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五台山日记

  徐霞客:游五台山日记

  五台山又省称台山,位于山西省五台县东北隅。五峰高耸,峰顶平坦宽广如台,故称五台。东台称看海峰,南台为美丽峰,西台为挂月峰,北台称叶斗峰,中台即翠岩峰。 五座山峰环抱,绕周达250公里。该山为我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山内有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历史和艺术价值甚高。

  五台山可游之处甚多,而记中则主要记实了作者游南台(美丽峰)、西台(挂月峰)、中台(翠谷峰)、北台(叶斗峰)等山峰的经历,而独不见东台。

  记中对几座山峰的不同之处皆有描绘,且对各峰走势、林木、水溪也有记实。

  由于此山的特殊文化意蕴,纪行对寺庙建筑的关注尤其凸起,特别对万佛阁的描绘更是细致且倍加赞赏。写景状物极绝妍态,读之令人称快叹奇。

  癸酉(1633年) 七月二十八日 出都即今北京为五台游。越八月初四日,抵阜平南关。山自唐县来,至唐河始密,至黄葵渐开,势不甚穹窿矣。从阜平西南过石梁, 西北诸峰复嵱嵷yǒng sǒng上下众多起。循溪左北行八里,小溪自西来注,乃舍大溪,溯西溪北转,山峡渐束。又七里,饭于太子展。北行十五里,溪声忽至。

  归顾右崖,石壁数十仞,中坳如削瓜直下。上亦有坳,乃瀑布所从溢者,今天旱无瀑,瀑痕犹在削坳间。离涧二三尺,泉从坳间细孔泛滥出,下遂成流。再上,逾鞍子岭。岭上四眺,北坞颇开,东北、西北,高峰对峙,俱如仙掌插天,惟直北一隙少杀收束。复有遥山横其外,即龙泉关也,往此尚四十里。岭下有水从西南来,初随之北行,已而溪从东峡中往。复逾一小岭,则大溪从西北来,其势甚壮,亦从东南峡中往,当即与西南之溪合流出阜平北者。余初过阜平,舍大溪而西,认为西溪即龙泉之水也,不谓西溪乃出鞍子岭坳壁,逾岭而复与大溪之上流遇,大溪则出自龙泉者。溪有石梁曰万年,过之,溯流看西北高峰而趋。十里,逼峰下,为小山所掩,反不睹嶙峋之势。转北行,向所看东北高峰,瞻之愈出,趋之愈近,峭削之姿,远远逐人向人逼来,二十里之间,劳于应接。是峰名五岩寨,又名吴王寨,有老僧庐其上。已而东北峰下,溪流溢出,与龙泉大溪会,土着土偶构石梁于上,非龙关道所经。从桥左北行八里,时遇崩崖耸立溪上。又二里,重城当隘口,为龙泉关。

  初五日 入南关, 出东关。北行十里,路渐上,山渐奇,泉声渐微。既而石路陡尽,两崖巍峰峭壁,合沓攒奇,山树与石竞丽错绮,不复知升陟之烦也。如是五里,崖逼处复设石关二重。又直上五里,登长城岭尽顶。归看遥峰,极高者亦伏足下,两旁近峰拥护,惟南来一线有山隙,彻目百里。岭之上,巍楼雄峙,即龙泉上关也。关内古松一株,枝耸叶茂,干云俊物。关之西,即为山西五台县界。下岭甚平,不及所上十之一。十三里,为旧路岭,已在平地。有溪自西南来,至此随山向西北往,行亦从之。十里,五台水自西北来会,合流注滹沱河。乃循西北溪数里,为天池庄。北向坞中二十里,过白头庵村,往南台止二十里,四顾山谷,犹不可得其仿佛大概。又西北二里,路左为白云寺。由其前南折,攀跻四里,折上三里,至千佛洞,乃登台间道。又折而西行,三里始至。

  初六日 风怒起, 滴水皆冰。风止日出,如火珠涌吐翠叶中。循山半西南行,四里,逾岭,始看南台在前。再上为灯寺,由此路渐峻。十里,登南台尽顶,有文殊舍利塔。北面诸台环列,惟东南、西南少有隙地。正南,古南台在其下,遥则盂县诸山屏峙,而东与龙泉峥嵘接势。从台右道而下,途甚夷,可骑。循西岭西北行十五里,为金阁岭。又循山左西北下,五里,抵清凉石。寺宇幽丽,高下如丹青。

  有石为芝形,纵横各九步,上可立四百人,面平而下锐,属于下石者无几。从西北历栈拾级而上,十二里,抵马跑泉。泉在路隅山窝间,石隙仅收留半蹄,水从中溢出,窝亦平敞可寺,而马跑寺反在泉侧一里外。又平下八里,宿于狮子窠。

  初七日 西北行十里, 度化度桥。一峰从中台下,两旁流泉淙淙,幽靓靓同静迥尽。复度其右涧之桥,循山西向而上,路欹倾斜不平甚。又十里,登西台之顶。

  日映诸峰,逐一献态呈奇。其西面,近则闭魔岩,遥则雁门关,历历可府而挈qiè即提取、拾取也。闭魔岩在四十里外,山皆陡崖盘亘,层累而上,为此中奇处。进叩佛龛,即从台北下,三里,为八功德水。寺北面,左为维摩阁,阁下二石耸起,阁架于上,阁柱是非,随石参差,有竟不用柱者。其中为万佛阁,佛俱金碧旃zhān檀tán即檀香,罗列照映,不啻万尊。前有阁二重,俱三层,其周庐环阁亦三层,中架复道,去来空中。当此万山艰阻,非神力不能运运作、修造此。从寺东北行,五里,至大(www.mtvss.com)道,又十里,至台中。看东台、南台,俱在五六十里外,而南台外之龙泉,反若更近,惟西台、北台,相与连属。时风清日丽,山开列如须眉。余先趋台之南,登龙翻石。其地乱石数万,涌起峰头,下临尽坞,中悬独耸,言是文殊放光摄影处。从台北直下者四里,阴崖悬冰数百丈,曰“万年冰”。其坞中亦有结庐者。

  初冷无几,台间冰雪,种种而是。闻雪下于七月二十七日,正余出都时也。行四里,北上澡浴池。又北上十里,宿于北台。北台比诸台较峻,余乘日色,周眺寺外。及进寺,日落而风大作。

  初八日 老僧石堂送余,历指诸山曰:“北台之下,东台西,中台中,南台北,有坞曰台湾今台怀镇,此诸台环列之概也。其正东稍北,有浮青特锐者,恒山也。

  正西稍南,有连岚一抹者,雁门也。直南诸山,南台之外,惟龙泉为独雄。直北俯内外二边,诸山如蓓蕾,惟兹山北护,峭削层叠,嵯峨之势,独露一班通斑。此北台历览之概也。此往东台四十里,华岩岭在其中。若探北岳,不若竟由岭北下,可省四十里登降。”余颔之。别而东,直下者八里,平下者十二里,抵华岩岭。由北坞下十里,始夷。一涧自北,一涧自西,两涧合而群峰凑,深壑中“一壶天”也。

  循涧东北行二十里,曰野子场。南自白头庵至此,数十里内,生天花菜,出此则尽种矣。由此,两崖屏列鼎立,雄峭万状,如是者十里。石崖悬尽中,层阁杰起,则悬空寺也,石壁尤奇。此为北台外护山,不从此出,几不得台山神理云。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徐霞客:游五台山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