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梦得:点绛唇·绍兴乙卯登尽顶小亭

  《点绛唇·绍兴乙卯登尽顶小亭

  作者:叶梦得

  原文

  缥缈危亭,笑谈独在千峰上。
  与谁同赏。万里横烟浪。

  老往情怀,犹作海角想。
  空惆怅。少年豪放。
  莫学衰翁样。

  注释

  1、缥缈:隐隐约约,亦因其高而之似可见似不可见,应标题问题中的“小亭”。
  2、危亭:《说文》:“危,高而惧也。”此言亭之高,应标题问题的“尽顶”,尽顶亭就是因所位置之高而命名。
  3、衰翁:朽迈之人。
  4、海角想:指恢复中原万里河山的梦想。

  赏析

  此词作于1135年(宋高宗绍兴五年)作者往任隐居吴兴卞山时,为作者登临卞山尽顶亭有感而发之作。尽顶亭,在吴兴西北弁山峰顶。宋室南渡八年,未能收复中原大片失地,而朝廷却一味向敌乞降,与敌妥协,使爱国志士不能为国效力,英雄豪杰也无用武之地。作者作为南宋主战派人物之一,对此深认为恨。词中抒发了作者回居后既旷达超迈又不免孤寂惆怅的矛盾情怀。

  起首一句径直点题。“缥缈”,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形收留亭在尽顶,既高且小,从遥处远看,若隐若现;这是紧扣题中“尽顶小亭”来写的。危,高也;危亭即高亭,由于亭基在弁山尽顶,这是吴兴地区的最高峰。第二句由亭而写到人,应标题问题的“登”字。因为小亭位于“尽顶”,故登亭之人有“千峰上”之感。独登小亭,无人共赏,只有万里横江而过的波浪,渺茫无边无涯。

  上片末两句倒装,一则说北方大片失地,江山破碎,不堪赏玩;二则说因主战派不中断受到架空和打击,已找不到同心同德,一起往把失地收归,重建共赏的人。“万里”,喻其广遥,指吴兴以北直至沦陷了的中原地区,此时宋室南渡已八个年头了。“烟浪”形收留烟云如浪,与“万里”相应。北看中原,烟雾迷茫,不知恢复何日。“赏”字不只为了协韵,还含有预想失土恢复后登临赏览的意思内。“与谁同赏”即没有谁与之同赏,归应“独”字。“独”而推及“同赏”,“同赏”又感叹“与谁”;欢快味的“赏”字与压抑感的“独”字连翩而来,表现了作者心中此时的复杂情绪。

  下片两句“老往情怀,犹作海角想。”说自己人虽老了,情怀不变,仍是以天下为己任,把国是放在心上,总在作着恢复中原那万里江山的计虑和打算,表现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概。这两句可联系词人身世来理解。“海角想”,指有志恢复中原万里河山。春秋虽老,壮志未衰,“犹作”二字流露出“海角想”的强烈感情。又想起此身闲居卞山,复出不知何日,独自登临送目,纵有豪情,也只能是“空惆怅”。“空惆怅”三个字收住了“海角想”。一个“空”字把前面的一切想看都钩销掉了,又归到了无可奈何、孤傲寂寞的境界,不免要表现出某些颓丧情绪。而胸中暖情,又不甘心熄灭,便吩咐随侍的儿辈“少年豪放,莫学衰翁样”。(www.mtvss.com)说年青人应该豪放一点,不要学习朽迈之人的样子容貌。是示人,也是律己。这里的“衰翁样”指的是“空惆怅”,借“少年豪放”借归复到“海角想”的豪情壮志上往。“少年豪放”一句与第二句的“笑谈”二字相呼应,针线绵密。

  这是一首小令词,篇幅不长,可是翻波作浪,曲折归旋地抒写了词人十分矛盾复杂的心绪。清人刘熙载在他的《艺概·曲艺概》中说:“一转一深,一深一妙,此骚人之三昧。倚声家得之,便自超出常境。”梦得词似已得此三昧,波涛跌荡放诞,曲绝其妙,且处处转折,无不紧扣题意,即便这首小令也是如斯。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叶梦得:点绛唇·绍兴乙卯登尽顶小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