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神仙掌

  神仙掌,嘿,这真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奇异的植物!

  在盆栽里的神仙掌,它的坚韧的性格已经够使人吃惊了。有水,缺水,天暖,天寒,它都不在乎,它那翡翠似的,长满硬刺的掌状茎一直向上伸着,像叠罗汉似的,一片“绿色的手掌”上面又长出一小片来,重重叠叠,以这个姿势矫健地挺立着。无论天色怎样久旱,别的盆栽植物都已垂下了头,它却老是生气希望蓬勃的,凌空直上。对于糊口环境,好像它从来就不讲究,任尔什么跷瘠的土壤,它一扎下了根,好像就在快乐地鸣喊道:“这地方好得很,你就瞧我在这里繁荣生长吧!”它遍身是刺,什么野兽,都别想侵犯它;什么害虫,都别想啮食它。一片绿色的神仙掌折中断跌到地面了,你认为它枯死了么?不!它用它的身体内的养分,又培育出另一片青春焕发的小神仙掌来,这才真鸣做“落地生根”呢。这么气昂昂的带刺的植物,谁料得到,它们却开着鲜艳的花朵!有些神仙掌的花锦绣极了。各国的国花,有梅花,有莲花,有玫瑰,有百合,你可想得到,在那远遥的,历史上抗暴英雄辈出的墨西哥,国花却是神仙掌!历代的人们在歌颂松柏的坚贞、梅竹的节操、莲花的傲视污泥、篱菊的勇斗西风……我想,神仙掌尤其应该享有人们的赞美。

  有时,对着栽培在盆里的神仙掌,注视着它们那生气希望蓬勃,“玉树临风”的样子,一些这样的诗句不由得飞擦过我的心头:

  暗绿色的神仙掌,奇特的神仙掌,

  仿佛是童话世界里的形象,

  从生命摇篮里长出雄健的躯干,

  轻快地对着跷土和太阳。.

  日子不管怎样干旱,

  它心里总流淌着清泉,

  砂土不管怎样跷瘠,

  它总有一张微笑的脸庞,

  暖气不管怎样猛烈,;

  它偏能伸展着

  锦绣的花瓣

  那带刺的大手仿佛总在摇晃

  “我不相信,难题能够压死倔强的生命。”

  神仙掌所以具有如斯神奇的生命力,懂得一点植物知识的人都知道,它们的老家原本处于沙漠地带,在沙漠那样糊口难题的环境里,酷暖寒冷、飞沙走石,厉害的久旱、凶恶的狂风,日昼夜夜,千年万代地锻炼着神仙掌,经由这样长期的“天然的选择”,神仙掌终于锻炼泛起了这样一种使普通植物为之相形失色的倔强性格和卓特风采,要不是这样,它老早就会被消灭掉,像其他好些古代植物似的,人们只能够在化石里找到它们的踪迹了。

  在神仙掌的老家,譬如说墨西哥这类地方,野生的神仙掌可以长到一两丈高,就像大树一样。在我国,云南和广东的海南岛等地,神仙掌野生时也状貌惊人。我到过海南岛以南一些国防前哨的岛屿上,那里的神仙掌在海滩上长得竟像堆成小丘一般,什么地方它都可以长,甚至在岩石间的砂碛里,在树桩的腐木间,它们都长得欣欣茂发。这是一种黄褐色、掌形阔大的、针刺像钢针般锋利的神仙掌,结着枇杷大小、成熟时变成紫红色的厚味果实。望到在海水浸灌的地方,它们长得那样布满青春的活力,我就禁不住想起一切旅行记中关于神仙掌奇迹的种种描绘了。

  能够征服这些植物中的强者的,只有人类中的强者,这就是我们国防前哨的战士们!

  例如我所到过的一个小岛东瑁洲吧,它和另一个小岛像海南岛的眼睛似的,向前伸出屹立在南海的茫茫波澜中。这岛屿的海滩上,就是神仙掌密布的所在。但是扼守卫海岛的战士们说,现在,比较他们刚刚登陆的时候,神仙掌不知道已经被锄掉多少了。十年前,他们从雪窖冰天的东北来到这个一片暗绿色的海岛,当时这个岛屿上,哪里有什么田园、房屋、牧场、道路呢?到处都是神仙掌、神仙掌!当初这个小岛原是阒无人烟的。就是在今天,在可以登陆的沙滩以外,乱石纵横的岩岸地带,你仍旧可以依稀望到一个保持着原始格调的暖带岛屿的风采。浩瀚无边的湛蓝的海洋,一道道波浪不中断涌来,撞击在岩石上,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吼声,喷溅着洁白的泡沫。海蟹在石头缝里穿行,藤壶、牡蛎密布在岩石上,海参在清澈的海水里蠕动,吐着青白色的粘液。在天空上,岩鹰正在滑翔。好一片天苍苍、海茫茫、寥廓空旷的景象!十年以前,全岛到处都是这样一派原始景色。日本侵略者曾经占据过这个小岛,他们败走的时候,把水井填塞灭迹了,把码头炸毁了,留下了生着锈斑的大炮。整个岛屿都被神仙掌和一人多高的野草占据了。所以人民战士刚登上这个岛屿的时候,就和登上一个原始荒岛一样。

  于是人和天然就铺开了一场猛烈的搏斗。那曾经转战在松花江边,冒着零下四十度的酷冷追歼过敌人的部队,现在来到了暖得岩石和草莽都在冒着青烟的荒芜小岛。他们所经历的一切比神仙掌在千年万代中所遭遇的一切也许还要难题得多。首先,他们得开辟草莱,支起了篷帐,和遍地蜿蜒爬行的毒蛇和蜈蚣周旋着。那时,他们走一段短短的路程都要碰到好几条蛇。天天早上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扑拍往被服上的毒虫。南方的炎夏,摄氏冷暑表的水银柱上升到三十七度。你知道,在地舆书籍中,摄氏三十三度就给称为“酷暖”了。在这样的气候中,艰苦劳动不要说,最难题的是水,比金子还要宝贵的水一点一滴都得从海南岛上运来。每四个人天天共用一面盆水,烧饭、烧菜、洗衣、洗澡,都靠它!在烈日如烤的时候,好些战士嘴唇都裂了,但是他们彼此之间,却还在互相让水。在当时,你可以想见,让水比输血还需要更多的忘我精神呢!

  草房搭起来了,却又遇到了十二级的台风。这样的台风一刮起来,挟带着瓢泼大雨,真有海啸山崩的气魄。大海像开水沸腾一样,扬起了几丈高的巨浪。草屋子一座座像火柴盒般给刮到海里往了。战士们把雨布、雨衣、被子盖着武器,用毛巾包起整个头面,只露出了一对眼睛。他们露天围着树木坐着,泡在暴风暴雨中,就这样渡过了日昼夜夜。好几十个小时没有吃过一口食品,直到风势稍煞了,炊事员在军锅上面压上了石头,倾泻煤油生火,才委曲吃得成一整理饭。

  当晴朗的日子到来的时候,他们就忙着芟除草莽,挖掘水井,在这到处暴露着岩石的小岛上,镐子大锤敲下往,遇到石块,去去火星飞溅,双手被震得发麻。一处地方找不到水源,就挖第二处。有时还挑灯夜战,汽灯照着井口,四周站满战士,争着为打井的人传递工具和搬运土壤。水井一口一口地挖出来了。于是就辟地种菜;但难题还多哪,井里出水不多,为了要淋好菜地,有些战士披星戴月就起身打水了,使水井的利用率提到最高的限度……。就是这样,海岛给一每天地建设起来了。

  徐徐地整洁坚固的营房建筑起来了,大礼堂也有了。他们从海南岛运来了椰子树苗,开辟了一条椰荫大道;战士们又入一步美化起营房的环境来。在他们的努力下,大陆各地寄来了木麻黄、凤凰树的树种;丽人蕉、四季花、百日红、鸡冠花……的花籽,这一切全给种起来了。他们还买了山羊、鸽子和鸡鸭的种苗,繁殖起来。山羊在这个没有天敌、不可能逃逸他往的小岛上生长得很快,除往被加菜吃掉的不算,几年来已经从起初的寥寥几只繁殖到几百只了。战士们又从海里摸起了色彩瑰丽、玲珑可爱的石花,堆成了小岛的模型,成为岛上花园里的一项独特的艺术品。当我们访问这个小岛的时候,它已经是一个生气希望蓬勃的锦绣的地方了。在纵贯岛心的林荫大道的进口处,有一个牌楼耸立着,上面题有“海上家园”四个字。战士们阔别家园,

  就以海岛作为家园,他们离开亲人,但是全国人民都是他们的亲人。你想想吧,当你和这样的人物踏过还残存着一簇簇神仙掌的海滩地带,听着惊涛拍岸的声音,也听着他们叙述十年来开发守卫海岛的经历,再一路归到被花木簇拥着的营房中往时,你心中怎能不布满感奋的激情呢!

  在最初解放的日子里,帝国主义的军舰时常在靠近这一带的公海游弋,有时还放肆地窜入我们的海域来。现在,

  在我们这些国防前线的阵地里,大炮正对着海面,战士们正日昼夜夜地监督着海洋。敌人假如敢来侵犯,整个海洋都会沸腾起来;这些在舆图上人们还没有见到的岛屿,全都会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最猛烈的火焰的。

  我们这些访问者,踏上这些原本神仙掌丛生的土地上,尚且感到这么巨大的激动,想想那些北战南征,一直从黑龙江来到这里的军官和战士们,那些亲手参加过开辟岛屿的英雄们,他们经历过风暴、饥渴、困整理、辛苦,一手把荒芜的小岛变成战士家园,他们自己的打动更有多大呵。当小轮来到这里,拉起“有人来了”的信号的时候,怪不得岛上的主人是那样的兴奋,老是急步从山上赶到海滩,并且总是爱和客人作永夜谈了。怪不得有些战士退役,弟兄们送他们到海滩,本来整天笑嘻嘻的汉子,却禁不住淌下惜别的泪水了。坐舟的和站在海水里的,相对远看,一直到望不见了为止,这是战斗的同道的感情呵!

  有一些地方,你访问过一次,你就会一辈子紧紧记住它。这些小小的岛屿就是这样的地方。一个这样荒芜的小岛,可以发生这样的变化,祖国还有哪一寸土地不能建成乐园呢!我始终忘不了离开海岛那天早晨的情景:初升的太阳,在湛蓝的海面上镀上一层璀璨的色彩。望着海水冲击着岩石,岩石屹立不动。望着亲爱的军官和战士们站在海滩上,那里正蔓生着一簇簇神仙掌,我想起了坚强、勇敢、无畏、魄力,这样一串的字眼。假如我们以物喻人,可以形收留某些人具有松树的风格、海洋的怀抱的话,何尝不可以加上一笔,形收留有一种人具有神仙掌的性格呢!信奉和锻炼,使多少人变成了无坚不摧的英雄!就正像千年万代大天然的锻炼,使地球泛起了神仙掌这么一种植物似的!呵,一别之后,我老是忘不了那墨绿色的岛屿,那簇生着神仙(www.mtvss.com)掌的海滩,那迎着海风微笑屹立着的战士们坚毅的形象!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秦牧:神仙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