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上海影评(一)

  在《大上海》上映之前,我已经写了一篇博文表示对本片品质的不望好,现如今望完全片之后,跟我预料的相差不多。需要声明的是,假如是在十年之前,我还没有望过这么多港片,或者至少我还没有望过麦当雄的两部《上海天子》,也许我会很喜欢这部电影,但是可惜的是没有假如,我只能说我现在的感觉——不喜欢。

  固然《大上海》没有明说人物原型是谁,片中角色名字也绝量避免令人产生联想,但是只要望了开场你就会知道,这根本就是“上海三大亨”的故事,成大器是杜月笙,洪寿亭是黄金荣,茅载是张啸林和戴笠的合体。固然王晶说这是他预备了多年的故事,但是我怎么望都是参考了麦当雄的《上海天子》,片中的主要角色和主要情节在《上海天子》中都能找到对应,角色上黄晓明和发哥对应吕良伟,洪金宝对应郑则仕,吴镇宇对应徐锦江+苗侨伟,高虎对应汤镇业,袁泉对应叶童,袁莉对应斯琴高娃,莫小棋对应刘嘉玲,情节上成大器和京剧名伶的感情线,洪寿亭由于一个戏子打了督军的儿子被抓,茅载投靠日本人等等,在《上海天子》中都有对应段落。当然,不能因此就说这部电影抄袭,由于既然同是以自杜月笙为原型,人物和情节有重合也是说得过往的。

  可是不得不说,在望过《上海天子》之后,再望这部《大上海》就只能是索然无味,望到开始就基本上可以猜到结尾了,没有任何惊喜。《上海天子》用了两集的篇幅来具体讲述杜月笙的生平,人物扎实、过程具体、细节生动;《大上海》只有一集的片长,还把大部门时间都用来煽情了,主角成大器的上位过程十分的潦草和不可托,莫名其妙的一开始茅载就救他出狱,一转眼他就在上海站稳了脚,再一转眼他就成了流氓头子。此外,洪金宝饰演的洪寿亭也没有任何重头戏来表现其分量,吴镇宇莫名其妙的就从国民党特务变成了大汉奸,没有任何心理转变过程,仿佛就是为了造出一个反派而存在。以上种种可以望出,王晶只是在用演员本身的着名度、一贯的银幕形象和在演艺圈的地位来套在角色身上,而根本没有想过用故事来塑造角色。

  杜月笙和国民党关系紧密亲密,曾经捐募飞机资助抗日,也曾和国民党一起迫害共产党人,《上海天子》的第二集主要就是讲政治,寄意和《黑社会2以和为贵》基本一致,都是说黑社会再牛也只不外是政治家手里玩弄的棋子。以现在我国的审查轨制,可以料到王晶会对人物入行洗白,尽对不会再碰党派斗争这一段,可是没想到他会把人物洗得这么白。主角成大器作为一个黑道人物居然声称不碰黄赌毒,对新旧两个情人都有情有义,对师父师娘敬重有加,还暖爱祖国,宁死不做汉奸,最后大战日本鬼子壮烈牺牲,太完美了。本来,既然没说是人物传记,与真实事件有所出进也不是问题,只要讲得通就行,但是将一个黑道人物塑造成了高大全就不免难免太虚假了,根本让人无法信服。以前的港产黑帮片有个滥觞,同样是黑道人物,碰毒品的就是下三滥,不碰毒品的就高人一等,这个成大器可好,黄赌毒都不碰,那你靠什么活呢。最后让一个黑道人物变成抗日英雄,更是十分的好笑,再爱国你也是黑道,不带这么去主旋律上靠的吧。

  前面已经说了,本片大部门的时间都用来煽情了,王晶自己也在宣传中说他拍的本来就是一部爱情片。感情戏主要集中在周润发、袁泉、莫小棋这个三角关系上,有两段比较重头,一段是日军轰炸上海时成大器在人群中寻找叶知秋,另一段是结尾成大器抱着阿宝的尸体痛哭。演员表演没有什么问题,配乐也不错,但是煽情煽得其实太过刻意,连情节都不顾了,成大器刚找到叶知秋,日军轰炸就结束了;本来望戏的有一大堆日本兵,双方打成一片、炮火连天,可是成大器抱着阿宝的尸体哭半晌,外面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大家不免难免也太配合煽情时间了吧。

  我觉得袁莉饰演的洪寿亭的老婆这个角色值得一说,应该有些人望着会觉得希奇,她是成大器的师娘,可是她在片中却老跟成大器勾肩搭背,最后成大器带大队往救她,她却莫名其妙死了之后,成大器还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其实是太暧昧了。我觉得王晶觉得是按照《上海天子》里的斯琴高娃才找的袁莉,由于这两个角色不论扮相、性格都很像。在《上海天子》中是这个师娘带杜月笙进门的,她尽对是个女中豪杰,可以冲到男浴室抓丈夫的奸,连黄金荣都怕她,杜月笙对这个师娘长短常敬重的,她第一次和黄金荣闹离婚时是杜月笙劝好的,所以二人关系非统一般。我觉得王晶是想延续这种人物关系,但是却没有足够的戏份来铺现,再加上袁莉年纪又比发哥小,站在一起其实不像长辈,才造成了这种暧昧的结果。

  大上海影评(二)

  固然《大上海》没有明说人物原型是谁,片中角色名字也绝量避免令人产生联想,但是只要望了开场你就会知道,这根本就是“上海三大亨”的故事,成大器是杜月笙,洪寿亭是黄金荣,茅载是张啸林和戴笠的合体。

  杜月笙和国民党关系紧密亲密,曾经捐募飞机资助抗日,也曾和国民党一起迫害共产党人。以现在我国的审查轨制,可以料到王晶会对人物入行洗白,尽对不会再碰党派斗争这一段,可是没想到他会把人物洗得这么白。主角成大器作为一个黑道人物居然声称不碰黄赌毒,对新旧两个情人都有情有义,对师父师娘敬重有加,还暖爱祖国,宁死不做汉奸,最后大战日本鬼子壮烈牺牲,太完美了。本来,既然没说是人物传记,与真实事件有所出进也不是问题,只要讲得通就行,但是将一个黑道人物塑造成了高大全就不免难免太虚假了,根本让人无法信服。以前的港产黑帮片有个滥觞,同样是黑道人物,碰毒品的就是下三滥,不碰毒品的就高人一等,这个成大器可好,黄赌毒都不碰,那你靠什么活呢。最后让一个黑道人物变成抗日英雄,更是十分的好笑,再爱国你也是黑道,不带这么去主旋律上靠的吧。

  前面已经说了,本片大部门的时间都用来煽情了,王晶自己也在宣传中说他拍的本来就是一部爱情片。感情戏主要集中在周润发、袁泉、莫小棋这个三角关系上,有两段比较重头,一段是日军轰炸上海时成大器在人群中寻找叶知秋,另一段是结尾成大器抱着阿宝的尸体痛哭。演员表演没有什么问题,配乐也不错,但是煽情煽得其实太过刻意,连情节都不顾了,成大器刚找到叶知秋,日军轰炸就结束了;本来望戏的有一大堆日本兵,双方打成一片、炮火连天,可是成大器抱着阿宝的尸体哭半晌,外面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大家不免难免也太配合煽情时间了吧。

  我觉得袁莉饰演的洪寿亭的老婆这个角色值得一说,应该有些人望着会觉得希奇,她是成大器的师娘,可是她在片中却老跟成大器勾肩搭背,最后成大器带大队往救她,她却莫名其妙死了之后,成大器还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其实是太暧昧了。在《上海天子》中是这个师娘带杜月笙进门的,她尽对是个女中豪杰,可以冲到男浴室抓丈夫的奸,连黄金荣都怕她,杜月笙对这个师娘长短常敬重的,她第一次和黄金荣闹离婚时是杜月笙劝好的,所以二人关系非统一般。我觉得王晶是想延续这种人物关系,但是却没有足够的戏份来铺现,再加上袁莉年纪又比发哥小,站在一起其实不像长辈,才造成了这种暧昧的结果。

  总而言之,本片给我一种感觉。导演想要讲述一个故事,同时通过讲述这个故事抒发一些内心复杂的情感,表达一些设法主意。但,我始终觉得仍是有点隐晦。不外忧伤的音调加上过急的结局,倒令人有些许归味。

  大上海影评(三)

  与其说影片《大上海》是一部黑帮片,倒不如说是一部爱情片,当然,黑帮和爱情这两个元素从来都不矛盾冲突,在经典黑帮片《美国旧事》里人们记住的,除了“面条”和算计了他一辈子的麦克斯之间的纠葛,还有他和黛博拉之间的情感悲剧,而那句“我们铺张了一生”,虽是“面条”对麦克斯说的,但用在感情上,也同样合用。

  在当下遍网的“感觉不会再爱了”的“哀嚎”中,难得有部国产片能如斯情深意切地表述爱情,也难得上了年纪的发哥在影片中蜜意似海一归,仍是“我拿生命换取爱”的类型。当片尾成大器怀抱爱人坐在车里,从收留面对欣然微笑时,不免令人想起一句话:“心中布满爱时,瞬间即为永恒。”

  有的观众或许会纠结片中的成大器毕竟最爱谁,实在这不算是个问题,由于人的情感会跟着春秋和阅历而变化,固然有时候并不自觉。一个是青葱夸姣的初恋,固然夸姣但留有遗憾,人们难忘初恋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大抵是怀念年少时爱的那种感觉,仿佛时间余烬中的一抹青炎烛光,影影绰绰,披发发出点点热意,虽不能驱冷,却鸣人不能自休。人不能穿越,但感触感染可以,于是情不自禁地陷进归忆并全心关照,这是重情之人难以抗拒的宿命。而另一个是陪伴自己走过打拼之路的女人,从年少到如今,仿佛习惯成天然般不必劳心和牵挂,于是惯常易让人的感官痴钝,心灵也一样,除非境况陡转。

  个人感觉成大器是爱着陪伴他走了一路的阿宝的,固然“成宝恋”的结局望上往悲情而虚无,却显得相对成熟,至少在阿宝身上有成熟的因子,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她的言行仿佛是对狄更斯这句话的注解:“成熟的爱情,敬意,忠心并不等闲表现出来,它的声音是低的,它是谦逊的、退让的、潜在的,等待了又等待。”(www.mtvss.com)而对成大器而言,最重要的情感是需要熟化过程的,该片的叙事恰恰提供了这样一个熟化过程,他早期被爱而不得(初恋)的遗憾折磨过,后又被得而复失(妻子)的痛苦折磨过,历经由这样反复的碾压后,终于催发出了他心中最想说的、也是阿宝最想听的话。

  曾经在北平教堂里的突发变故,让“成秋恋”的两个当事人成为这片土地上的爱情流亡者,此时的枪炮赛过了玫瑰,他们仿佛注定的一般没有未来。而奼女阿宝抱着残破的板凳离开时的归眸浅笑,则在表明她会全心全意守护她的爱。好像对于情感,片中的女人要比男人来的成熟,即便是女配也能披发发出这种成熟感,如师娘凌沪生决然毅然和丈夫的离异。

  片中的两位女主仿佛代表着不同的情感立场,叶知秋好像从来都是主动选择的,好比她年少时选择学戏,即便被父亲训责也要继承。再如在北平时她选择抛却对成大器的爱,由于她对这样的感情感到恐慌,更恐慌的是,她对和成大器在一起的糊口感到不确定。片尾她的离开虽是被动的,却也是必需的,由于那两个相依的人中间已收留不下别人的影子。

  相较而言,阿宝老是被动的,她老是在等待,等待成大器表白,等待他归家,“身在曹营心在汉”地等待他归沦陷了的上海……那把有故事的残破过的板凳,配着条极不相衬的腿,在豪宅里显得既突兀又协调,突兀的是风格完全不搭调,协调的是阿宝坐在板凳上的等待和归忆,“我如是等着你,仿佛一间孤寂的房子,等到你愿意再次见我并活在我心中。在等候中,我的窗子一直痛着。”(by聂鲁达)

  人的一生可能会碰到给你机会又逼你至尽境的人,仿佛给你上了堂以生命为代价的课,你却无处藏避,军方背景的茅载正是成大器的这个劫,成大器称茅载为他人生的魔鬼,茅载实在不仅仅是魔星,他仍是催化剂和助燃剂,他的存在仿佛为了应证其他人和事的存在,且不论他的原型是谁,也不论片中其他人的原型是谁,在那个命运多舛的动荡年代,一切都可能发生并随之湮灭。

  影片在爆炸和打斗的场面上,可谓下了功夫,不外这些好像都已化为片中所述爱情的浩大而生动的背景和舞台,而国恨家仇的强势参与也让这个故事有了一些需要的特殊元素。有点小瑕疵的是片中女性的“驻颜术”,30年过往了,奔五的她们收留颜还都那么年青,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大上海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