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从来不是一种不幸,最大的障碍是不爱

  贫困从来不是一种不幸,最大的障碍是不爱

  文/伊心

  前几天有个姑娘给我发豆邮,内收留有点沉重,大意就是说农村长大的她从小都过地很辛劳,大学毕业之后留在了北京,原本认为糊口要开始轻松一些,可刚工作工资并不高,补贴完家用之后仍旧冷酸拮据,辛劳和繁琐也让工作的乐趣慢慢流逝。独自挣扎的孤傲和不如意交织在一起,让她时常感觉昏暗。

  我不知该如何归复,但想给你讲讲家宁的故事。

  家宁是我的一个姐姐,在一个年人均收进大约只有一千元的村子长大。她还有个春秋只差四岁的弟弟,大概估计一下两个人的膏火,就知道那点菲薄单薄的收进,支撑两个孩子读完大学有灾。

  学校的教育环境更是恶劣,家宁从小学高年级开始住校,一间平房几张大通展挤一个学校的女孩子,冬天没有任何取热设备,所有小孩的手指都生着触目惊心的冻疮。由于浓厚的重男轻女思惟,从初中开始,班里就陆陆续续地有女孩子或主动或被迫辍学,九年义务教育的划定形同虚设。

  如斯一来,家宁成为了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孩。

  家宁说,一路走来她心底只有感谢感动,全是感谢感动。由于比拟于和她同龄的喜欢读书却被迫辍学、辛劳外出打工、不到二十岁便草草嫁人的女孩子,她深觉自己无比幸运。不是没有人劝她父母让她辍学,“好省点钱供她弟弟读书”,但他们仍旧砸锅卖铁,将她送到了大学,这其中也并没有什么伟大的看女成凤的思惟,在支撑着他们,你若问她妈妈,她只会略带不好意思地说:“她喜欢上学啊,就让她上吧。”

  家宁学建筑,毕业之后,找到的工作是一家刚刚起步的设计院。前六个月月薪只有700元,还每天加班。我们都为她感觉委屈,但家宁觉得这地方不错,由于人少,大事小事都由她经手,固然一开始待遇差,但喜欢的工作环境和良多的锻炼机会才是诱人的。

  我不知道那段时间,她办公室的灯光每晚亮到几点,她才疲劳离开,也不知道她工作之余,如何挤出时间往考建造师的职称,只知道从月薪700到7000,她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阅历渐长,合法盛时,七八年间人来人去,良多朋友也劝她跳槽,可她觉得这公司于她有一点知遇之恩在里面,所以仍旧留在那里。她的老板,是个比我妈妈还大一点的女人,由于家宁在她创业之初风雨陪伴的辛劳,待她堪比亲生女儿。

  这几年来,家宁过地踏实知足,慢慢地也实现了良多之前碍于经济原因无法实现的愿看。

  好比她想往旅行,以前哪里也没有往过,但工作之后,表现精彩的她常常被公司派往全国各地参观学习,几乎走遍天南海北,最近还往了韩国和日本。好比她想读研,大学毕业时急着工作养家生活,前年攒够了膏火,终于考上了同济大学的在职硕士。

  往年的春末,我往那座北方的小城望她。红砖展就的道路笔挺干净,远远相对的法国梧桐舒展着蕃庑的枝桠,在马路中心的天空交汇,阳光斜漏下来,将她的脸庞照地柔亮红润。我们手挽着手,鞋跟踢踢踏踏地踩在路上,耳边有猎猎的风声。

  由于贫困,她渡过了窘迫寡淡的童年,少年时大部门的时间,都在忧虑明天还能不能上学,连别人最灿烂的青春于她而言,也全是廉价的衣服和昏暗的债务。如今,她快要30岁了,还完了欠款,仍旧兢兢业业地工作赚钱,但年少时的仓皇与胆怯已全部褪却,清淡和忙碌的工作背后,还长出了新的心愿和但愿。糊口终于还她以礼,而她甘之如饴。

  那一刻,我觉得再也没有谁比她更夸姣了。

  忘了说,家宁的弟弟,今年要往美国攻读医学博士学位,争取了国家公费名额,暑假过后就要前去波士整理。这个十年前,站在冷风里,由于冬装太单薄而打着冷颤的男生,也终于要飞向更广阔的天空。你望,连命运都不忍再苛待他们。

  最近一直在读加缪的披发文集,字字珠玑。尤其是望到他谈论贫困的那一段,感慨至极。加缪说,“于我而言,贫困从来不是一种不幸:光明在这里披发播着瑰宝,连我的反叛也被晖映得光辉灿烂。我甚至可以义正辞严地指出,这反叛始终是为了贫困中的世人,是为了使他们的糊口能够升向光明。”他还说:“无论如何,那夸姣的炎暖天色伴随我渡过童年,使我不会产生任何怨恨。我虽然糊口在拮据之中,但也不无某种享乐。(m.lz13.cn)我感到自己有无限无绝的气力。贫困并不是这种气力的障碍。”

  诚如加缪所言,可能寒冷与酷暖、路遥与奔波、肥胖与脆弱,也不是这种气力的障碍。我问家宁,若有障碍,你觉得是什么。独身只身的她这半年一直面对着“一大波相亲对象正在来袭”,所以紧锁着眉头哀叹,最大的障碍或许是不爱吧。

  是啊,最大的障碍或许是不爱。焦急和不安是由于不爱,拖延和懒惰是由于不爱,抛却和离开是由于不爱。难怪乔布斯会说“你要找到心底的暖爱”。难怪《自由在高处》一书里,熊培云谈到自己的写作时会说:“我天天都舍不得睡,想了解世界多一点,想写作时间多一点。独一需要有毅力往做又未做成的事情,是劝自己早点睡觉”。

  亲爱的姑娘,人人都愿一路顺遂,可他人永遥无从了解你所经受的一切苦难负重和挣扎困整理,所以任何隔岸观火的安慰都显得苍白无力,何况我连安慰也无从言说,只能讲这个故事给你听。假如它能给正在夜路上,跌跌撞撞不知终途的你一点点光亮、一点点勇气和一点点气力的话,我已倍感荣幸。

  既然都已经走了那么遥,为何不再去前走一段呢?说不定不遥处就有光。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贫困从来不是一种不幸,最大的障碍是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