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筝

  作者:白居易

  原文

  紫袖红弦明月中,自弹自感暗低收留。
  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蜜意一万重。

  注释

  1、“紫袖”、“红弦”,分别是弹筝人与筝的代称。
  2、暗低收留:愁收留满面的样子。

  赏析

  若要把白居易《琵琶行》裁剪为四句一首的尽句,其实鸣人无从下手。但是,《琵琶行》作者自己这一首《夜筝》诗,无疑提供了一个很精妙的缩本。

  “紫袖”、“红弦”,分别是弹筝人与筝的代称。以“紫袖”代弹者,与以“皓齿”代歌者、“细腰”代舞者(李贺《将入酒》:“皓齿歌、细腰舞”)一样,选词造语甚工。“紫袖红弦”不但暗示出弹筝者的乐妓身份,也描写出其润饰的夸姣,女枪弹筝的形象宛如画出。“明月”点“夜”。“清风明月,如斯良夜何?”倘如“举酒欲饮无管弦”,那是不免“醉不成饮”的。读者可以由此联想到浔阳江头那个明月之夜的情景。

  次句写到弹筝。连用了两个“自”字,这并不即是说独处(诗题一作“听夜筝”,俨然就有听者在),而是旁若无人的意思。它写出弹筝者已全神倾泻于筝乐的情态。“自弹”,是信手弹来,“低眉信手续续弹”,得心应手:“自感”,则见弹奏者完全沉醉在乐曲之中。唯其“自感”,方能感人。“自弹自感”把吹奏者灵感到来的一种精神状态写得惟妙惟肖。旧时乐妓大抵都有一本心酸史,诗中的筝人虽未能象琵琶女那样敛收留自陈一番,仅“闇低收留”三字,已能使人想象无限。

  音乐之美本在于声,可诗中对筝乐除一个笼统的“弹”字几乎没有正面描写,接下往却集中笔力,写出一个无声的顷刻。这无声是“弦凝”,是乐曲的一个有机组成部门;(m.lz13.cn)这无声是“指咽”,是如泣如诉的情绪上升到顶点所起的突变;这无声是“声停”,而不是一味的沉寂。正由于与声情攸关,它才不同于真的无声,因而听者从这里获得的感触感染是“别有蜜意一万重”。

  诗人就是这样,不仅引导读者发现了奇妙的无声之美(“此时无声胜有声”),更通过这一无声的顷刻往领悟想象那筝曲的全部的美妙。

  《夜筝》全力贯注的这一笔,不就是《琵琶行》“冰泉寒涩弦疑尽,疑毫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情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一节诗句的化用么?

  但值得留意的是,《琵琶行》自得的笔墨,是对琶乐本身绘声绘色的展陈描写,而《夜筝》所取的倒是《琵琶行》顶用作陪衬的描写。这又不是无意偶尔的了。清人刘熙载说:“尽句取径深曲”,“正面不写写反面,本面不写写背面、旁面,须如睹影知竿乃妙。”(《艺概》)尤其涉及叙事时,尽句不可能象叙事诗那样把一个事件铺开,来一个展陈始末。因此对素材的剪裁提炼特别重要。诗人在这里对音乐的描写只能取一顷刻,使人从一斑见全豹。而“弦凝指咽声停处”的顷刻,就有丰硕的暗示性,它类乎乐谱中一个大有深意的停止符,可以引起读者对“自弹自感”内收留的丰硕联想。诗从侧面落笔,的确收到了“睹影知竿”的效果。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白居易:夜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