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林清玄《温一壶月光下酒》有感

  读林清玄《温一壶月光下酒》有感

  文/褚晓琴

  能走近林清玄,缘于多年前教材里的一篇《心田上的百合花开》;被其深深吸引,则源于林清玄、于丹两位巨匠的一次午夜对话……向来语风犀利磅礴、表达如同灵动的虹桥、能让哲理瞬间熠熠生辉的于丹老师,那晚,在我的眼中竟是“失了颜色”的。由于在不经意间能触动你心灵最温柔一角的,时时令你如沐清风的,是那个不修边幅的“老者”林清玄。

  幸好,我们还有文字的世界。

  幸好,在这个浮躁喧嚣的世界,我们还能读到“清风徐来,流水缓缓”的文字。

  幸好,林清玄的文字,像轻巧的钥匙,30年中不中断穿越海峡两岸,为我们不中断开启聪明人生。

  《温一壶月光下酒》,如一场空山新雨,洗往了浮世污秽,留下的,是天地澄净,万物通透。读他的文字,如草木清风在身旁轻轻穿过,或者有月光如水般的温润。

  温润?哈哈,就是这个词!我其实想不出这世间还有哪个更贴切的词来形收留这个长相有点“糟糕”的“老头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当然,这实际上也是他始终留在我们心底的感觉。无需旁征博引,不必言辞激烈,听他讲话或望他的文字,就如同与一位“老者”促膝谈心,与一位“智者”围炉夜话……你的心在不知不觉间,就被浸润得“服帖服帖”。瞬间,你会有所整理悟,在他的身上分明闪现着“水”的聪明和毫光。老子《道德经》中“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世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传说老子的老师常枞要过世的时候,老子往请教老师最后的教化。常枞唤老子近身,鸣老子望自己的嘴巴,问说:

  “你望我的牙齿还在吗?”

  “没有,牙齿都掉光了。”老子归答。

  “那么,你望我的舌头还在吗?”

  “还在,还鲜红如从前。”

  常枞说:“这就是我要教给你的最后一课啊。在这世界上,柔软是最有气力的。我死了以后,你要以水为师,水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天下最刚烈的东西也不能抵抗水。”

  说完,常枞就过世了。

  这虽是传说,却也形象地阐明了老子思惟的精髓——以水为师,以柔克刚。但这种荏弱、和婉、柔韧并非懦弱,而是“虚其心,强其腹。弱其志,强其骨”。现代人总认为,做人,要强势一点才好,一点亏都不能吃,殊不知,真正吃亏的,恰是他们高傲的个性。民间广泛流传的俗语、成语:“傻人有傻福”“扮猪吃老虎”“滴水穿石”不都阐明了这种“柔”的思惟吗?

  以水为师,不仅是要学习水“柔”的精神,更要学习水“明”的品质。

  什么是“明”?在我望来,这便是林清玄所写的“熟悉自我,归回自我,反观自我,主张自我”。

  每个人的心就像水一般,但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被炽烈的情绪灼烧时,就化成贪婪、嗔恨、愚痴的烟气,望不见自己的方向;我们被寒酷的情感冻结时,就凝成傲慢、怀疑、自怜的冰块,不能用来洗涤受伤的创口。

  我很喜欢林清玄书中的一句话:“我似昔人,不是昔人。”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在尘世中过活,也许样貌一如从前,但内心早不似从前。在这尘世中,我们不中断地得到,失往,不中断地遇见,错过,不中断地成长。我们学会了忍耐,而不是激动地反抗;我们学会了缄默沉静,而不是胡乱地宣泄;我们学会了坚强,而不是一味地诉苦。我们得到了,却也失往了。

  清代僧人八指头陀曾说过一首诗:

  吾爱童子身,莲花不沾尘。

  骂骂唯解笑,打亦不生嗔。

  对境心常定,逢人语自新。

  可慨年既长,物欲蔽无邪。

  茫茫红尘,束缚牵绊,多少人的心已被世俗侵蚀得锈迹斑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当我们面对孩子们层出不穷的问题时,好像忘却了寒静和深思,老是不自觉地摆出一副“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姿态。林清玄说:谦卑的心宛如野花小草的心,不取笑外面的世界,也不在意世界的嘲讽。作为一名教育者,我们同样行走在这尘世间,我们的一生虽无法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无法经历千奇百怪的事,但我们的每一天也仍旧在不中断变化着,唯不可变化的,便是最初那颗赤诚暖忱的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林清玄说“心美,万象皆美;情深,万象皆深;境明,千里皆明”,没有消极避世,而是启发我们学会更“温柔”地进世,以一种美的、聪明的、慈悲的襟怀胸襟来拥抱这个世界。

  “小丑因为熟悉自我,不畏人笑,故能悲喜常在;成功者因为归回自我,可以不怕受伤,反败为胜。”

  所以,人生的喜乐我们要望清,生命的苦难我们要承受,多留一些自己给自己,千万不要千丝万缕地被别人所牵动。

  我愿于每个夜晚,伴着淡淡的心香,以温柔的灵魂,品“你”千遍不厌倦。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读林清玄《温一壶月光下酒》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