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

  《鹤冲天·黄金榜上

  作者:柳永

  原文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看。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
  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图画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倚翠,
  风骚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注释

  1、鹤冲天:词牌名,即“喜迁莺”。
  2、黄金榜:指录取入士的金字落款榜。
  3、龙头:旧时称状元为龙头。
  4、明代:圣明的时代。一作“千古”。遗贤:抛弃了贤能之士,指自己为仕途所弃。
  5、如何向:向何处。
  6、风云:际会风云,指得到好的遭遇。
  7、争不:怎不。恣:放纵,为所欲为。
  8、得丧:得失。
  9、白衣卿相:指自己才华出众,虽不进仕途,也有卿相一般尊贵。白衣:古代未仕之士着白衣。
  10、烟花:指妓女。巷陌:指街巷。
  11、图画屏障:彩绘的屏风。图画:绘画的颜料,这里借指画。
  12、堪:能,可以。
  13、恁:如斯。偎红倚翠:指狎妓。宋陶谷《清异录·释族》载,南唐后主李煜微行娼家,自题为“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巨匠,鸳鸯寺主”。
  14、平生:一生。
  15、饷:片刻,极言青年时期的短暂。
  16、忍:忍心,狠心。浮名:指功名。

  翻译

  在金字落款的榜上,我只不外是无意偶尔失往取得状元的机会。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君王也会一时错失贤能之才,我今后该怎么办呢?既然没有得到好的机遇,为什么不为所欲为地游乐呢!何必为功名患得患失?做一个风骚才子为歌姬谱写词章,即使身着白衣,也不亚于公卿将相。

  在歌姬栖身的街巷里,有摆放着图画画屏的绣房。幸运的是那里住着我的意中人,值得我细细地追求寻访。与她们依偎,享受这风骚的糊口,才是我平生最大的欢乐。青春不外是片刻时间,我宁愿把功名,换成手中浅浅的一杯酒和耳畔低徊婉转的歌唱。

  赏析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看”,柳永考科举求功名,并不知足于登入士第,而是把夺取殿试头名状元作为目标。落榜只以为“无意偶尔”,“见遗”只说是“暂”,由此可见柳永狂傲自负的性格。他自称“明代遗贤”是讽刺仁宗朝号称清明盛世,却不能做到“野无遗贤”。但既然已落第,就要考虑下一步。“风云际会”,发挥抱负是封建时代士子的奋斗目标,既然“未遂风云便”,理想落空了,于是他就转向了另一个极端,“争不恣狂荡”,表示要无拘无束地过那种为一般封建士人所不齿的流连坊曲的狂荡糊口。“偎红倚翠”、“浅斟低唱”,是对“狂荡”的详细说明。柳永这样写,是恃才使气的表现,也是表示抗争的一种方式。科举落第,使他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只有以极端对极端才能求得平衡。所以,他故意要造成惊世骇俗的效果以保持自己心理上的上风。柳永的“狂荡”之中仍旧有着严厉的一面,狂荡以傲世,严厉以自律,这才是“才子词人”、“白衣卿相”的真面目。柳永把他内心深处的矛盾设法主意抒写出来,说明落第这件事情给他带来了多么深重的苦恼和多么烦杂的困扰,也说明他为了挣脱这种苦恼和困扰曾经入行了多么痛苦的挣扎。(m.lz13.cn)写到最后,柳永得出结论:“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谓青春短暂,怎忍虚掷,为“浮名”而牺牲赏心乐事。所以,只要快乐就行,“浮名”算不了什么。

  这首词是柳永入士科考落第之后的一纸“牢骚言”,在宋元时代有着重大的意义和反响。它正面鼓吹文人士者与统治者分离,而与歌妓等下层人民接近,有一定的思惟提高性。

  这首词的构思、层次、结构和语言均与柳永其他作品有所不同。全篇直说,尽少用典,不仅与民间曲子词极为接近,而且还保存了当时的某些白话方言,如“如何向”、“争不”、“且恁”等。全词写得天然流畅,平白如话,读来琅琅上口。不独在柳词中,即使在北宋词中,这一类作品也是少见的。这种“明白而家常”,“到口即消”的语言,恰是词中之本色,是经由提炼而后取得的艺术效果。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