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看海潮·东南形胜

  《看海潮·东南形胜

  作者:柳永

  原文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
  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
  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
  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
  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回往凤池夸。

  翻译

  东南形势重要,湖山柔美的地方,
  三吴的都会,钱塘自古以来十分繁华。
  如烟的柳树、彩绘的桥梁,
  挡风的帘子、翠绿的帐幕,
  房屋高高低低,约有十万人家。
  高耸进云的大树环绕着沙堤,
  怒涛卷起霜雪一样白的浪花,
  自然的江河绵延无边。
  市场上陈列着珠玉至宝,
  家庭里布满着绫罗绸缎,争讲奢华。

  里湖、外湖与重重叠叠的山岭非常秀气锦绣,
  有秋天的桂子,十里的荷花。
  晴天欢快地吹打,夜晚划舟采菱唱歌,
  钓鱼的老翁、采莲的姑娘都嬉笑颜开。
  千名骑兵簇拥着主座,
  乘醉听吹箫击鼓,
  观赏、吟唱烟霞风光。
  他日画上夸姣景致,
  归京升官时向人们炫耀。

  赏析

  《看海潮》是描绘北宋时期杭州景象的。词的上片描写杭州的天然风光和都市的繁华。

  要谈杭州,首先把杭州的情况做个总的、概括的先容:“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东南形胜”,是从地舆前提、天然前提着笔写的。杭州地处东南,地舆位置很重要,风景很柔美,故曰“形胜”。“三吴都会”,是从社会前提着笔写的。它是三吴地区的重要都市,那里人众荟萃,财货会萃,故曰“都会”。

  “钱塘自古繁华”,这一句是对前两句的总结,由于杭州具有这些特殊前提,所以“自古繁华”。但又另有新意。假如说前两句是从横的方面来写,写杭州的现状的话,那第三句则是从纵的方面来写,交代出它“自古繁华”的历史。三句词,从纵、横两个方面勾勒出杭州的粗略面貌,以横为主,以纵为宾,实写杭州的现状,对其历史,则是虚写,一笔带过,作为陪衬。下面,就对“形胜”、“都会”和“繁华”这三个方面入行展叙。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是就“三吴都会”一句入行展铺的描写。“十万”,乃约略之词,只言人口之多,并不是切当的人口统计。杭州在当时就有“池有湖山美,东南第一州”(宋仁宗诗)的美誉。

  宋南渡以后,就有了更大的发铺。宋人吴自牧《梦粱录》云:“柳永咏钱塘词曰:‘参差十万人家’,此元丰(宋神宗年号)前语也。自高庙(宋高宗)车驾自建康幸杭驻跸,几近二百余年,户口蕃息,近百万余家。杭城之外城,南西东北,各数十里,人烟生聚,民物阜蕃,街市商人坊陌,展席骈盛,数日经行不绝,各可比外路一州郡,足见杭城繁盛耳。”

  (卷十九)“参差”二字,写出了楼阁房舍遥遥近近、高高低低的景象;“风帘翠幕”,把“人家”详细化了,家家吊挂风帘,户户张设翠幕,一派宁静安详的气氛;而这大大小小的楼阁、张帘挂幕的人家,错落在“烟柳画桥”之中,这就不仅使我们望到了户户人家的详细景象,也望到了整个城市的风采。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是对“东南形胜”一句做展铺的描写。这里只选择了钱塘江岸和江潮两种景物来写。钱塘江岸,绿树如云,写出了郁郁葱葱的景象;钱塘江水是“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杭州位于钱塘江畔。钱塘潮的壮观景象是很有名的。宋人周密的《武林往事》里有这样一段描写:

  浙江(即钱塘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自既看(十六日)以至十八日为最盛。方其遥出海门,仅如银线;既而渐近,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势极雄豪。杨诚斋(南宋诗人杨万里)诗云:“海涌银为郭,江横玉系腰”者是也。

  “怒涛”,写江潮来势之猛,如同鏖战的貔虎,不就是“震撼激射”的景象吗?“卷霜雪”,写“怒涛”的详细形象,也就是“玉城雪岭”的景象。“霜雪”,不仅写出了怒涛如雪的白色,也写出了江潮带来的森森冷气,正如孟浩然《与颜钱塘登障楼看潮作》所云:“惊涛来似雪,一坐凛生冷。”只是柳永在这里对人的感触感染没有明言而已。“天堑无涯”,写出了江面的宽广,也暗示出江潮“吞天沃日”的气魄。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则是就“繁华”二字入一步展铺,写杭州的繁华。杭州,在宋代就有“销金锅儿”之号(见《武林往事》),这是说,不管有多少金钱,都能在那里挥霍净绝。诗人在这里又深进一步,透过那重重帘幕,描写了两个方面:一是贸易商业情况──“市列珠玑”,只用市场上的至宝,代表了商品的丰硕、贸易的繁荣;二是衣着情况──“户盈罗绮”,家家披罗着锦。“竞豪奢”,又总括杭州的种种繁华景象,一个“竞”字,写出了杭州富民比豪华、斗阔气的情景,在诗人的笔下,杭州真是民殷财阜,繁华得不得了。

  词的下片,写杭州人民和平宁静的糊口景象。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写杭州西湖的湖山之美。这既是入一步描写“东南形胜”,同时又是杭州人游乐的背景。西湖是美的,苏轼说:“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适宜。”(《饮湖上初晴后雨》)也是写了山和水两个方面。“重湖”,写湖本身,西湖有里湖外湖;“叠”,写湖岸,山峰重叠。西湖水碧山青,秀美异常,所以说“清嘉”。“三秋桂子”照应“叠”二字,写山中桂花。杭州的桂花自来有名,据说是月中的桂树种所生。《南部新书》说:“杭州灵隐寺多桂,寺僧曰:‘此月中种也。’至今中秋看夜(十五昼夜),去去子坠,寺僧亦尝拾得。”这种传说,给杭州桂花蒙上了一层神话色彩,对人们有很大的吸引力。 宋之问《灵隐寺》诗云:“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白居易《忆江南》词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望潮头,何日更重游?”杭州山中的桂子是让人向去的。“十里荷花”,照应“重湖”二字,写水里荷花。红花绿叶,莲芰清香,也是很能体现西湖特点的景物。苏轼说那里“无主荷花到处开”(《六月二十七日看湖楼醉书》),南宋杨万里说:“究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限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三秋”,从时间着眼;“十里”,从空间着眼。桂为秋季开花,莲为夏季开花,写出了西湖不同季节的美景。

  西湖不论任何季节、任何时间、任何天色,都是美的,因而游人不尽。《武林往事》曰:“西湖天下景,朝昏晴雨,四序总宜;杭人亦无时而不游,而春游特盛焉。”下面便开始描述杭人游乐的情景。

  先写杭州民的游乐:“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羌管弄晴”,写白天,写笛声。“弄晴”二字,写出了吹笛人怡然自得的痛快心情。“菱歌泛夜”,写夜晚,写歌声。“泛夜”二字,写出了采菱女的歌声,在宁静的夜晚,在水面上轻轻飘荡的情景。“嬉嬉钓叟莲娃”是就前面二句总而言之,说明这是杭州庶民在游湖,是民人之乐。

  “千骑拥高牙”以下,写杭州官员的游乐。“千骑拥高牙”,写出了人物的身份,写了出游时侍从的众多,表现出官员的威势。下面从两个方面写官员的乐趣。“乘醉听箫鼓”,写宴酣之乐。统治阶级常常携带酒宴游湖。开怀畅饮,酩酊大醉,已经写出了饮宴的欢乐,醉后还要听音乐,把饮宴之乐推向了极点。“吟赏烟霞”,写山水之乐。前面写了山,写了水,这里以“烟霞”二字来表现景物之美,体现出山川灵秀的一面。不仅赏识湖山之美,情不可遏还要形之吟咏。这既表现出官员的儒雅风骚,更衬托出了山水的锦绣。词的最后两句是对官员的祝愿,说日后把杭州夸姣的景色描画下来,等到往朝廷任职的时候,就可以向同寅们炫耀一番了。

  这首词歌颂了杭州山水的锦绣景色,赞美了杭州人民和平安定的欢乐糊口,反映了北宋结束五代分裂割据局面以后,经由真宗、仁宗两朝的休摄生息,所呈现的繁荣太平景象。(www.mtvss.com)当然,这种景象还只是糊口的表面现象,没有能像他做杭州附近的定海晓峰盐场监视官时那样,揭示出“官租未了私租逼”所造成的泛博盐民“虽作人形俱菜色”(《煮海歌》)的苦况。这首词是写给当时任两浙转运使的孙何的(见宋人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一),虽为赠献之作,有一定的奉承成分,却不能说就是粉饰升平的歌功颂德的作品,它反映了当时一定的社会现实。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习鼓舞;斑白之老,不识干戈。……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集四海之珍异,皆回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天,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线人,侈奢则长人精神。”这固然是记实都城汴京的景象,但也可以望出当时海内确有“太平景象形象”,因而纸醉金迷、竞尚豪奢,成为各地统治阶级的普遍风气。

  《看海潮》所反映的,恰是这样的现实。据说“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近时谢处厚诗云:‘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鹤林玉露》)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说,并不准确。诱使金兵进侵,导致北宋灭亡的原因,是因为统治阶级“竞豪奢”,醉生梦死的腐朽本质所造成的;引起金兵南下,给南宋王朝带来威胁的,仍旧是统治阶级“直把杭州作汴州”(林升《题临安邸》)的腐朽本质造成的,与柳词本无关系。不外,从这个传说中却可以说明,《看海潮》的写作是很成功的,读了这首词,不由得会使人对杭州心向去之。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柳永:看海潮·东南形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