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丝绸之路》有感

  读《丝绸之路》有感

  文/栾音茹

  我喜欢望书,但从不望历史书,念书的时候,经常由于历史考试成绩太差而挨老师的手板。一直觉得冗长的历史事件虽比小说包含更为完整的时间、人物、事件、影响,但用不掺杂观点的立场平展直叙已然发生的故事,让我觉得干瘪无味。历史学,到底是一门怎样的学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是我所知道的独一历史学作用,而何谓兴替,何谓历史规律,不读史的我便也无从得知。

  《丝绸之路》如若放在一年之前来读,我可能也会觉得难以下咽、无从下手,在这一年之中,我中断中断续续拜读了曼昆的《经济学原理》,构建了基本的宏观经济学基础,又涉猎了《未来简史》等宏观导向性书籍,将我的视角从微小的个人感官推向了宏观范畴内的纵横交错。以经济推动历史入程为主线的《丝绸之路》,恰是在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路途上,利用宗教同一思惟、战役攫取资源、开辟商业路径获得财富等手段,不中断地推动历史的发铺,而经济行为的全球化则带来更为密集的思惟、资源的交互。“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去”,在欲看的驱使下,帝国不中断更替,文明不中断发铺,世界瞬息万变,而世界运转的本质,却从未改变。

  历史,并非单一的事实,而是融合了经济、政治、宗教、军事、文化、科技、医疗、环境的综合体,在这个庞大的架构下,经济基础作为一切上层建筑的决定因素,始终根据被称作“丝绸之路”的商业通道来分配着世界的财富,而世界的中央从始至终都是据此转移的,改变的,不外是“丝路”的存在形式,从有形到无形,从陆路到海路,从马匹到车舟,从丝绸瓷器到黄金石油或是稀土。

  跟着财富被不中断地发掘,人类由动物性逐渐向社会性发铺,有了充裕的物质前提作为基础,思惟、文化、科技便一一诞生、入化,同时又反向影响财富的再分配。在书中,可以望到人类对未知领域近乎相同的想象和恐惊、对新领域开拓的近乎相同的霸权和奴役、人们近乎相同的经济行为,通过“丝绸之路”的连接气力,将商业、思惟、文化等等推向全球化,即意味着,连接将是合作共赢,破坏等于双刃同伤。丝绸之路无形之中控制着国家的行为,把握着世界的格式。

  在这个网络信息高速交流的时代,具备一定的基础知识,才能是非分明,才能理解国家政策的动向,不被错误言论带偏。自由的言论并不都是准确的言论,而学识、文化、道德观念的总和才决定了言论的准确性,虽古语常说不知者不罪,但更应知道不知者莫妄语。你我不外如蜉蝣于天地、沧海之一粟,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虽不能逐一历过,但也万莫如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年龄,唯有常学常新、常思常明。

  历史学,是一门包罗万象的综合学科,历史规律从来不是单一的史实研究。各种因素盘根交错汇成一个结果,它是过往、是现在、也是将来。所学的知识终有一天会被融会贯通,任何的疑问终会在某一些时刻得到又一种解答。这就是初读《丝绸之路》带给我的反思与体悟。(m.lz13.cn)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读《丝绸之路》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