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读后感

  《丝绸之路》读后感

  文/宋勇

  彼得的这本《丝绸之路》与其把他称作一本丝绸之路史,不如称作半球交通史,由于作者的侧重点在西半球,东半球在本书中显得不那么重要。此外,作者很夸大扩张思维,究竟有扩张就有联系,有联系就产生交通,有感而发,就循着写写希腊早期的扩张思维。

  西方从来不是一个和平的地区。公元前,希腊人就想通过自己的“理想化”的政治思惟和手段统治“全世界”,不外最后他们失败了。失败于与爱琴海大不相同的亚非国情和他们错误的优胜感——这一点上可以从亚历山大学习波斯轨制建国找到依据。亚历山大从巩固自己权力角度出发入行行政治理的同时也在背离希腊帝国主义思惟,他从一个帝国主义征服者成为一个同等的世界主义者以此来推行种族融合政策。不外遗憾的是他的昆裔并没有继续它的志愿,桀一时的亚历山大帝国仅仅存在了13年就土崩瓦解。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比雅典人更能把所有公民同等的原则变成活生生的现实,这是属于雅典特有的帝国式民主。能够形成这样的帝国式民主不是无意偶尔的,他有几个特殊的必然前提。第一,是它小国寡民的地利前提,较小的人口规模和轨制应用量达到平衡,雅典的公民人口成功与他的轨制即公民大会和陪审法庭以及委员会所需人口达到了平衡。有了这一前提,雅典的几个杰出领导人诸如梭伦,伯利克利才能高效的入行改革,雅典的直接民主机制才能得到有效的运转。第二,符合城邦需要的人文前提,城邦所培养的是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城邦决心信念。这配合了雅典的城邦运作机制,这同时也是雅典挫败波斯和斯巴达的巨大保障。第三,是军事上的准确战略和胜利,而这一点恰是雅典帝国主义扩张的枢纽所在,战略即控制海洋,没有这一成功战略就没有希波战役的胜利,没有希波战役的胜利,也就形成或稳固不了以雅典为核心的希腊联盟和提洛联盟,更不能刺激雅典的城邦决心信念和民族意识,天然也不能与以斯巴达为中央的伯罗奔尼撒联盟抗衡,更谈不上与波斯帝国较量。第四,第一公民领导者的个人能力,作者曾这样描述:比民主政治的同等倾向更重要的,是给那些有能力的人上升到顶峰。从克里斯提尼到伯里克利的轨制改良以及军事胜利都足以证实这一点,我们不能仅仅把眼光局限于所谓的直接民主的大舟的舟舱公民大会,更应当把眼光望的更微观,望到舟长室辛勤指挥的舟长。而有了这些前提的雅典一度成为希腊地区的霸主,才能成就它的帝国式民主,成就所谓的雅典帝国。并以此来倾销他们的政治思惟,从政治思惟上控制这一地区。(m.lz13.cn)

  但他们的帝国主义式民主在以下几方面上是足以致命的。第一,这样的民主和繁荣建立在奴隶制的基础上。他们把奴隶和外邦人的劳动,公民的休闲是当作理所应当的。这一点即便是在极其痛恨雅典尽对民主轨制的柏拉图的思惟上也是未曾改变的。奴隶和外邦人想要入进公民阶层是很难题,而帝国统治的外邦人是占大多数的,这个大多数总会是帝国深处的火药桶。第二,个别城邦主义严峻。强烈的城邦推动了雅典的崛起,但这种强烈的情绪反而害了他们,一例是走进歧途的提洛同盟。提洛同盟本是一致对外团结各城邦反对波斯霸权的同盟,但是各城邦的贡金大部门却交给了雅典用于公共建设,这入而招致了联盟者的反对以倒向斯巴达一边。其他更有强迫盟邦航行到雅典,以使自己的案件得到审理和从盟邦夺取土地这样恶劣的例子,这种缺乏包收留性的城邦个别主义政策证实了雅典的帝国主义式民主对外邦人来说不外是个锦绣的假话和骗局。第三,从其轨制本身进手,雅典这样的帝国式民主,是有矛盾的,民主轨制的泛滥可能不会导向真正的帝国主义。城邦内的公民接受民主熏陶,就会缺少集权意识,这样的帝国主义是不完整的,残缺的。所以它的失败是早已注定好了的。即便是后来亚历山大带着希腊人的帝国理想来到亚洲大陆,却迫于种种原因中道崩殂。他的子孙们也难免吃了早熟的果实拉了肚子,这一帝国主义理想也就由于现实而流产了。

  提起丝绸之路,不能不提中国,彼得的这本书对东半球描述甚少,但同时也提醒我们跳脱出传统东方丝绸之路思维,究竟我们但愿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中国史,也不仅仅是欧洲史,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史。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丝绸之路》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