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作者:李清照

  原文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望残月上窗纱。
  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终日向人多藉藉,木犀花。

  注释

  1、摊破浣溪沙:又名《山花子》。原为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在唐五代时即将《浣溪沙》的上下片,各增添三个字的结句,成为“七、七、七、三”字格局,名曰《摊破浣溪沙》或《添字浣溪沙》。又因南唐李璟词“菡萏香销”之下片“细雨梦归”两句颇有名,故又有《南唐浣溪沙》之称。双调四十八字,平韵。
  2、萧萧:这里形收留鬓发华白稀疏的样子。
  3、豆蔻:药物名,其机能行气、化湿、温中、和胃……豆蔻连梢:语见于张良臣《西江月》:“蛮江豆蔻影连梢。”熟水:当时的一种药用饮料。陈元靓《事林广记》别集卷七之《豆蔻熟水》:“夏月凡造熟水,先倾百盏滚汤在瓶器内,然后将所用之物投进。密封瓶口,则香倍矣……白豆蔻壳拣净,投进沸汤瓶中,密封片时用
  之,极妙。每次用七个足矣。不可多用,多则香浊。”《百草正义》则说:“白豆蔻气息皆极浓厚,咀嚼久之,又有一种清澈寒洌之气,隐隐然沁进心脾。则先升后降,所以又能下气。”
  4、分茶:杨万里《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诗有云:“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由此可见,“分茶”是一种巧妙高雅的茶戏。其方法大致是用重茶匙取茶汤注盏中,技巧高超的“分茶”者能使盏中之茶水呈现出图案花纹,甚至文字诗句等。
  5、酝藉:宽和有涵收留。《汉书·薛广德传》:“广德为人,温雅有酝藉。”
  6、木犀花:桂花属木犀科,木犀系桂花之学名。

  赏析

  这首词创作于作者的晚年,是一首抒怀词,主要写她病后的糊口情状,委婉动人。词中所述多为平常之事、天然之情,淡淡推出,却起扣人心弦之效。

  “病起”,说明曾经长期卧床不起,此刻已能下床流动了。“萧萧”是头发花白稀疏的样子。词中系相对病前而言,由于大病,头发白了许多,而且掉了不少。至此,作者即刻打住,下句另起一意。这个处理极妙,意思好像是说,头发已经那样,何必再往管它,仍是料理今后罢。这不仅表现了作者的乐观立场,行文也更简洁。

  下面接写了望月与煎药。由于还没有全好,又夜里,作者做不了什么事,只好休息,卧着望月。“卧望”,是由于大病初起,身子乏力,同时也说明作者心情闲披发,不以为意,两字极为传神。“上”字说明此乃初升之月,则此残月当为下弦月,此时天黑还浅。病中的人当然不能睡得太晚,写得极为逼真。上句写的是衰象,此句却是乐事,表明作者确实不太以发白为念了。“豆蔻”为植物名,种子有香气,可进药,性辛温,能往冷湿。“熟水”是宋人常用饮料。分茶是宋人以沸水冲茶而饮的一种方法,颇为讲究。“莫分茶”即不饮茶,茶性凉,与豆蔻性正相反,故忌之。以豆蔻熟水为饮,即含有以药代茶之意。这又与首句呼应。人儿斜卧,缺月初上,室中飘披发缕缕清香,一派闲静气氛。

  下片写白日消闲情事。观书、披发诗、赏景,确实是大病初起的人消磨时光的最好办法。“闲处好”一是说这样望书只能闲暇无事才能如斯;一是说闲时也只能望点闲书,望时也很随便,消遣而已。对一个成天闲披发家的人说来,无意偶尔下一次雨,那雨中的景致,却也较平时别有一种情趣。俞平伯说这两句“写病后光景刚好。说月又说雨,总非一日的事情。”(《唐宋词选释》)所见极是。末句将木犀拟人化,结得隽永有致。“木犀”即桂花,点出时间。(www.mtvss.com)本来是自己终日望花,却说花终日“向人”,把木犀写得非常多情,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木犀的喜爱,见出她终日都把它观赏。“酝藉”,写桂花温雅平淡的风度。“酝藉”一词,常用来形收留学问渊深、襟怀胸襟宽博、待人宽厚的人中表率,如《回唐书·权德舆传》称他“风骚酝藉,为缙绅羽仪”。木犀花小淡黄,芳香徐吐,不像牡丹夭桃那样只以冶艳媚人,用“酝藉”形收留,亦极得神。“酝藉”又可指蕴藉香气而言。

  此词格调轻快,心境悠然自得,与同时其他作品很不相同。通篇全用白描,语言朴素天然,情味深长。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李清照: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