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眼界,开阔包收留的襟怀胸襟

  开拓眼界,开阔包收留的襟怀胸襟
  
  有一位禅师有个爱诉苦的小门徒,禅师为了匡助他领悟人生,于是,就鸣他往市场买了一袋盐。吩咐他抓一把盐放入一杯水中,鸣他饮一口。并问道:“味道如何啊?”
  
  小门徒去外一吐,说:“咸的发苦。”
  
  然后,禅师把小门徒带到一个湖边,鸣他抓一把盐撒进水中,并鸣他往试试湖水。“什么味道啊?”
  
  “甘甜可口!”
  
  “有咸味吗?”
  
  “没有。”
  
  于是禅师告诉小门徒:“我们生命中的痛苦比如是盐,其咸淡取决于盛之的收留器,你愿意做一杯水,仍是一片湖呢?”
  
  所以当我们碰到负面的人、事、物,面对痛苦时,唯有开拓眼界,开阔包收留的襟怀胸襟,将痛苦的盐投进一片湖水中吧,你尝到的将会是稀释后的甘甜。
  
  想做好那只有一个字,忍.你能忍吗?
  
  俗话不是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吗?假如你能忍那你就是一个气量气度开阔的人。
  
  要做好那一点是很不收留易的.我以前做到过,那里没有一个人不说我好的.但那也只有一时.并没有做到永久.由于人是不但变化的。
  
  我觉得一个人不应该刻意的往扮演某一个角色,由于你的性格已经决定了你是怎样的人,正所谓山河易改本性难埸,只要你做事有原则,问心无愧,那你就会气量气度开阔,就能包收留一些不违背原则的事情。
  
  总想着别人的优点长处,不望别人的短处缺点;总想着自己的短处缺点,不想自己的优点长处;对人宽收留大度,对己严格要求,所谓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实在人对自己的亲人,老是很大度宽收留的,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假如能把所有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来对待,我们还会望别人不顺眼吗?
  
  佛家讲,“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一切男人为我父,一切女人为我母。对待一切人都能像孝顺自己的父母一样,气量气度不就开阔了吗?所以,做人要拓开心量,对所有人敞开襟怀胸襟,放下心中“小我”,只有天下苍生之“大我”。人与整个宇宙是一体的,人岂非会收留不下自己的四肢举动吗?岂非会跟自己的身体讨价还价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处理社会关系实在很简朴的:
  
  你只要摆好自己的位置、明白自己的身份,恰当的伴好自己的角色,将心比心,宽收留待人;大事韬光养晦,小事不卑不亢就可以了。
  
  “世界上最宽广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广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广的是人的襟怀胸襟。”法国大文豪雨果的这句名言无疑道出了宽收留的本质。宽收留是一个人胸襟广阔的表现,是一种巨大的人格魅力的体现。
  
  宽收留与气量气度宽大旷达、自信乐观相近,与琐屑较量、睚眦必报不收留。宽收留是待人处世的一种原则,它是建立在充分相信自己、相信他人的基础之上,是以爱和真诚为条件的。宽收留是成就大业者的表现,小器之徒则与之无缘。
  
  大道理人人懂,却未必人人做得到。古去今来,无论是伟人仍是常人,大抵如斯。笔者想就几则我国历史上颇为闻名的事例对此做些阐述论证。
  
  曹操是三国时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从历史角度望,曹操以善于用人而著称,他提出的“唯才是举”政策,在历史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并得到大多数治史者的首肯。然考察曹操一生,其刚愎自用、嫉贤妒能、杀害贤士之事,于史也屡见不鲜,事实上他并没有真正做到“唯才是举”。因而,如何望待曹操用人政策,需要有一个准确掌握和理智判定的立场。
  
  比拟袁绍来说,曹操的用人思惟与做法,仍是有天地之别、立判高下的不同。我们知道,公元200年的官渡之战,是曹操真准确立霸主地位的一次战争,而对于袁绍来说,却是至死难忘的成败转折点。经此一战,袁绍拱手让出了北方霸权,这位曾经横扫河北、称雄一时的雄师阀,就此从中国历史舞台上消失。本来,袁绍是完全有机会赢取这场胜利的,甚至可以入而夺取中原,“挟皇帝以令诸侯”。那么袁绍毕竟输在哪里?
  
  以历史眼光望,袁绍主要是输在了用人上。陈寿在《三国志》有一段总结:第一点,战胜袁绍是曹操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功;第二点,曹操为什么能够战胜袁绍呢?两个原因,第一是曹操精于谋略,第二是曹操善于用人。可见用人之道对于曹操来说是多么地重要。实在所谓用人之道,无非两条,一是用什么人,二是怎么用。
  
  据史料记载,在官渡之战前,孔融觉得袁绍有田丰、许攸一干能人,不能和他斗。曹操的谋臣荀彧却说,田丰许攸一干人等,都是些缺点很凸起的人,将来还会内斗。由于“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
  
  袁绍的手下,认真如斯不堪吗?当然不是。荀彧曾在袁绍手下混过,老同事们如斯不堪,真正的原因,他天然知道:不是田丰他们的错,而是袁绍的错。早在曹操还没消灭吕布、张绣的时候,面对袁绍的挑衅和曹操的苦恼,荀彧就指出曹操与袁绍用人的水准不同—-袁绍“外宽而内忌”,曹操“明达不拘”。
  
  曹操的另一大谋臣郭嘉也曾在袁绍那里混过,没多久就走了。为什么要走,他对袁绍的手下辛评、郭图说:袁绍这个人不知道该怎么用人(未知用人之机)。郭嘉以为袁绍“外宽内忌”,曹操“外易简而内机明”。
  
  荀彧和郭嘉对袁绍的评价大致相同:外表宽收留,实在刻薄。但对曹操的评价就很有意思了。郭嘉说曹操“外易简而内机明”呢?这个“机明”与袁绍的“内忌”有区别吗?
  
  我的理解是,袁绍礼贤下士,那是玩虚的,玩的是公子哥儿、大名士们的派头。袁绍凭借他“四世三公”的上风,实在就是家族的上风,结交了良多的人,做出一副折节下士、礼贤下士的样子,却仅仅是做秀演戏、沽名钓誉、装点门面、自叫自得。而曹操也并非就真正“不忌”,而是一方面不屑做表面功夫(外易简),另一方面深知要让人家卖命,就得给点其实的,就得包收留他一点(内机明)。
  
  若要说荀彧、郭嘉和许攸这三个人,曾经都是袁绍的人,都是有问题的。许攸不仅有经济问题。他是袁绍的老朋友,临阵倒戈,卖主卖友,不讲信义啊。但曹操听说许攸潜逃过来了,兴奋得光着脚“强烈热闹欢迎”;听了许攸“火烧乌巢”的妙计,手下的人大多表示怀疑——也许是怀疑许攸的为人吧,曹操却言听计从。
  
  郭嘉呢,曾被为人正派的陈群多次在公然场合批评“行为不检核检束(不治行检)”。他却依然故我(嘉意自若)。不仅出缺点,还“抗拒改造”。可曹操不管,还更加望重他(愈益重之)。下属出缺点,不另眼相望也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更加望重他?曹操这一招,有点假,但很管用。
  
  荀彧的问题更严峻:政治问题,正确地说,是态度问题。汉献帝想通过自己的老丈人伏完联络一帮人对付曹操。荀彧知道这事,没有及时讲演。曹操听说后很气愤,但表面上没有深究。
  
  曹操再宽收留,也不会收留许下属“心怀汉室”。那不是收留,是忍,是让,是“外易简而内机明”——荀彧有用。不信你望,对那些不能为他所用的“汉室忠臣”,只要介入“谋反”、哪怕是“疑似谋反”,他说杀就杀。
  
  对下属宽收留,常常被以为是治理者胸襟开阔、气量宏大的表现。但像曹操这样一个以疑心重出了名的人,他宽收留人,好像不是胸襟开阔、气量宏大,而是“机明”。就你一个太监的养孙,还对人家挑三拣四的,谁还随着你玩命?要用好那些一身毛病的人才,气量可以不大,一定要装作很大;境界可以不高,待遇一定要高。宽收留下属,不是为了赢得美誉,而是为了实用。不宽?不行!
  
  不管怎么说,曹操的用人之道,仍是很值得鉴戒的。好比,即使在贬曹倾向显著的《三国演义》中,也有多处反映曹操的宽收留大度。书中第三十归描述官渡之战,曹操打败势力强盛的袁绍以后,缉获大量的战利品,他将金银缎匹赐给军士,同时在图书中搜出书信一束,都是曹操部暗通袁绍的信件。曹操左右亲信主张将写信暗通袁绍的人全部正法。可曹操却下令将这些信件全部焚毁,不追究任何人的过失,说:“当绍之强,孤亦不能自保,况他人乎?”曹操以为,在当时情况下,这些人想某个好出路,是可以理解的。那些曾想叛曹投袁的将士,闻讯后对曹操感恩不绝,从此誓死为曹操效力。试问曹操假如没有及时宽收留那些有二心的将士们,哪还会有后来他势如破竹的攻战南下呢?
  
  由于宽收留,曹操装糊涂,既表现了大度,又收买了人心。而袁绍只知端架子、摆谱子、玩权术、耍计策,结果流失了许多人才,得罪了众多能人,失山河是早晚的事。
  
  由此可见,宽收留就广义望,它是一种深挚的修行与修养,是一种忘我忘俗的境界。宽收留也讲原则,宽收留也讲艺术。宽收留并非一味勉强责备,将就忍让。宽收留是消除隔阂、曲解的良药,是化解矛盾积怨的宝贝,是融洽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就狭义理解,它又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哲学,没有胸襟无以成就伟业,没有雅量无以集结气力共同奋斗。
  
  在我们人生道路中,难免会磕磕碰碰,有许多矛盾可能是在无意间产生的摩擦,以宽收留心相待,以宽厚态相处,就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海纳百川,有收留乃大,有宽收留的心才能赢得天长地久的情谊……
  
  鲁迅先生说过:“渡绝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希望在我们的实际交去中,少一些怨恨,多一点谅解;少一些嫉妒,多一些包收留;少一些提防,多一些真诚。
  
  曹操比袁绍“宽收留”成就了他霸主伟业,确实能给我们许多启示。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选择那件让你感到痛苦的事情,你就能超越自我
  • 挑战自卑感
  • 建立自信的5个技巧
  • 培养意志力的11条建议
  • 福布斯:成为亿万富翁的十大前提
  • 为什么越担心失败却越收留易失败?
  • 你为什么只能拿最低的工资?
  • 9个秘诀让你获得决心信念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开拓眼界,开阔包收留的襟怀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