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音:一张舆图

  林海音:一张舆图

  瑞君、亦穆夫妇老遥地跑来了,一入门瑞君就快乐而高兴地说:

  “猜,给你带什么来了?”

  一边说着,她打开了手提包。

  我无从猜起,她已经把一叠纸拿出来了:

  “喏!”她递给了我。

  打开来,啊!一张崭新的北平全图!

  “但愿你望了图,能把文津街,景山前街连起来,把东西南北方向也弄清晰。”

  “已经有细心的读者告诉我了,”我惭愧(但这个惭愧是快乐的)地说,“并且使我在归忆中往了一次北平书楼和北海前面的团城。”

  在灯下,我们几个头便挤在这张舆图上,指着,说着。认识的地方,无边的归忆。

  “喏,”瑞妹说,“曾在黄化门住良多年,北城的地舆我才熟。”

  于是她说起黄化门(m.lz13.cn)离帘子库很近,她天天上学坐洋车,都是坐停在帘子库的老尹的洋车。老尹当初是前清帘子库的总管,现在可在帘子库门口拉洋车。她们坐他的车,总喜欢问他哪一个门是当初的帘子库,皇宫里每年要用多少帘子?怎么个珍藏法?他也自得地说给她们听,复习着他那些一往不归的老日子。

  在北平,残留下来的这样的人物和故事,不知有多少。我也想起在我曾工作过的大学里的一个人物。校园后的花房里,住着一个“花儿把式”(新名词:花匠。说俗点儿:花儿匠),他镇日与花为伍,花是他的生命。据说他原是清皇室的一位公子哥儿,生平就爱养花,不想民国后,面对现实糊口,他落魄得没办法,最后在大学里找到一个花匠的工作,总算是花儿给了他求生的路子,虽说惨,却也有些诗意。

  整个晚上,我们凭着一张舆图都在说北平。客人走后,家人睡了,我又独自铺开了舆图,细细地望着每条街,每条胡同,归忆是无法记出具体年月的,经常会由一条小胡同,一个不相干的感慨,把思路牵归到自己的童年,想起我的住室,我的小床,我的玩具和伴侣……一环随着一环,故事既无关系,年月也不衔接,思惟就是这么个奇妙的东西。

  第二天晏起了,原来就收留易发疼的眼睛,由于望太久那细小的舆图上的字,就更疼了!

  1961年12月25日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林海音:一张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