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

  文/传奇谷歌

  一位母亲,为了清除与儿子之间的隔阂,走入他的内心世界,以通讯的方式建立了一座沟通的桥,重新熟悉了她18岁的孩子。这就是《亲爱的安德烈》的前世今生——台湾作家龙应台和儿子安德烈互通的35封家书。

  母子俩交流范围丰硕。他们在信中泛论音乐、片子、民主、权利、德国教育轨制和东西方文化。母语是德文和中文的两人,折衷用英文交流。龙应台担心误解了安德烈信中的意思,常通过电话和邮件反复确认——她是多么强烈地但愿了解自己的孩子。他们像老朋友一样坦诚地交流观点,述说彼此的经历。分别接受东西方文化教育成长起来的两代人,在思惟碰撞和观点冲突中愈加了解彼此。他们就这样通过信函走入了对方的糊口和内心,龙应台“熟悉了人生里第一个十八岁的人”,安德烈“也第一次熟悉了自己的母亲”。两人之间的“代沟”,在这一封封信函去来中被一点点填平,这位母亲,终于“找归”了她的儿子。

  父母与孩子沟通难,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曾望过一部电视剧《爱情多米诺》,剧中的女孩,因母亲忽然离世而变得自闭。父亲想要走入她的世界,将她从自闭中带出来,却发现女儿独一愿意对话的,只有她的玩具。于是,他将自己变成一名玩具设计师,让他设计的玩具代替他陪伴着女儿。这些仿佛能说话有思惟的玩具,每一款玩具都饱躲着父爱。

  “固然心中有爱,但是爱,冻结在经年累月的缄默沉静里,似乎躲着一个痛苦悲伤的伤口,没有纱布可绑。”这是我最为触动的一句话。良多人以爱之名,做着伤害彼此的事,最后扔下一句:我这都是为你好!直到发现彼此渐行渐遥才幡然悔悟,为时已晚。不管是《亲爱的安德烈》,仍是《爱情多米诺》,都在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爱,告诉我们爱要怎样准确表达——沟通,才是万事的解决之法;沟通,才是表达爱的必经之道。沟通初始,观点第一次激烈碰撞,难免觉得对方不可理喻,也许会争吵和受挫,后悔跟他/她说了那些话。但是,请你下定决心。你有多爱对方,就需要付出多大的耐心,想适合的方法,将爱精彩地、毫无保存地表达出来。

  “父母亲,对于一个20岁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栋旧屋子:你住在它里面,它为你遮风挡雨,给你暖和和安全,但是屋子就是屋子,你不会和屋子往说话,往沟通,往体贴它、讨好它。搬家具时碰破了一个墙角,你也不会往说’对不起’。父母啊,只是你完全视若无睹的住惯了的旧屋子吧。我猜想要等足足20年以后,你才会归过头来,开始凝视这座没有声音的老屋,发现它已残败衰弱,逐渐逐渐地走向人生的’无’、宇宙的’灭’;那时候,你才会归过头来深深地凝视。”

  读到这段,一时间泪水翻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望见世间父母在孩子成长中深沉的凝视,和目送他们遥往的心酸。带着些许悔恨,我第一时间想打电话给爸妈,跟他们说声对不起,祈求他们的原谅。即便他们不曾怪罪过我,由于无论我做过什么让他们心冷的事情,我始终是他们最疼爱的孩子。

  你已经多久,没和父母好好聊聊了?你是不是一直厌烦他们一次次的催促婚姻大事、叮嘱寒热。不妨主动告诉他们,你对爱情和婚姻的望法,告诉他们你会照顾好自己。一次不行,那就两次、多次。不为别的,只为你们仍爱对方。

  步履吧!为了彼此!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