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真实的自己,不要过分在意他人的眼光

  做最真实的自己,不要过分在意他人的眼光

  你还记得你刚上大学时的期盼是什么吗?当我父母踏上归家的路,留我一个人在诺大的校园时,我只期盼能向高年级学生一样从收留,就这样简朴。可事实上是,无论我觉得自己已经多么的成熟,在我刚入进校园时,我仍时时刻刻地想着:我是新生,我对这里全无所闻。和学长学姐们比起来,我带着显著的孩子气。

  我走在往宿舍的路上,觉得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在打量我并静静地说:望那个新生,多不知所措!我心里只有一个动机就是:快点归宿舍,不要出什么岔子。这么想着、走着,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紧绷着,手里牢牢的抓着大学舆图,我用了一个下战书的时间来寻找我以后要上课的所有教室,我不愿问路,我想做出一种对学校了如指掌的姿态。

  当我走过学校操场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我望见一个学校足球队的队员在操场上跑着,健壮的肌肉,成熟的气质,自信的毫光。这都让我自愧不如而又难过甚至焦虑。我是个新生,好像一无是处。

  就是在那一个下战书,大学的第一节课,我顺利的找到了我的教室,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我该坐在哪?新生手册上建议我们坐在第一排,讲桌附近的位置,由于这样我们可以向讲师教授铺示我们的才智、知识和活力。经由考虑,我选择了第一排最靠边的位置。是的,我的确是在最显眼的位置,但却几乎在老师的留意盲点,我怕被老师鸣起往返答我无法归答的问题。

  我打开了崭新的《美国文学选》课本,然后老师走了入来,一个慈爱温顺的老教授。“欢迎大家来到生物101班。”教授开始上课。一滴寒汗从我的背后冒出来,顺着脊背流下往。我急忙翻出课表,教室没错,但我走错了楼。现在该怎么办?起身离开?教授会不会气愤地鸣住我?我毫不愿意举手,在众目睽睽下说我是个笨笨的新生,走错了教室。我决定留下,假设自己是一名生物专业的学生,我拼命地记笔记,低声咒骂着自己的愚蠢。我甚至觉得满墙蛇的标本都在暗示我有多傻。

  终于坚持到了下课,我的胃和紧张的神经都急需食品的安慰。我跑到自助餐厅,把托盘放满了三明治,然后向沙拉走往。忽然,我被地下的一摊番茄酱滑倒了,我努力地想让自己保持竖立,但我完全做不到。当我的屁股着地的时候,托盘里的食品也洒在了我的身上。过往的那些事像走马灯一样擦过面前,而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尴尬的大学第一课。我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缺,不外我还在奢看没有人能留意到我,但整个餐厅的人都站了起来,笑甚至拍手,我想我永遥忘不了那一幕。之后,我穿戴湿透了的衣服,收拾了地上的残局,然后偷偷溜了出往,我不敢也不愿归头再望一眼。

  接下来的三天,我不敢往那个我跌倒过的食堂,怕别人认出我,笑话我,我伴着难看、羞耻的归忆吃着垃圾食物。

  第四天,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些煎炸、多油的食品了。也许三天已经足够让大家健忘在食堂跌倒的我了。我到了食堂门口,我走过摆放食品的台子,拿了简朴的食物,用脚尖点着地,轻轻地向桌边走往。忽然我听到了一阵认识的响动,我抬起一直低着的头,望见一个可怜的人正在经历我的恶梦,他倒在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时,胸前还挂着几根意大利面条。他抬起头,我望清这个可怜的人,恰是我之前望到的那个自信阳光的足球队员!大家都哄笑着,我却布满同情,这样一个望似完美的人居然也会摊上这种事!我认为他会像我一样偷偷溜走,但他把手举过头顶,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并咧着嘴笑着,然后他拿起另一个托盘重新挑选食品。那时,我忽然意识到,我不外是恶意地解读了一个对别人来说的欢乐时刻,也许这里的人也都曾经有过这样的难看时刻,是我过于在意别人的望法了。

  实在,谁会在意你是不是掉了一个托盘,顶多一笑而过,谁会在意你上课坐在了哪里,甚至是泛起在了不该泛起的课上?没有人。由于这就是大学,一个为所欲为做自己的地方,我们上的不是表演班,我们不用天天都演出一个毫不会遭到别人议论冷笑的自己。我就是我,我只做自己。

  当今微博、空间等社交工具正在兴起。逛了一遍朋友圈,感觉大家都过的很出色,都经历着许多,却我却并不淡然,由于人人都似乎在很努力地过给别人望,这也是社交工具的诟病吧。我们用发状态不中断修正着别人对我们的望法、印象。为什么不能单纯的做自己呢?

  生命是自己的,糊口也是自己的。人是活给自己望的,做最真实的自己。

  1. 人生别太在意完美
  2. 实在,大多数人并不在意你
  3. 认清自己的名言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不后悔的人生
  • 俞敏洪:生命最大的知足是心灵的饶富
  • 人生是选择的总和
  • 被偷走的人生
  • 生命如花
  • 谁是你的紧急联系人
  • 你只是输给了自己的不妥协
  • 没有人必需沉重地活着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做最真实的自己,不要过分在意他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