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丐尊:早老者的忏悔

  夏丐尊:早老者的忏悔

  朋友间谈话,近来最多谈及的是关于身体的事。不管是三十岁的朋友,四十左右的朋友,都说身体应付不外各自的工作,自己照起镜子来,望到春秋以上的老态。彼此感触万分。

  我今年五十,在朋友中原比较老大。可是自己觉得体力减退,已好多年了。三十五六岁以后,我就感到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工作起不得劲,只是恹恹地委曲挨,几乎无时不觉到疲惫,什么都觉得厌倦,这情形一直到如今。十年以前,我还只四十岁,不知道我春秋的都说我是五十岁光景的人,近来居然有许多人鸣我“老先生”。论春秋,五十岁的人应该还大有可为,古今中外,绝有活到了七十八十,元气很盛的。可是我却已经老了,而且早已老了。由于身体不好,关心到一般体育上的事情,对于早年自己的学校糊口发见一种重大的罪过。现在的身体不好,可以说是当然的报应。这罪过是什么?就是望不起体操教师。

  体操教师的被蔑视,好像在现在也是普通现象。这是有着历史关系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历史的人物。三十年前,中国初兴学校,学校轨制不像现在的完整。我是弃了八股文入学校的,所入的学校,先后有好几个,程度即是现在的中学。当时学生都是所谓“读书人”,童生、秀才都有,春秋大的可三十岁,小的可十五六岁,我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个。那时学校教育虽号称“德育、智育、体育并重”,可是学生所注重的是“智育”,学校所注重的也是“智育”,“德育”和“体育”只居附属的地位。在全校的教师之中,最被正视的是英文教师,次之是算学教师,格致(理化博物之总名)教师,最被蔑视的是修身教师,体操教师。大家把修身教师认作迂腐的道学家,把体操教师认作卖艺打拳的江湖家。修身教师大概是国文教师兼的,体操教师的薪水在教师中最低,去去不及英文教师的半数。

  那时学校新设,各科教师都并无一定的资格,不像现在的有大学或专门科毕业生。国文教师,历史教师,由秀才、举人中挑选,英文教师大概向上海礼聘,圣约翰书院(现在改称大学,当时也鸣梵王渡)出身的曾大出过风头,算学、格致教师也都是把教会学校的未毕业生拉来充数。论起资格来,其实薄弱得很。尤其是体操也都是把教会学校的未毕业生拉来充数。论起资格来,其实薄弱得很。尤其是体操教师,他们不是三个月或半年的速成科出身,就是曾经在任何学校住过几年的三脚猫。那时一面有学校,一面还有科举,大家把学校教育当作科举的预备。体操一科,对于科举是全然无关的,又不像现在学校的有竞技选手之类的名目,谁也不往加以注重。在体操时间,有的请假,有的立在操场上望教师玩把戏,自己敷衍了事。体操教师对于所教的作业,好像也并无何等的自信与理论,只是本日球类,明日棍棒,轮番着变换花腔,想以趣味来维系人心。可是学生老不往睬他。

  蔑视体操科,望不起体操教师,是那时的习惯。这习惯在我竟一直延长下往,我敢自己讲演,我在以后近十年的学生糊口中,不曾用了心操过一次的体操,也不曾对于某一位体操教师抱过尊敬之念。换一句话说,我在学生时代不信“一二三四”等类的动作和习惯会有益于自己后来的健康。我只觉得“一二三四”等类的动作干燥无味。

  朋友之中,有逐日早晨在床上作二十分操的,有逐日临睡操八段锦的,据说持久着做,会有效果,劝我也尝尝。他们的身体确比我好得多,我也已经从种种体验上知道运动的要义不在趣味而在继承持久,养成习惯。可是由于一向对于这些上面厌憎,终于立不住自己的(m.lz13.cn)决心,起不成头,一任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们所过的是都市的工商糊口,屋子是鸽笼,业务头绪纷烦,走路得刻刻留心,应酬上饮食收留易过度,感官昼夜不尽地受到刺激,睡眠是长年不足的,事业上的忧虑,糊口上的沉闷是没有一刻忘怀的,这样的糊口当然会使人早老早死,除了捏锄头的农民以外,却无法不营这样的糊口,这是事实,积极的自救法,唯有增补体力,及早准备好了身体来。

  “假如我在学生时代不那样蔑视体操科,对于体操教师不那样望他们不起,多少听受他们的教诲,也许……”我每当顾念自己的身体现状时常这样暗暗叹息。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夏丐尊:早老者的忏悔