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兰:离婚——感情的处决

  罗兰:离婚——感情的处决

  在报上望到秦汉与邵乔茵终于离婚了。

  我不是个影迷,秦汉的片子我一次也没望过,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们这场婚姻悲剧的关切。由于他们恰是现代社会形态下,婚姻触礁的一个典型。

  他们离婚的动静正式公然的那天,我望了两家报纸的报导。这两家报导刚好有一家是完全站在秦汉这方面,另一家完全站在邵乔茵那方面的。

  望站在秦汉这方面的报导,你会觉得邵乔茵过分能干专横,而且着眼点全在钱财,使秦汉不能忍受。站在邵乔茵那方面的报导却又使你觉得,既然最后屋子也回了秦汉,儿子也回了秦汉,又未曾见到有关什么赡养费的商定,好像邵乔茵做了很大的牺牲,何况他们当初酝酿分手的引火线还有一个第三者在内。

  我相信,对这样一对着名度很高的夫妇的离异,社会上一定布满着见仁见智的望法,大家站在自己同情的一方衡量这件事的长短曲直。但可悲的是,婚姻上的问题,几乎全不是“长短曲直”所可以衡量。它所赖以维系的只是那点极抽象,却又极重要的“感情”。

  夫妇二人没有先天的血缘亲情,全属后天的“两情相悦”。所以你不能但愿婚姻关系的任何一方保证当初的海誓山盟永遥不变。

  先天的感情可以不变,由于它与生俱来,后天的感情没有任何条例可以约束,使它不变。这也就是说,当双方中任何一方“变了”,那就是“变了”。求全、恳求、限制……最多都只能收效一时和表面,而很难彻底改善。

  这是婚姻悲剧之所以令人悲哀。

  常见一些已经离心离德的夫妻在彼此争吵的时候,会高声责问对方“你当初如何如何,现在怎能翻脸无情……”这话用来发泄一时忿怒则可,对于事实,则并无补益。而且在面红耳赤大吵特吵之后,伤感情的心底话一经出笼,再想收归,万分难题,只有增加了双方的恶感,而不能由于你这一争吵就唤归了对方的“良心”。

  世上最悲哀也最愚策的事,是向一个已经收归了感情的对象往“索要感情”。一切都可以要,唯独感情,它不是说给就可以给。偏偏感情破裂的夫妻们总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扮演这种愚不可及的角色,认为凭“道理”、凭“恳求”或“威胁”可以要来感情。

  我提秦汉与邵乔茵这对银坛夫妇为例,是由于他们的离婚是现代社会典型的离婚,夫妇双方各执一词的“词”,也是现代面临离婚的夫妇们典型的“词”。丈夫太风骚,妻子太能干,是表面上的原因。实在两者是长时间的互为因果。孰后孰先,可能很难判定,也不必往判定。妻子太能干,收留易导致丈夫向外“发铺”,往寻求安慰与对自己的肯定。丈夫有向外发铺的可能性的时候,也会加强妻子倾向事业,在事业上往寻求自我肯定与安全感。(否则,丈夫变心的话,自己如作甚生呢?)

  现代妇女时常缺少这样一份安全感。由于女性们先天“自相残杀”的特性,使大多数的家庭妇女处于一种“随时自危”的境地。于是,轻微有点办法的,最低限度也给自己弄个“糊口圈子”和使自己略感放心的“收进”。婚姻专家们不是也常劝那些缺少安全感的家庭妇女们“出来参加一点流动”和“给自己建立一点餬口能力”吗?实在,等这些妇女有了家庭之外的糊口天地和自己的收进之后,副作用也就快要发生了——先生该产生“自卑感”啦!该觉得“家中清锅寒灶,没有暖和”啦!本来有外遇还只能怪自己见异思迁,现在,可是有理由了——是你不顾家,处处表现比我强,逼我如斯的呀!

  做女人也真难!做现代女人更难。

  古代女人没有选择,只能三从四德地听天由命,随丈夫纳三妻四妾,还可传名千古,落个“贤妇”之名,也令人羡慕做丈夫的名士风骚。但也就闲为她“没有选择”,所以不必三心二意,这“太太”是当定了,古时鸣“元配夫人”,多少比那些后来的还算是“居上”一点。她所生的孩子也享有光明正大的嫡子的权利,和庶出者不必相提并论。名分上落得个“正室”之名,也就罢了。现在不行,由于法律不准重婚,却准许离异,所以一旦丈夫发生“二心”,最佳的玉成自己和新欢之法,就是逼你“离婚”。而妻子这方面也正由于有离婚的最后一条路,在“被精神虐待得忍无可忍”的时候,也就不知不觉地加强了这样的选择。

  既然夫妻感情不是先天的,那么就“合则留,分歧则往”吧!

  家庭于是变成非常脆弱。

  跟着家庭的脆弱而脆弱的是对爱情二字的决心信念。

  什么是“海誓山盟”。永恒不变的“爱情”呢?

  每一对夫妻都曾海誓山盟过,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们日后不会劳燕分飞。

  爱清脆弱没关系,承认这个事实也就罢了。要紧的是从开始酝酿要分手到真正分手这一个过程。局外人可以像望片子或望花边新闻一样地“赏识”当事者悲欢离合的悬疑与曲折。当事者却是必需“一寸伤心一寸血”(套句片子片名的格律)的从争吵到伤心,从伤心到争吵;从决尽到妥协,从妥协到决尽的折腾无数遍,直到“伤心泪绝”,彻底把多年来的恩恩怨怨都窒息掉,使它们死灭无遗,这才完成了属于感情的“杀害”。这杀害不同于杀人逞凶,它是一种凌迟正法的残忍,比陌路人更不收留情。这过程才是真正可怕的,局外人不可全无同情心地只望暖闹。当他们双方把心中残余的最后一点点感情也“正法”了以后,新闻的读者们才可以望到“大结局”。谁还忍心往评判他们谁是谁非?

  离婚者双方所经的过程大抵如下:

  一、开始是向对方要感情——你为什么变了?为什么当初那么爱我?为什么不念多年夫妇之情?……

  二、当明白感情已经要不到的时候,就开始要“合理”——

  我为你做了多(www.mtvss.com)少牺牲与奉献,我挣了多少钱养家,我付出了多少青春年华给孩子,我牺牲了多少可能有的成就……

  三、当发现“合理”也不能拯救婚姻的时候,最后只得要“权益”——这是最不得已的时候,也是最不获大家谅解,对方更不谅解的时候,屋子回谁,存款多少,孩子谁要,明争暗抢一番,以便分道扬镳罢了。

  以这第三阶段来批评两方中任何一方“贪婪”、“只认金钱,本认感情”,都只是皮相之谈,是不曾彻底了解这虽非先天、却极紧密亲密的夫妻之情如何才能了中断的真实过程所致。

  对无论谁是谁非的离婚夫妻,我都觉得非常、非常地悲悯。而曾经同甘共苦的夫妻,彼此之间互相仇恨与折磨,有时反不如萍水相逢的目生人之间可以施展几分人道与同情。人生不外数十冷暑,为什么和这最亲近的人互相折磨仇恨起来,却是这样地残忍与寒酷啊!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罗兰:离婚——感情的处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