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傻子

  文/董改正

  最近望了鲍尔吉·原野的一篇新作,鸣《用筛子筛水》,说的是他望到有个人站在水库边,拿筛子筛水。一问才知道,这人得了肩周炎,医生给他一个方子,让他用黄杨树皮做个笸箩筛水,筛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再把树皮煎水喝就好了。

  实在这只是医家的谋略,而且也不用筛那么多下,筛一半差不多肩周炎就好了,至于树皮熬汤,只是给那人一个说法罢了。鲍尔吉在文后总结说,医家原是和兵家相通的,“所以医家常说,傻子往病快,治智慧人的病反而慢,信则灵嘛。”傻子不讨巧,不怀疑,所以好得快。经常在中医的方子里,望到诸如“九千九百九十九”之类精准而神秘的数字,望到如薛宝钗“寒香丸”那样专为刁难人而设置的困难,现在再望鲍尔吉的解释,我豁然爽朗,原来只是考验你的“信”,不是信则灵,而是信才灵。

  在“信”的问题上,质朴的“傻子”无疑强过眸子一转一个主意的智慧人,但是我们反观这些人,成大事的却去去是有点傻气的人。这样的例子良多,他们在糊口中表现得傻里傻气,去去引人笑话。实在他不是傻,而是专注,呆若木鸡是一种大境界,不收留易被目眩缭乱的世界诱惑,不收留易改弦更张,所以在他“信”的某个领域能够深进,而非浅尝辄止——而真理去去在更深的洞穴里,这时候,智慧人早已离开了。

  一滴水珠都有无数个小宇宙,何况纷繁的大千世界?总觉得世界那么大,他要往望望,多望望,不愿意把自己羁绊在一件事上,不愿意把目光持久在一个点上,不愿意把脚步长时间停留在一块地上,不愿意把感情系在一个人身上。总之,不愿意为“一”而抛却全部,却健忘了,世界那么大,我们只能选择望一点,还忘了,实在“一”也是世界。把“一”望成世界的“傻子”,去去能因精纯而成就一个世界。

  信才能专注。信是选择,信是选择后的坚定。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磨铁成针等等,都是用来形收留这种坚定的,唯有信得坚定才能有奇迹。筛子筛水是一个典礼,就像信众磕头烧香,这是给“信”一个“说法”,通过单调的重复,屏蔽外来的干扰,内视自己的心腑,达到洗心的效果。而不厌其烦地往做一件事,乐在其中,在外人望来,这是傻子才干的事。

  世界的门有良多,太过智慧的能推开许多门,草草地望过良多风景,平日闲聊,可做听众的中央,但真正说起来,他只是浮光掠影。智慧人懂得规避,善于计算本钱,很少吃亏。身边良多这样的智慧人、能人,却去去活得不如意,我们傍观者也觉得糊口辜负了他。聪明是憨拙的,它会流连其中,不小心就是一辈子,一步一步地完成成功的典礼。

  只有“傻子”才会兢兢业业地往筛水,智慧人定会撇撇嘴,说:“傻子才干呢!”——他的肩周炎怎么会好呢?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成功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