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过零丁洋

  《过零丁洋

  作者:文天祥

  辛劳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周围星。
  江山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注释

  1、汗青:古代在竹简上写字,先以火炙烤竹片,以防虫蛀。因竹片水分蒸发如汗,故称书简为汗青,也做杀青。这里特指史册。
  2、零丁洋:即“伶仃洋”,现在广东省中山南的珠江口。文天祥于宋末帝赵昺祥兴元年(1278)十仲春被元军所俘,囚于零丁洋的战舟中,次年正月,元军都元帅张弘范攻打崖山,逼迫文天祥招降坚守崖山的宋军统帅张世杰。于是,文天祥写了这首诗。
  3、“辛劳”句:追述早年身世及为官以来的种种辛劳。遭逢,遭碰到朝廷选拔;起一经,指因精晓某一经籍而通过科举考试得官。文天祥在宋理宗宝佑四年(1256)以入士第一名及第。
  4、干戈寥落:寥落意为寒清,稀稀落落。在此指宋元间的战事已经接近尾声。干戈,两种刀兵,这里代指战役。寥落,荒芜寒落。南宋亡于本年(1279),此时已无力反抗。周围星:周星即岁星,岁星十二年在天空轮回一周,故又以周星惜指十二年。周围星即四十八年,文天祥作此诗时四十四岁,这里周围星用整数。旧注多以“周围星”为文天祥1275年应诏勤王以来的四年,实在本诗前两句应当合起来理解,是诗人对平生遭遇的归顾。
  5、“江山”句:以对偶和比喻的修辞手法,把国家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形象地铺现了风雨飘摇的政治形势,说明国家局势和个人命运都已经难以挽归。风飘絮:运用比喻的修辞手法,形收留国势如柳絮飘披发,无可挽归;雨打萍:比喻自己身世崎岖,犹如雨中浮萍,漂泊无根,时起时沉。
  6、惶恐滩:在今江西万安赣江,水流湍急,极为险恶,为赣江十八滩之一。宋瑞宗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在江西空阬兵败,经惶恐滩退去福建。
  7、“零丁”句:伶丁无依的样子,慨叹当前处境以及自己的孤军勇战、孤立无援。诗人被俘后,被囚禁于零丁洋的战舟中。
  8、 留取丹心照汗青:留取赤胆忠心,永遥在史册中放光。丹心:红心,比喻忠心。汗青:因竹片水蒸发如汗,故称书简为汗青。特指史册。

  翻译

  我一生的辛劳遭遇,
  都开始于一部儒家经书;
  从率领义军抗击元兵以来,
  经由了整整四年的困苦岁月。
  祖国的大好河山在敌人的侵略下支离破碎,
  就像暴风吹卷着柳絮零落飘披发;
  自己的身世遭遇也动荡不安,
  就像暴雨打击下的浮萍颠簸浮沉。
  想到前兵败江西,
  (自己)从惶恐滩头撤离的情景,
  那险恶的激流、严重的形势,
  至今还让人惶恐心惊;
  想到往年五岭坡全军覆没,
  身陷敌手,
  如今在浩瀚的零丁洋中,
  只能悲叹自己的伶丁伶仃。
  自古人生在世,
  谁没有一死呢?
  为国捐躯,死得其所,
  (让我)留下这颗赤诚之心光照青史吧!

  赏析

  这首诗是文天祥被俘后为誓死明志而作。一二句诗人归顾平生,但限于篇幅,在写法上是举出进仕和兵败一首一尾两件事以概其馀。中间四句紧承“干戈寥落”,明确表达了作者对当前局势的熟悉:国家处于风雨飘摇中,亡国的悲剧已不可避免,个人命运就更难以说起。但面对这种巨变,诗人想到的却不是个人的出路和前途,而是深深地遗憾两年前在空航自己未能在军事上取得胜利,从而扭转局面。同时,也为自己的孤立无援感到格外痛心。我们从字里行间不难感触感染到作者国破家亡的巨痛与自责、自叹相交织的苍凉心绪。末二句则是身陷敌手的诗人对自身命运的一种绝不犹豫的选择。这使得前面的感触、遗恨平添了一种悲壮激动慷慨的气力和底气,表现出独特的崇高美。这既是诗人人格魅力的体现,也表现了中华民族的独特的精神美,其感人之处遥遥超出了语言文字的范围。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文天祥:过零丁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