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年关

  那里来,又向那里往,

  这不中断,不中断的行人,

  奔波杂遝的,这车马?

  红的灯光,绿的紫的,

  织成了这可怕,仍是

  可爱的夜?高的楼影

  渺茫天上,都象征些

  什么现象?这噪聒中

  为什么又凝着这沉静;

  这暖闹里,会是凄凉?

  这是年关,年关,有人

  由街头走着,估计着。

  孤零的影子斜映着。

  一年,又是一年辛劳,

  一盘子算珠的艰和难。

  日中你敛住气,夜里,

  你喘,一条街,一条街,

  随着太阳灯光来回,——

  人和人,比如水在流

  人是水,两旁楼是山!

  一年,一年,

  连年里,这穿过城市

  胸腑的辛劳,成千万,

  成千万人流的血汗,

  才会造成了(m.lz13.cn)象今夜

  这神奇可怕的灿烂!

  望,街心里横一道影

  灯盏上开着血印的花

  夜在凉雾和尘沙中

  入铺,铺入,许多口里

  在喘着年关,年关……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林徽因: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