学问不够,是害了自己。”

  最后,我再讲两则新闻给你听———

  第一个新闻:

  美伊战役时,一个偷巴格达博物馆的男人被抓。

  “我起先只望别人抢,别人偷,愈望愈觉到手痒,于是也跑了入往,入往才发现珍贵的东西全没了,只好随便拿了两样,结果入往最晚,出来最慢,反而被抓。”那男人辩白。

  东西虽不值钱,却被判了重刑!

  第二个新闻:

  几个就读台湾军校的学生考试作弊被抓。

  “大家都作弊(www.mtvss.com),为什么就我们倒霉?”那几个眉清目秀,甚至得过楷模奖的准毕业生,在亲友的陪同下开了记者会,哀求理解。

  但作弊就是作弊,他们仍是被勒令退学。

  孩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讲这两个故事吗?

  有太多人,原来不作弊,只是望别人不劳而获,心里不平,由心痒得手痒,后来也“上了舟”。

  但愿你能了解爸爸说这一番话的道理。我知道你不齿作弊,但不能不说,由于它可能让你受用一生。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刘墉:谈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