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熟之前,承受时光的黑暗,成熟的过程是那样不堪

  在成熟之前,承受时光的黑暗,成熟的过程是那样不堪

  文/赵瑜

  前些日子,我买了些“爱心香蕉”,一来便宜,二来可以匡助那些辛劳的农夫,便又多了些道义感。

  香蕉取归来才发现,摘得早了,还没有成熟。在办公室里放了两天以后,涓滴望不出变化。有同事说,要买一些熟香蕉和它们放在一起,会熟得快。想想觉得有理,香蕉们在一起,大抵也会交谈的。

  我便买了些熟香蕉,放在那几挂香蕉上。可是,又等了两天,熟香蕉表面已经变黑,“爱心香蕉”却仍然不为所动。大约是性格分歧,谈判失效。

  同事查阅了资料,终于找到方法。将所有的香蕉装进两个纸箱里,并盖了厚厚的一层报纸,上面又搭了一块密不通风的布。两天以后打开来发现,最上面的一部门香蕉熟了。

  成熟的香蕉表皮发黄,根部微黑,失往了青涩时的好样子容貌。像一个孕育过孩子的女人,面色泛着黄油脂,青春不再。但成熟的香蕉确实是好吃的,剥开来,甜,光彩也好,进口的感觉像一段轻音乐,抒怀,能形成我们对事物的好印象。

  然而,没有成熟的香蕉还在下面。便又捂好了箱子,像是允许香蕉要守旧一个秘密。

  望着那些没有成熟的香蕉堆在一起的感觉,忽然觉得,世间的事,大多如香蕉一般,从青涩到成熟的过程,是如斯不堪。

  曾采访过一个着名偶像派歌手。采访他的时候,他尚租住在北京郊区,名声刚给他带来福利,尚没有让他彻底挣脱贫穷。

  他在地下室住了九年,在夜店唱歌,在地铁走廊里唱歌,在夜市大排档唱歌,在公园里唱歌,在别人婚宴或生日宴会上唱歌……最穷的时候,他连坐地铁的钱都没有,买几个馒头,途经卖烤红薯的推车,说上些好话,借着人家的炭火将馒头烤暖了,吃上四个馒头,然后步行近二十公里归到住处。

  谈到辱没史,他笑了笑,说,若没有理想,就没有辱没,我被理想害了多年,好在上天没有抛弃我,不然,惨不堪言。他的手被琴弦割破过多次,声带坏过多次,被女友抛弃过多次。糊口由一天又一天琐碎的时光组成,尊严只是伴随物,饥饿时,尊严天然被闲置起来。我能理解他对过去的叹息和长时间无助的缄默沉静。

  我采访他之前,他刚刚接受了央视的采访,并且节目在央视播出了。他租住的屋子没有卫生间,大便要往公共卫生间,他说,旁边蹲下来一个人,侧脸望他,说,你不是那谁谁谁吗?

  这就是他的现实。他最后说,假如有一天,我住到自己的屋子里,我第一件事情是大哭一场。

  望着他安静的脸,我想:这是要祭祀他曾经不堪的青春吗,仍是将人生的页面翻过,重新书写?

  成熟老是意味着经历时间的打磨,好比经冬的麦子,经由季节的变化、温度的起伏,才终于灌浆丰满,成为供养我们的粮食。(www.mtvss.com)成熟也意味着经由世间所有高温,或承受涅盘般的煎熬,或默默藏入蒸笼,才成为食品。

  成熟也和人的身体相关,欲看与按捺,激情与持久。成熟意味着一个人内心渐次平和,不再因细小的诱惑而抛却追逐的目标,不再为即将到来的惩罚而逃避责任。

  成熟意味着融化个体,不再独立于他人之外;成熟意味着褪往了虚伪,不再为证实自己而活得倦怠;成熟意味着已经拥有,所以不必和他人争抢利益;成熟还意味着懂得放下,由于人生的行程有限,不可能全部的景点都走一遍。

  成熟天然是稳重而得体的现实描述,它像一壶陈年的普洱,初望时汤色混浊,细品却甘怡润心。一杯熟普洱,可以安心静气。茶本来也是青涩的叶片,是时间用慢火将一个生涩的茶饼热暖,这样,饮一杯熟普洱,我们仿佛和一段旧光阴在对话,我们会瞬间入进安静,觉得清淡也是欢喜。

  日常糊口的逻辑,我们老是认为那些鲜明而耀眼的人,从未碰到糊口的窘迫。实在,哪一个人没有经历过如香蕉一样的青涩时光呢?

  那些不为人知的努力,那些浸满了汗水和泪水的辛酸,正像被捂在箱子里的香蕉一样,在成熟之前,在味道变得夸姣之前,缄默沉静无助,承受时光的黑暗,或者理想的破败。

  夸姣是一个相对较晚到来的词语,它值得我们为之付出。而夸姣之前的不堪,注定是我们人生必然伴随的滋味。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在成熟之前,承受时光的黑暗,成熟的过程是那样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