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头与人格》读后感

  《念头与人格》读后感(一)

  自从望了《念头与人格》这本书以后,这种感觉消失了。感谢马先生写了这么好的书,呵呵。我觉的这本书最大的价值不是说明了自我实现是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说明了“实现”自我实现的过程。那就是知足自身的需要。就似乎另一位姓马的伟人——马克思的思惟那样:世界上不会泛起有一个完美的社会,而是从低到高发铺的,经由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终极达到共产主义社会。但是即使达到共产主义社会,人类也不会休止发铺。也正由于人类不会休止发铺,因此社会永遥不会完美,由于完美意味着无法超越。马斯洛的思惟类似:人的心理也永遥不会真正完美,而是从低到高发铺的,要经由生理需要的知足、安全需要的知足、爱与回属需要的知足、自尊的知足、最后才是自我实现的需要。而且人达到了自我实现的阶段,也不会休止发铺。因此人生不是一个最高价值的寻找过程。而是一个由低到高的发铺过程,是一个追求更好的过程。不是形而上学的完美主义,而是辩证法的不中断入化。

  自从望了这本书,再也不“怀疑人生”了。

《念头与人格》读后感(二)

  马斯洛的《念头与人格》刚刚读完,合书之时忽然有个疑问:本书哪个地方提到人格?又将目录重望一遍,目录里面没有找到相关章节,又翻翻不同颜色划过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估计是翻译者(许金声)的问题。已将书放归书架,但仍不甘心,最后在附录中发现译者提到:我最初想给本书起的书名是《人道的高境界》。试图通过深进探索人道的高级层次来扩铺我们对人格的理解。是这样的一句说明使我稍稍释然地将书重又放归。

  马斯洛的高境界

  高级层次的人道人格是怎样的呢?那一定是健康的人格:能比较客观地熟悉自我和外部世界,开放的,对所承担的学习、工作、流动有胜任感,对父母、朋友、天然界有爱的能力,有安全感,有创造性,有自由感,以问题为中央、有自我实现的潜能。

  高级层次的人在本书中也就是自我实现者:基本需要(生理、安全、爱和回属、尊重)得到知足再加上最最少的天才和丰硕的人道。马斯洛临终前四个月在日记中写道:既然我的一生已经如斯丰硕,再捉住生命不放则是贪恋的和不知感恩的绝管他享年仅62岁,足以望到他的知足感、不贪恋、不畏惧死亡。

  这种高境界是自我实现者的情怀。

  马斯洛的以人为本

  马斯洛的人本心理学与行为主义心理学、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并称为三大思潮或三大势力。其人本心理学和以人为本在字面上有些接近,实在际上也有着内在的紧密亲密关心。以人为本,夸大人的幸福是社会、经济发铺的目的。而马斯洛人本心理学夸大心理学研究要以人为中央,夸大不仅要研究人的初级本能,还要研究更高的本性,夸大自我实现是人的高级需要。

  无论是高级需要仍是初级需要都具有类本能的性质。需要是人的本性,是一切流动的念头或驱使。以人为本就是以人需要本性为本、为根、为目的。

  马斯洛在本书中提出了类本能的概念,批评了行为主义心理学与传统的本能理论的尽对两分法,即:不是本能的,就是学习的。

  质疑马斯洛

  马斯洛的研究对象是心理健康或自我实现者人群,所以他的感情世界里没有悲观,他以为:假如一个人专注于研究精神错乱者、神经症者、精神反常者、罪犯、违法者、意志薄弱者,他对于人类的但愿会越来越有限制,越来越目光短浅,越来越退缩。针对研究者他提出一个简朴积极的措施:就是淘汰精神病人、精神反常者、神经症患者只选择相对完善的人类代表作为试验对象。他称这是积极心理学。

  淘汰是一种丢弃、归避,不负责任,是一种知难而退。选择是一种明智,是成功的保障。那么未被选择和被淘汰者要被社会弃尽吗?由此,我更加惊叹以精神病患者为研究对象的弗洛伊德代表者们,他们对那些不被理解、被边沿化的人不离不弃。

  也许这恰是马斯洛自我实现的表现:敢于说实话?!

  一个全面的心理学应该涉及到善与恶两方面,而马斯洛在本书的研究中只望到善的一面,邪恶和人道黑暗的一面的心理状况是如何的,他并没有提及。也许他以后的研究中会涉及到这方面,但最最少在本书发表以先没有望到。

  人本心理学,既然以人为本,那自我实现者的男性和女性的匮乏性需要和成长性需要会不会有差异呢,我作为一名女性,目前不是一个自我实现者,但心理是健康的,在追求自我实现的路途中,感觉对被爱的需要、依附和亲密关系的正视会更强烈一些,这方面在人本心理学中也值得关注。

《念头与人格》读后感(三)

  望完马斯洛的《念头与人格》一书,我对于其着重论述的自我实现者颇感爱好,入而陷进思考,试图将其理论与东方的文化作一下比对,望望两者能否融合贯通起来,且共同点与差异又在哪里,这些问题背后的谜底着实让人高兴!

  根据马斯洛对自我实现者特征的描述,我试着对东方历史上以及现如今的知名人物作一番粗放性的筛选,望望有哪些人的人格类型吻合这些自我实现者的特征。

  而筛选的结果诸如尧、舜、孔子、管仲、包拯、王守仁、周恩来、稻田和夫等人的人格特征都符合了马斯洛对自我实现者的特征的描述。

  由此试想,东方儒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圣(人)贤,不就是马斯洛所描述的自我实现者吗?一个被马斯洛称之为真正健康的人、全面得到发铺的人,实现了人的最高级需求的人。

  深进透析后我们会发(m.lz13.cn)现中西方的文化实在是互为交融、相互联系着的。

  让我尤为深刻的观点还有一个:马斯洛以为自我实现者(东方称为圣人)的这部门极少数的人是真正的健康人,而尽大多数人是病态的、发铺不健全的,恰是因为这一点,因此,社会才呈现出一副病态的样子,而人与人之间也在不停止地上演着矛盾、争执、冲突、怨恨、痛苦、悲剧… …

  另外让人感到高兴的一点是,不管是东方的儒家学说,仍是西方马斯洛学说,都明确的以为,通过自身的努力,每个人都可能达到自我实现者的高度——在这个高度的个体,体验着作为健康自由人的所有的夸姣与幸福。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念头与人格》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