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升:南乡子·冬夜

  《南乡子·冬夜

  作者:黄升

  原文

  万籁寂无声,衾铁棱棱近五更。
  香中断灯昏吟未稳,凄清。
  只有霜华伴月明。

  应是夜冷凝,恼得梅花睡不成。
  我念梅花花念我,关情。
  起望清冰满玉瓶。

  赏析

  黄升是一位知名的词选家,其词如“晴空冰柱”,今读此词,颇有此感。

  上片写夜冷苦吟之景状。词人生在南宋中期,早年抛却科举,遯迹林泉,吟咏自适,填词是他精神糊口中一个重要组成部门。从这首词望,即使更深人静之时,他还在苦吟不已。起二句云:“万籁寂无声,衾铁棱棱近五更。”夜,是静极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只有深夜不睡的人,方能有此体会。“棱棱”二字,使人感到布衾硬得似乎有棱角一般,难以贴体。至“香中断灯昏吟未稳,凄清”二句,词人则把留意力从被窝移向室内:炉中沉香已绝,残灯如豆,灰暗异常,凄清异常。至“只有霜华伴月明”,词人又把留意力转向室外,描写了明月高悬、霜华遍地的景象。五句三个层次,娓娓写来,天然而又逼真。“吟未稳”者,吟诗尚未觅得韵律妥贴、词意工稳之句也,三字写出词人此时之所为,可称上片之词眼。因为“吟未稳”,故觉深夜寂静被子严寒,香中断灯昏;又因为“吟未稳”,才觉霜华伴月,碧空无边。而“凄清”二字,则烘托了本文的整个氛围,不贯串整文,随处可以感到。由此可见,词的结构是井然有序、浑然一体的。

  下片词人从自己的“吟未稳”联想到梅花的“睡不成”。冰冷大地,永夜无眠,词人居然不说自己感到烦恼,却为梅花设身处地着想,说它该是烦恼得睡不成了。此语奇警,设想尽妙。接下往二句说:“我念梅花花念我,关情。”此句点明不仅他在想着梅花,梅花也怜念起他来了。他们竟成为一对知心挚友!

  这种构思,确实是奇异异常;这种格调和意境,确实是空幻的。它非常形象地勾勒了一个山中山人清高飘逸的风貌。它的妙处尤其表现在将梅花拟人化。

  结句“起望清冰满玉瓶”,跟以上两句不可分割,互为联系,词中句中断乃为韵律所限。由于词人关切冷夜中梅花,于是不顾自己寒热,(m.lz13.cn)披衣而出,结果望到,玉瓶中的水已结成了冰。至于梅花呢,他在词中未提及,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蕴意深遥,饶有余味。假如词人在词中将梅花说绝了,说梅花冻得不成样子,或说梅花凌霜傲雪,屹立风中,那就尽收眼底,毫无诗意了。由此可见词人手法之高明。

  从整个词来说,晶莹快洁,恰似玉树临风;托意高遥,说它的风格如“晴空冰柱”,不是很适宜么?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黄升:南乡子·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