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苏东坡传》读后感

  林语堂《苏东坡传》读后感

  文/李文越

  东坡是个掉落人间的小太阳。他虽不积压一文钱,但自己却觉得富比贵爵。他说: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面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他不是空口说,他走遍了全中国各种荒芜的地方,见惯了世态寒热后,仍是这个苏东坡。

  他是传奇。生前,诗文落笔辄为人所传诵,是时朝廷禁止,赏钱增至八十万。禁愈严而传愈多。生后,徽宗相信苏东坡的灵魂在玉皇大帝驾前为文曲星,皇家下令搜集苏东坡的手稿,悬价每一篇赏制钱五万文。时人制墨谎称东坡之名,竟能发财。东坡题扇,扇子竟然大麦。为什么呢?尤其是现在偶像娱乐化,偶像稀缺的年代,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他勤奋好学。他的读书方式是将一本书逐字抄写,后来写文章旁征博引,甚至故意编造典故,竟然有人信认为真。

  他是庶民之友,由于他与各行各业都有来去,帝王、诗人、公卿、山人、药师、酒馆主人、不识字的农妇。他的至交是诗僧、无名的羽士,还有比他更贫穷的人。他也喜爱官宦的荣耀,可是每当他混迹人群之中而无人熟悉他时,他却最为快乐。他替庶民说话,他说眉州之民难治,非难治也,州官不知如何治之耳。他说:盖有公为奸慝,神不敢于彼示其威灵,而乃加怒于一卒,无乃不可乎?

  他至情至性。子由很穷,住的屋子又小又矮。东坡经常对弟弟的高大取笑,他写了两句:常时低头诵经史,突然欠伸屋打头。东坡一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不能和弟弟长久欢聚,不能和家人固定一个居所。

  他执着不妥协。为死人写墓志铭是当时文人极难避免之社交应酬。在这一方面,苏东坡自己应有极严格的划定,而且确实做到了。他毫不写一篇此种文章,即使王公朱紫相求,也是不写。在他一生之中,他只写了七篇墓志铭,皆有特别的理由,他的确有话要说才写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林语堂《苏东坡传》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