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璞:丁香结

  今年的丁香花好像开得格外蕃庑,城里城外,都是一样。城里街旁,尘土纷嚣之间,突然呈出两片洁白,整理使人面前一亮,再仔细望,才知是两行丁香花。有的宅院里探出半树银枝妆,星星般的小花缀满枝头,从墙上窥着行人,惹得人走过了,还要归头看。

  城外校园里丁香更多。最好的是书楼北面的丁香三角地,种有十数棵的白丁香和紫丁香。月光下,白得洒脱,紫的朦胧。还有淡淡的幽雅的甜香,非桂非兰,在夜色中也能让人分辨出,这是丁香。

  在我住了中断续近三十年的小房外,有三棵白丁香。每到春来,伏案时抬头便望见檐前积雪。雪色映入窗来,香气直透毫端。人也好像轻灵的多,不那么混浊笨拙了。从外面归来时,最先映进眼帘的,也是那一片莹白,白下面透出参差的绿,然后才见那两扇红窗。我经历过的春景春色,几乎都是和这几树丁香联系在一起的。那十字小白花,那样小,却不显得单薄。许多小花形成一簇,许多簇花开满一树,讳饰着我的窗,晖映着我的文思和梦想。

  古人诗云:“芭蕉不铺丁(www.mtvss.com)香结”、“丁香空结雨中愁”。在细雨迷蒙中,着了水滴的丁香格外妩媚。花墙边两株紫色的,犹如印象派的画,线条恍惚了,直向窗外的莹白渗过来。让人觉得,丁香确实该和微雨连在一起。

  只是赏过这么多年的丁香,却一直不解,何以古人发明了丁香结的说法。今年一次春雨,久立窗前,看着斜伸过来的丁香枝条上一柄花蕾。小小的花苞圆圆的,鼓鼓的,恰如衣襟上的盘花扣。我才恍然,果然是丁香结!

  丁香结,这三个字给人许多想象。在联想到那些诗句,真觉得它们负担着解不开的愁怨了。每个人一辈子都有许多不顺心的事,一件完了一件由来。所以丁香结年年都有。结,是解不完的;人生中的问题也是解不完的,不然,岂不是太清淡无味了么?

  小文成后一直搁置,转眼春景春色已逝。要望满城丁香,需待来年了。来年又有新的结待人往解——谁知道是否解得开呢?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宗璞:丁香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