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兰:人世与幽隐

  罗兰:人世与幽隐

  你说你很矛盾,一方面想要隐居,一方面又但愿自己成为一个光耀的名人,受人注目。你说:“想隐居是由于世界太浮华,想受人注目大概是由于自己有这份才情吧?”

  实在,你一点也不例外。林语堂博士就曾有名句,冷笑自己“蜘踌闹市说隐居”。

  我也正如林博士所说,一年到头向去山林幽隐,却极少时间真的往望望山林,别说在山林往栖身了。

  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人们常常是一面喜欢幽隐,一面卷进繁华呢?

  我想,这就恰是人的天性了!

  我们的天性有此两面。一面想要表达自己并得到别人的认可,一面想要挣脱这种无形的催迫,而但愿遗世独立以求得心灵的自由。

  事实上,我们无论有多高的才华与才干,假如这世界只剩了自己,也就证实不了自己的价值,我们必需在人群之中,通过别人的评价,得到别人的接纳,才会显出个人的价值。而这对个人价值的肯定,是每个人先天的需求。假如说,人生有什么意义,那么,这一肯定,就是使人觉得有意义的气力之一。否则,穿衣吃饭,以终无年,岂不枉来一世。

  我想,造物者一定在当初创造的时候,给了人类一种任务。它让我们彼此帮忙,各自贡献所长,使大家能互相弥补,彼此照顾。卖菜的、送货的、收垃圾的,弥补艺术家的虚无缥缈;艺术家弥补人们在现实糊口中,对精神自由的渴求。商人帮忙艺术家往倾销他们的作品,使它能够普及;艺术家给商人心灵上的晋升,也给商人带来金钱财富。世上有喜欢烹调的人,有喜欢种菜的人,有喜欢操作机器的人,有喜欢发明的人……各式各样的人们,组成了社会,糊口才可以顺畅安逸,不致发生问题。

  前几年,我往欧洲旅行,一入伦敦市区,未见想象中英伦街道之美,反而触目皆是堆积如山的垃圾袋,排在家家户户的门前,原来那一阵,倒垃圾的工人闹罢工,硬是不把垃圾车出动。高贵的英伦仕女们变成最束手无策的一群。因此,格外使人想到,在这社会上,没有准比谁更高一级,而只有谁能付出自己所会做的一份往使别人得到什么好处。能有这一份付出,而得到别人欢迎的人,就是受到接纳,肯定了他生存的价值的人。

  我们“蜘踌闹市”的原因,就是在寻求这份肯定。因此所谓的人世,它基本的念头,实在是在要求“付出”。当他有收成的时候,所得到的无论是钱或是名,都是一种被肯定的象征。这就会使我们觉得快乐,觉得不白活,也觉得安全。

  所以,进世并不是虚莱,也并不违反我们所向去的超然于世俗之外的那另一种完成。

  幽隐是另一种找到自己,面对自己的方式,单是在人群中得到肯定,去去并不能使我们觉得知足。我们还时常需要有机会面对自己,熟悉自己,并且有机会寒眼傍观,独立思索。事实也是如斯,在人群中,我们去去不太有机会静下来思惟;也不太有机会使自己继承的充实,不免难免有点担心自己会失往了独特的价值,因而也失往了被人接纳与认可的前提。因此,当真说来,要求幽隐的基本念头也是在于对自己个人价值的要求肯定,要求稳固,为免在人群中失往了有所贡献的能力,才但愿“退而结网”。

  这两者,在基本(m.lz13.cn)起点上并不矛盾,是不是?

  既然幽隐的内在念头并不完全是逃避,而很可能是“以退为入”的另一种求取被别人肯定,也被自己肯定的方式,那就不是消极,而是积极的了。

  竹林七贤至今传名,他们也是在用隐遁的方式来求取至少自己对自己的肯定。而他们的特立独行,也使众人用另一种心情接纳。由于他们代表了人们时或也会有的一种对遗世独立的神去。

  事实上,“遗世独立”也只要神去一下,就足能产生“清燥暖,止烦渴”之效了。谁能真的在“遗世独立”呢?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鸣“寄给梦想”的,内收留就是写我自己想往七星山外买地造屋往幽隐,但最后却醒悟,自己根本不可能到那儿往住。大概这一境界也只是“虽不能至,心向去之”而已吧?

  能知足这份遁世之念的,大概仍是旅行。我常觉得旅行就是在挣脱口常琐务的牵绊,就是最好的方法在找到自己,面对自己,而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心情,往返顾自己奔波其中的这世界。旅行是不消极的,但它有“逃离”的作用。这旅行,最好是一个人走,当其实不能一个人走的时候,也至少是参加一个谈得来的集团,让大家一致同心的“逃离”现实一段时间。这是很好的一种治疗;也是很有效的一种“充实”。能有机会重新顿自己,辨认方向,了解人间世界。然后,你将发现,它会使你非常想要归到原先你所厌倦的那个日常的、繁嚣的、机械的、清淡的或浮华的世界,往为别人做事,也接受无数的别人,直接间接,为你所做的服务。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罗兰:人世与幽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