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阴霾
  
  只要悲痛不是一个接着一个,糊口便都是可以好好珍惜的。
  
  这是一次把整个家庭的命运悲欢扛在自己脆弱肩膀上的苦行,或许我一辈子都承载不起。
  
  妈妈在父亲眼里的“无能”,不仅仅体现在妈妈低劣的劳动能力上,更多的是妈妈一连生下三个女儿后却不能给父亲一个男孩,所以,父亲除了经常酗酒后痛打妈妈外便是叹气。
  
  1980年的春天,母亲再次怀孕,那就是我,我是个男孩。我的出生使这个一直乌云笼罩的家望到了阳光,父亲把所有爱怜的目光倾泻到我身上,我却终极让他尽看了。
  
  我不能走路。两岁那年,刚蹒跚学着走路的时候,就患了小儿麻木症。医生说,我的病,永遥也治不好。妈妈却从不把我当作没有但愿的孩子。
  
  在病院里渡过我的童年后,母亲把我送到了学校,在许多人甚至父亲望来,母亲送我读书只不外是为了知足一个孩子对课堂向去的心愿,为了我成长得不孤单。
  
  我是个没有将来的孩子,或者说,我的将来早就已经被人预料到了。
  
  12岁,我开始上初中寄宿。我对糊口艰难的体味,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村里几乎所有的孩子,读完初中就不再有机会上学。中考前两个月,一所闻名的省重点中学第一次来到我们这个闭塞的初中选拔学生,在预选考试中,我脱颖而出。(励志文章  m.lz13.cn)5月,我收到省重点中学复试通知,母亲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瞒着父亲从拮据的糊口开支中省下20块钱,在学校最后一天期限中把钱送到我的手上,让我缴了考试报名费,我终于在学校的安排下前去省重点中学参加考试。
  
  躁动来临之前老是没有预兆的。
  
  在乡政府的大事宣布栏上,有一天赫然泛起了我的名字,下面是乡长的署名。在省重点中学录取名单上,我是两个当中的一个。那一天,赶集的人出人意料地早早归来,动静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
  
  通知书传到我手里的时候,父亲的心情长短常矛盾的,按父亲早设定好的计划,我初中毕业就往镇上的一家维修店里学习修理钟表和电器,师傅早就找好了。而今,省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不期而至,完全打乱了父亲的计划。
  
  第二天,我听母亲说,乡里的大户想让自己的儿子往上学,找到父亲说出2000块钱买我的录取通知书。父亲终极拒尽了他。
  
  在前去学校的车上,我的心沉重起来,这难免是为我走入苦难糊口设计的另外一个更加悲苦的圈套。这一次启程,我完全是把整个家庭的命运悲欢扛在自己脆弱肩膀上的一次苦行,或许我承载不起,一辈子都承载不起!
  
  父亲说,别望这稻田里现在是满目疮痍,由于它刚刚收割过,明年你归来的时候,肯定又是金黄黄的一片。
  
  父亲把我安置好后,留给我150块钱做糊口费,归家前多次叮嘱我,只要不饿肚子,就要好好学习。
  
  贫穷的尴尬从我入进这所重点中学的第一天就开始上演。
  
  从小我是一个见肥肉就恶心的人,两个月后的一次归家,妈妈买归两斤肉,我却挑着肥肉风卷残云。我这个粗心的动作,让全家人都没有向盛肉的盘子里动筷子。
  
  父亲往温州打工是在我返归学校后的第三天。一个月后我接到从温州寄到学校的200块钱,在简短的信中,父亲告诉我,他现在在工地上帮人家建屋子,一天可以赚到20块钱,就是工作辛劳,早上6点钟开始工作,晚上9点才放工,睡在工地上。父亲说他要干到1999年,他恰好50岁。这一年,我高中毕业,如果像他期待的那样,我恰好考上大学。
  
  归到学校,面对即将来临的高考,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恐惊。天天繁重的学习后,晚上睡觉便是恶梦连连,我常常梦见我高考落榜,四周都是要把我吞噬掉的冷笑。
  
  没想到,这一切,跟着高考的结束,都变成了残酷的现实。父亲把他亲手建的屋子以低廉的价格卖给别人,把所有的家什装满卡车,连夜携儿带女离开了他糊口了三十多年的村子。一路上犬吠起伏,我满脸是泪水,是悔恨的泪水,愧疚的泪水。我心里一再责问自己:为什么就这样不争气?为什么这样不循分?这样不听父亲的话?我怎么没有想到,作为糊口中被别人定义死了的丑角,扮演这个角色固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但是拒尽扮演却要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啊,这种代价,即使我赔上一生,又怎么能够偿付得起!
  
  我们住在奶奶为我们一家人腾出的一间没有玻璃、四处漏雨的屋子里,我把两箱子书躲在床底下,尽口不提上学的事。曾经的执拗,想起来就觉得是一件多么荒诞乖张而痛心的事,我决心不再抗争,屈服于命运。
  
  那一年的雨特别多,家里常常被雨水清洗,由于这样我才打算把躲在床底下的两箱书作为废纸卖掉的。在等待中终于有人上门,当我正要做成这笔买卖的时候,父亲从地里归来,冲过来便给了我一记响亮的巴掌,父亲近乎呼啸地怒吼:你真是个孬种,你认为开弓还有归头箭吗?我停住了,蹲在地上半晌才归过神来,眼里噙满了自责和感谢感动的泪水。
  
  “双抢”过后,我把书从床底下拖了出来,父亲把书小心地捆到自行车上,送我往县城。途经我们还没有播种的稻田,一直缄默沉静的父亲忽然说,你别望这稻田里现在是满目疮痍,由于它刚刚收割过,明年你归来的时候,肯定又是金黄黄的一片。
  
  梁晓声说,只要悲痛不是一个接着一个,糊口便都是可以好好珍惜的。
  
  补习的日子是清苦而压抑的,让我感到暖和的是,在家里如斯困窘的状况下,父亲母亲再次给了我改变命运的机会。
  
  新的千年到来了,在父亲说的那个收成的季节里,我终于等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命运在我人生中设计的又一个陷阱,一个天大的陷阱!
  
  在许多往上学的人中,为了省下长途车费,我是独一一个拄着拐杖拖着简朴的行李登上火车的。火车到站,我认为我苦行僧的日子也会随之结束,我认为我的前面已是春天,激动得在心里一直笑。但是我健忘了,我一出生就是一个弱者,是个丑角,既然是弱者和丑角,被拒尽就不需要理由。
  
  在这所培养人民教师,以育人为已任的师范大学,从我一泛起,老师就把我当作一个麻烦的学生,更好笑的是负责招生的老师居然说没有望清晰我的档案,说录取我是个不小心的误会,把我从这个系踢到那个系,最后干脆不闻不问,任我请求哭泣。
  
  三个月的时间,再长的悲剧也会演完,我本来就是为了拒尽扮演丑角才来到这里的,我不能在自己付出了代价后依然把丑角扮演下往,我不甘心自己在经由了漫长崎岖的跋涉后又归到出发点,我必需逃离。
  
  当录取通知书换成一张退学书后,我的心完全乱了、碎了。
  
  尽看却去去和但愿同时泛起。当我决定预备第三次参加高考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又像一个斗士,一个遍体鳞伤但只要有时间伤口就会愈合的斗士。
  
  把大部门膏火寄归家后,我买了前去长沙的火车票,在一个在当地大学读书的同学那里落了脚。几个月的时间里,我体会到奋斗和孤傲,也感触感染着情谊的暖和和贵重。
  
  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个我一直认为是我人生跳板的学校,从我归往的那一天开始,又让我归回丑角的角色,那是再次把自己的心灵扭曲,让人不屑,让人当作笑料的丑角。
  
  记不清失眠了多少次,心被冷夜的风冻死了,我多么渴想7月的骄阳把心中厚厚的冰层释开。
  
  梁晓声说,只要悲痛不是一个接着一个,糊口便都是可以好好珍惜的。
  
  戏剧性的热潮都是在观众撕心裂肺之后,这去去也是丑角走出别人为他设定的舞台之时。当我再次考上大学被拒尽的时候,一切的泄气、一切的羸弱、一切的悲苦在心里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丑角扮演到了绝头是糊口的勇士,就是人生的强者,我坚信!
  
  这一年的秋天,许多长沙人都记得,那个来自偏遥农村的残疾青年独安闲长沙为上大学奔走呼喊的面孔;许多人记得,当时作为一省之长的湖南省长张云川为他蜜意作批示圆他大学梦的感人一幕。
  
  2001年9月28日,我亲身到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然后坐上了归家的火车,这是我逃离大学后第一次归家。我本来想让这个日子来得平静些,但是归到家后,望到已经满头白发的父母亲,我双腿不听使唤地跪下了,父亲跌坐在门槛上,我和母亲相拥而泣。在五十多岁的父亲母亲一个砖块、一根木头把屋子垒起后,家里背了一身的债。晚上,父亲把整个家底告诉我的时候,黯然泪流。父亲说,这债,他这一生恐怕也还不起了。我望着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的父亲,第一次没有流泪。我健忘了我是怎么安尉父亲的,这在当时几乎所有的人听起来会当作一个小孩子说他长大可以背起一座大山一样的笑话,在我接下来的四年大学中,我跟15岁就出往打工的弟弟却真真实实地做到了。
  
  走入大学,恍若隔世,贫穷依然如同影子,好像永遥也挣脱不了。在高消费的大学里,无数次我在昂贵的膏火和糊口费中仓皇逃遁。直到我满21岁的前一天,我的一篇文章在北京一家闻名的杂志上发表,主编亲身给我写来一封暖情洋溢的信,阳光才徐徐地眷顾我长久阴霾的脸,我笑了又哭了。
  
  25岁的生命中,需要记住的许多日子我大多没有记住,其中包括我的生日。但是2005年8月8日,我一辈子都不会健忘,我带着大学期间发表的近三十万字的作品来到一家省级媒体,领导在望了我的简历和作品后,第二天就给了我录用的答复。
  
  一切望起来都是那么顺利,但是,望了我的故事的读者会知道,那都是在经历了漫长的狂风雨之后的故事!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
  • 人生没有假如
  • 只有实际步履,才能成就梦想
  • 成功需要自己往改变
  • 没有过不往的坎
  • 33岁,再谈励志
  • 人生差异在读书
  • 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走过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