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没是一股无形的气力

  辱没是一股无形的气力
  
  文/平民粗食
  
  2001年的东莞市,到处都是外来的打工仔,随便去街上一站,黑压压的人群里70%以上是外埠人。在劳力过剩的那些岁月里,荏弱的打工仔只能任人宰割、克扣着剩余价值。不大的厂房里,人头涌动,机器轰叫到深更半夜还不肯罢休。
  
  也就这一年,我从深圳辗转来到东莞,为寻求一份“高薪”工作而来。事先和中专同学约好了到企石镇汽车站会面,我感觉到这来有恃无恐,心里还暗躲了一份欣喜。我是电工专业毕业,这次托同学照顾向他的主管求了一份电工的工作,工资大概1200元,在当时已经算很不错了。我想,通过这样的对口工作可以晋升自己,可以取得一技之长,日后也好在打工族中立足。
  
  当我随同学来到企石镇雄森电子厂的时候,电工部主管传唤我往应试。我小心翼翼地敲开主管的门,轻轻地说:“我是新来的员工,我想成为公司一员。当然我不是为待遇而来,是为了学到更多的实践知识而来…”
  
  话音未落,主管蔑视地一笑:“就你,更多的知识?你什么文凭?哪一年毕业,有电工经验吗?”
  
  我忍住委屈,想了想说:“主管同道,我刚刚毕业不久,但凭借我的努力已经拿到电工职称了,我也往多家单位实习过,也和那些电念头、电路图板、钳工、焊工接触过良多。”
  
  “哼!来应试的人都这么说。我干了12年才有今天,你算哪根葱!今天望老员工(我同学)的份上给你一勤杂职员的岗位给你。爱干不干!罕嘎长(广东口语,全家死光的意思)!”主管语气更加粗暴。
  
  我心里既恼怒又忐忑不安,我仍是强装微笑望着主管桌上的电器元件说:“你让我到电工室组装一次电器元件,好吗?我会组装几种类型的电器。(励志文章  m.lz13.cn)就像厂里出产的收音机我都拆装过好几次了……”我相信我自己这点能力仍是有的,由于这是学校实习必不可少的课程。
  
  “走吧,走吧,往门卫那领好你的工作牌和饭卡。做好你的勤杂工,像要饭一样的……”主管不耐烦地打中断了我的话,后面的话语气很低,但我依然听得很清楚。
  
  本来我打算要离开那里,但同学一再挽留,我便允许先尝尝,再做打算。
  
  “快点往把楼上的路灯修睦。”主管命令我。
  
  “不是到了放工时间了吗?再说我已经工作超过12小时了。”我拖着疲劳的声音。
  
  “什么,敢顶撞!扣你工资,罕嘎长。”又是那样粗暴的话语。
  
  一连好几天,我都被安排加班后再加班,外加一堆羞辱、谩骂。我连几天工钱都没有要就匆匆地离开了。我真的不敢想象同学在这里是怎么熬下往的。
  
  归到家乡后,我决定就在县城寻找机遇。先后从事过汽车驾驶、小菜贩卖、藕煤转运、建筑苦工……最后通过公然招考来到一家政府部分供职。固然电工的专业知识我再也没有用上,日子忙碌也劳累,但每次想到东莞遭遇的那场辱没,我便打起精神来,无论如何,我都要有尊严地活着,越活越好,哪怕是卑微的劳力苦工也比那些羞辱要强。
  
  人生像攀登一座山,而找寻出路,却是一种学习的过程,我们应当在这过程中,学习不乱、寒静,学习如何从慌乱中找到生气希望。我记得席慕蓉说过一句这样的话。这句话在我心里却演变成了从辱没中找到糊口的气力。由于那股辱没的气力伴跟着我成家立业,激励我重新学习了多门技能,找到糊口的方向。
  
  想想,我们从学校清纯的校门走出来,面对形形色色的社会糊口,就似乎面对一块巨石,我们唯有不中断地敲击它,不中断变换角度、改变方法地敲击它,固然一路上会有良多人冷笑我们没有工作阅历,羞辱我们不自量力。当我们把羞辱化成一股气力后,终有一天会敲开那块巨石。
  
  2011-12-27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南方周末2012新年献词
  • 想成大才,就剪掉不必要的枝桠
  • 向众人宣告我的目标
  • 糊口朝北理想朝南
  • 白岩松:用理想和现实谈谈青春
  • 琐碎的时间是珍珠
  • 俞敏洪:人的一生能否像大海一样壮阔
  • 苦难是人生必需经历的一课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辱没是一股无形的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